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侯爷长命又百睡 >  上一页    下一页


  大家都是地里刨食的,每年辛辛苦苦耕作到年底,缴了税粮后还得备着日常嚼吃、来年耕种的种粮,哪里还有那个富余供养活外姓人?

  所以尽管村里儿郎们一提到这邓家大女就脸红心跳,满眼欢喜,可一想到她身后那几个嗷嗷待哺的弟妹,满满的恋慕就被冷水饶了个心透凉。

  “阿箴,唉,真真可惜啊!”挤坐在她身边的罗婶子抓着她布满细茧却仍指节匀称、好看得像玉葱儿似的小手,越想越舍不得。“是我们老罗家没本事,没福气呀。”

  邓箴一怔,苍白的脸庞微微红了,婉转地转移话题:“婶子,您今儿还是到集市上卖鸡蛋子吗?听说城里人可喜欢您家的鸡蛋子了,每每都是一抢而空的。”

  “哎哟哟!那可不?”果然罗婶子乐不可支,眉飞色舞的比画起来:“说起婶子家的鸡蛋子可不吹牛,个大卵黄,滋味好得不得了,上次那个什么大侯府家的买办,还特地亲自来同我买,一挑就是三十斤——”

  其他村里婆妈也忍不住插嘴道:“罗婶子,你可撞见贵人啦,堂堂侯府家的买办大人,往后你也多提携提携我们,我们那些倭瓜呀口蘑呀山菜呀,可鲜了,都是城里人没吃过的,说不定贵人们就爱吃这些呢!”

  在吱吱喳喳热热闹闹议论声中,邓箴默默地缩进牛车角落,暗自松了一口气。

  牛车摇摇晃晃到了京城东门停下,等守城的官兵巡检过后才放行,原先聒噪的婆妈们憋着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儿,直到进了城才恢复谈笑。

  罗婶子背着一竹箩用草绳儿缠好的鸡蛋子,和一群簇拥着她的婆妈高髙兴兴地走了。

  邓箴也不觉失落,面色平静地提着自家的酱菜罐子,往打听好了的酒楼街方向走去。

  她鼓起勇气,神态谦冲却不卑不亢的向几家或华丽或高雅的酒楼推荐了自己的酱菜,可原本看在她一身粗布衣洗得乾净爽利、模样清秀的份上,跑堂的都乐于将她带入后堂见掌柜的,只是当见着她取出的是不上台面的酱菜之后,每一家都像撵苍蝇把她撵了出去。

  “去去去,那种庶民贱物就别拿出来现世了,当我们这儿是山坳的野店子呢!”

  尽管邓箴早已有心理准备,仍然被驱赶得小脸通红,羞惭难当,却只能紧紧地抱着怀里的酱菜罐子,在低首致歉过后,努力挺直腰杆,在众人异样目光中静静离去。

  对街“化与楼”二楼凭栏畔,苍白如玉,清贵皎洁若月华的默青衣看着那个清痩少女抱着一包袱物事,在几间相邻的酒楼间被驱逐撵赶,已经有好一会儿了。

  那少女痩得可怜,眉眼清致温婉,神态间却有种人澹如菊的平和气息,只是羞窘晕红的双颊和目光中的那一丝茫然脆弱,令人察觉到她其实也不过是个稚龄少女。

  他长长睫毛低垂,执起手上的热茶啜了一口。

  “表兄可是对那小娘子有意思?”坐姿濑洋洋没形没状的锦袍青年捻起一块粢米蒸的饵食(糕点)扔入口中,闲闲嚼着,眼底却掠过了一抹看戏的恶意玩味。“说来弟平时也没什么好孝敬哥哥的,难得哥哥有看得上眼儿的……

  范!去把人请上来陪我家好哥哥饮一杯。”

  “诺。”锦袍青年旁的高壮随从有些忌惮地偷瞄了镇远侯一眼,却碍于主子有令,只得躬身领命而去。

  “慢。”默青衣淡淡地道,那髙壮随从范一僵,脚下不敢再动。

  “表兄这是什么意思?”锦袍青年笑了,英俊的眉眼冷意如霜。“难道连弟弟孝敬你的都瞧不上了?”

  “阿峨擅自出府不知所踪,舅父求到镇远侯府来……”他胸肺微颤,随即熟练地取帕搗口,闷闷剧咳了两声,清眉略蹙,随即舒展,语气隐约有一丝疲惫,“你还有心思闹事?”

  “你!”锦袍青年大怒而起,原是俊美的脸庞因愤憎微微扭曲了。“你这个痨病鬼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别仗着祖母宠你——”

  默青衣身后冷面侍立的护卫已经听不下去了,钵大的拳头拧握,发出了充满威胁的可怕格格声。

  锦袍青年脸色陡变,却还是呼吸急遽胸膛起伏地涨红着,咆哮就要冲口而出——

  “够了。”默青衣微抬起手阻止身后护卫动作的同时,温和的嗓音却夹带着股凛然不可抵挡的威严。

  锦袍青年心一惊,话全噎在喉间,神色一阵青一阵白。

  “默青衣,别得意,总有一天教你落到我的手上!”话毕,青年怒极拂袖而去。

  “侯爷……”高大剽悍护卫咬牙唤道。

  “燕奴,我没事。”他倦然地揉了揉眉心。“人找得如何了?”

  “回侯爷,寻到一些蛛丝马迹,奔奴已经带了一组人追踪过去,想来很快就有好消息。”

  “嗯。”他凝视着燕奴,“也盯着李羿,别让他伤及无辜。”

  燕奴迅速会意过来方才那事,恭敬地沉声道:“诺!”

  “还有,”他顿了一顿,眸光微带迟疑,彷佛也不知自己因何会管这闲事,终究还是叮嘱出口: “看那女子沿街兜售的是什么,都买了。”

  燕奴有些不解。

  “终究是我无意中的一眼,险些给她惹来了一场祸事。”他轻喟,眸光有一抹怅惘感伤。“况且,凡是能为自己命运奋战不懈的,都值得人相扶一把。”

  “侯爷,您定能长命百岁的!”燕奴虎目红了,哑声坚定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