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情人别偷笑 >
四十一


  一颗心莫名烦躁不安,隐隐忐忑起来。

  第二天,含笑早早就起来买菜,还挑了一只肥美的乌骨鸡。

  乌骨鸡炖当归是补气的,他每天那么累,一定得好好补一补才行。

  她小心翼翼地将炖了一上午,效得酥软入味的鸡汤放进保温壶里,小心地拎著坐上公车。

  一路上公车摇摇晃晃,她的心也跟著摇摇晃晃,小手紧紧护著鸡汤,深怕有一丝泼溅出来,这样他就会少喝了一滴。

  好不容易到了庆平医院,她还得忍住别让众人觊觎的眼光打动,又开始分发一勺勺香喷喷滋补的鸡汤 不过说也奇怪,众人除了对鸡汤表示垂涎外,在看向她的眼神都有点怪怪的,好像在忍笑,又好像不是。

  好诡异。

  含笑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乾脆甩甩头不去理会,迳自朝目的地院长室走去。

  叩叩叩,

  “进来。”

  她难忍兴奋地微笑了起来,多么渴望快快看见他喝得好满足的表情啊!

  “我带鸡汤来了。”她打开门,关好门,甫一转身就看见了他。

  他高大挺拔的身子似乎笼罩在一层深郁的氛围下,紧蹙的浓眉,暗蕴著深深的愤怒之色。

  她的心猛地一跳,莫名地心慌意乱起来。怎么了?他、他在生气吗?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她有一丝不安,惴惴的走近他。“我迟到了吗?你是不是很饿了?”

  季磬不著痕迹地闪避开她想碰触他的小手,冷冷地道:“你去坐好。”

  “我不明白,我把鸡汤带来了,你为什么生气呢?”一阵惶恐迅速自她胃底升起。

  “又想用你最拿手的美食来掳获一个男人的心了,可是今天这壶鸡汤我是无福消受了。”他嘲谑讽刺地道。

  她脸上血色瞬间褪得一乾二净,可是依旧强自维持著不让唇畔的笑容凋落消失,困惑而小小声地问:“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太懂耶。”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从头到尾都知道。”他哼了一声,双眸危险地眯起。“毕竟,能够设局钓上金龟婿的女人脑袋都不错,不是吗?”

  轰地一声,她面色惨白地倒退了一步。

  金、金龟婿?!

  他怎么会知道……不,怎么可能呢?可是事情不完全是这样的,她可以解释

  “季磬……”强忍心中的恐惧与惶然,含笑张口欲解释。“我不知道你这样说的意思,我其实是……”

  季磬面无表情地拿出一支艳红色的手机,揿下播放键。

  纵然距离让她看不清楚小小萤幕上的画面,但是那刻意放大的声音却在人声哗哗中清晰地响了起来

  “对啊,我拐到了庆平医院的院长,厉害吧……”

  含笑整个人如遭电极,小脸惨白地瞪著那支可怕的手机……那真实而残忍地纪录了她昨天中午在同学会里吹牛的一段话,可是、可是她后面还有做澄清啊!

  但季磬已经关掉了手机,声音戛然而止。

  后半段她含羞带怯真心诚意的告白,完全不在里头,完全没有得到任何申诉的机会!

  究竟是谁断章取义地偷录下她说过的话?为什么会这样?还有这支有录影功能的手机为何会落入他手里?是他请人跟监吗?是意外吗?

  她焦灼恐惧地望著他,想要澄清解释,却在看见他冷漠的神色时,一颗心直直往下沉。

  他相信了!在他听到这段刻意吹牛的话后,他一定自觉受到了她的欺骗,他一定恨死了她!

  骄傲自信一如他,如何能原谅自己的受欺骗?

  “我不用再多说了。”季磬冰冷的开口,“你可以走了。”

  “不,你听我解释,那完全是开玩笑,吹牛的,你、你没有听到后头我真心诚意说我喜欢你的那段话,你……我……”她小脸惨白地恳求著,“求求你,让我有机会从头到尾解释给你听……”

  “你要说,你会答应这份荒谬的契约,你会主动接近我,完全没有任何目的?”他讽刺地盯著她。

  “我……”她哽咽了一下。“我承认我一开始是有目的,我从小就想嫁给医生,当一个无忧无虑、衣食不愁又受人尊敬的先生娘。所以当你弟弟跟我提起这个提议时,我好开心……就鬼迷心窍地以为我真的找到了机会,可以当上先生娘了。”

  尽管已经明白内情,但听她这么说,季磬依旧心口一阵深深的刺痛。

  “既然如此,那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冷著脸道。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在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完全陷下去了!”她泪眼蒙蒙,再也控制不住的泪如雨下。“我不能自制地喜欢上你,越来越想要当你真正的新娘,明明知道这一切是建立在一个心怀不轨的目的上,但是接下来发生的感情完全是真的……”

  季磬心头震荡鼓噪著,一忽儿热,一忽儿冷,看见她哭成泪人儿的楚楚可怜模样,心痛得想将她拥入怀里好好疼惜呵护抚慰。

  可是……他不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