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情人别偷笑 >
三十三


  含笑站在人来人往的公车站牌边,用路边的公用电话打了宝贝的手机。

  对于同是清贫田侨里里民的她们来说,手机这种昂贵便利的玩意儿是奢侈品,但是宝贝为了做生意,不得不忍痛去办了一支。

  含笑曾想过打给在美发院工作的香好,但是香好最近也正为情所伤,自己已经是一个头两个大了,她无法安慰香好已经很失败了,又怎么能再去增加香好的困扰呢?

  何况傻傻气气的香好,配上此刻迷迷茫茫的自己,恐怕是傻瓜配笨蛋,越搞越凄惨。

  “含笑?你现在在哪里?”宝贝的声音充满了干劲和热情。

  “我好想你们哦。”她鼻头蓦地一酸,哽咽地道。

  “你在哭吗?”宝贝倒抽了一口气。“发生什么事了?陆爸不是说你去念书了吗?你现在为什么在哭?书很难念吗?”

  “谈恋爱比读书还难。”她转身背对好奇的路人,抹抹眼泪,低声道:“宝贝,我现在觉得心里好乱,你方便出来一下吗?我好想你。”

  “你在哪里?”

  “在光复路的公车站这边。”她咬著下唇,有些迟疑的问:“你是不是正在做生意?会不会害你没赚到钱?”

  “钱随时都可以赚,你比较重要!”宝贝义不容辞地一拍胸口,“等我十分钟,我马上到。”

  九分五十九秒,宝贝骑著脚踏车准时出现在含笑面前,气喘如牛,双眼散发著紧张与关怀之色。

  “哈罗,”她背著沉重的摆摊用大背包,伸手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我们找个地方说话,这里太热了。耶?路易斯威登最新款夏日洋装,你中乐透啦?怎么穿得起这件高档货?”

  “说来话长。”含笑苦笑。

  她心乱如麻,随便套了一件衣柜里的衣服就跑出来了,这还是半个月前季磬让人打点给她穿的一局级“戏服”之一。

  半个月前她会觉得这简直是美呆了,炫极了,但是此时此刻,她宁可用一柜子的昂贵华服换取他回头再看她一眼。

  或者……打一通电话也好,她好想好想听他的声音啊!

  可是这三天她打电话到医院,金秘书都吞吞吐吐,尴尬地说院长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还要她留言。

  她能留下心底深处真正想留的话吗?

  ——季磬,我好想你,我可以去见你一面吗?

  “前面有家卖蚵卷的,我们进去里头吹冷气吃蚵卷和面线吧,我饿扁了。”宝贝兴致勃勃地道。

  “好呀。”她忽然好羡慕宝贝……

  那种每一分钱都用自己的劳力汗水赚来的,每一分钟都是花在完成自已梦想上的滋味,多么充实美好啊!

  反观她自己,自从离开赖医生的诊所后,就进入了她渴盼多年的“尊贵先生娘”生活里,每天不用早出晚归,只要在家里插插花、喝喝茶、做做点心,无聊时去血拚……可是为什么她却一点也不觉得快乐?

  她唯一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当她想到自己做的点心会让季磬吃得津津有味,她说的笑话会让季磬忍俊不禁笑出声音来,这就是她最幸福的时刻。

  但除此之外呢?

  含笑悚然一惊,发现她已经失去了自我,失去了那个往昔甜美爱笑又慧黠调皮的打针高手小护士。

  现在的她,一定变得很苍白无趣乏味了吧?

  连她都不爱这样的自己,那么还有谁会爱上她呢?

  “含笑,你发什么呆呀?”宝贝热到不行,索性一把拖著她走进蚵卷店。

  清凉的冷气犹如暑日里的一剂强心针,刹那间扑面袭来,令人不由自主精神一振。

  “老板,两份蚵卷,不加香菜。还要两碗小的蚵仔面线,还有两大杯冰红茶。”宝贝吐著舌头,小手扇了扇发烫的脸颊。“哇塞,这什么天气?这几天怎么热成这样?”

  时序要进入秋天了,这就是夏末秋初的威力吗?

  “热?”含笑茫然地看著好友,“会热吗?可是这几天为什么我却觉得有点冷呢?”

  “对啊,你有病啊,这种天气还穿薄外套,不怕中暑吗?”宝贝怀疑地盯著她,“你真的怪怪的哦。”

  “爱情真的会让人变笨。”她闷闷地承认。

  “爱……”宝贝眨眨眼睛,这才想起来。“你是说你跟庆平医院的院长吗?可是、可是你们不是假订婚吗?现在你该不会是要跟我说,你已经弄假成真了吧?”

  “我自己是弄假成真了,他却还是弄真成假。”含笑表情忧郁的低下头。

  宝贝嘴巴惊愕地张大了半天,最后才在香喷喷蚵卷的出现下,总算恢复功用。她连忙夹了一块热腾腾的蚵卷咬了一 口,边嚼著边思索著该怎么开口问。

  “你们……上床了吗?”

  “当然没有!”含笑小脸登时爆红,耳朵都热烫了起来。“我、我可是一个纯情女孩,你想到哪里去了?”

  “嘿,纯情女孩怎么会一心一意想暗算人家当老公?”宝贝吐她的槽,还不忘继续对蚵卷进攻。“怎么了?不顺利吗?”

  “他三夭都没有回家了。”含笑说得有气无力。

  “为什么?是不是你太激进,把人家吓走了?”

  知她者,宝贝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