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情人别偷笑 >
三十二


  也难怪他讨厌被女人缠著,痛恨被人当作享受荣华富贵的保证书,所以她有预感,若他真的感觉到他俩之间正发生著契约以外的感情,那么备受震惊的他一定会上上刻斩断一切。

  坦白说……她以前何尝不也是抱持著“嫁给医生,就等于嫁给富贵”的错误心态?

  可是现在,她一天比一天更要在乎他,一见锺情与日日倾心取代了计画和盘算,爱慕他的人远远胜过了爱慕他的身分。

  含笑难掩倾慕地凝望著他,内心却深深地叹息了。

  事情怎么会变得这么复杂?

  这跟她当初想的完全不一样,就连她心里都有两个声音在不断争执拔河。

  “含笑,我想我们……”季磬迟疑了一下,但最后还是狠下心。“为了避免问题产生,除非必要,我们俩还是尽量不要碰面。如果有需要你出面充当我末婚妻的场合,届时再麻烦你。”

  “你是说……”

  “以后不要再送便当到医院,以后也别再煮任何食物给我,不用等门,不必寒暄。”他语气坚决地道。

  唯有如此,才能勒住他越来越不能自己的,陌生而不该出现的感情。

  “你、你讨厌我了?”她深深一震,眼底迅速盈满泪水。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他声音沙哑地立刻否认,满眼不忍。“你……你别哭,拜托。”

  “今天早上……我以为你已经不讨厌我了……”她痛恨泪汪汪,却该死的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她不要当个只会博取同情的小可怜,她陆含笑是要靠甜甜的微笑征服理想的女孩,不是个光会哭的阿花!

  ……太烂了。

  “我没有讨厌你啊!”季磬慌了,手足失措了起来。“含笑,你不要哭,老天,我刚刚说了什么?”

  “太烂了……”她呜咽。

  “对,我刚刚的表现的确很烂,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伤害你的出息思,我只是……”他生平第一次慌乱到不知该如何说话。

  不过话说回来,第一次有个女人的眼泪如此烫痛了他的心,教他整个人心乱如麻了起来。

  “我不是说你,我是说我自己……太烂了。”她泪眼婆娑地抬头,抽抽噎噎的解释,“我是个白痴,动不动就哭,还常常替自己跟别人惹来一大堆麻烦,最后却不知道该怎么收拾。”

  她所有自命不凡的聪颖和灵巧原来只是假象,事到如今,她才看清楚自己是一个提不起也放不下的笨女人。

  既狠不下心坏人当到底,又受不了傻乎乎地当个烂好人,现在卡在中间不上不下,该怎么办?

  “你当然不是白痴,你是我所见过最勇敢、最大胆,也最热情可爱的女孩子。”季磬被她的眼泪弄得心都碎了,理智早不知飞哪去了,满胸激昂震动著的都是不舍与心疼,大手冲动地捧住了她的小脸,轻轻替她拭去满脸的泪水,声音沙哑地假意威胁著,“你再哭下,我、我就要吻你了!”

  “你根本不会再吻我了,哇……”含笑悲从中来,放声大哭。

  他根本不会给她任何机会了,他们之间可能萌生的爱情每每被他警觉的防御系统打得落花流水,她有预感,自己的一片痴心只有落得掉进臭水沟里的份了。

  不要再送便当到医院,别再煮任何食物给他,不用等门,不必寒暄,他封锁了她所有能为他做的事,阻挡了她唯一可能打动他心的机会。

  他说得够明白了,她如果聪明点就应该要知难而退,不让场面变得失控而一发不可收拾。

  但是太晚了……现在他是不是医生,她当不当先生娘,这都不再是她生命的重点了。

  重要的是,她已经爱上他了!不管他是院长,是医生,是工友,甚至是卖臭豆腐的老板……她都无法再放手了。

  怎么办?!她再也不能回头了。

  就在她悲痛、沮丧、哭得一塌胡涂的当儿,季磬温柔心疼的双眸凝视著她,再也抑止不住内心的冲动与怜爱——

  他捧住了她的小脸,低头攫住了她的唇。

  理智、警戒、防备……全在刹那间断成了两截。

  再也无法悬崖勒马,再也无法阻止注定会发生的感情。

  后来……他足足三天没有回家。

  含笑沮丧得不得了,她当然知道他为什么要逃避。

  这一切完全不在他的意料之中,却偏偏发生了,对他内心的冲击想必很大。

  含笑坐在偌大庭院里的秋千架上,秋千嘎吱嘎吱地晃动,晃动著一波寂冷的空气,也晃动著她三天来寥然的落寞。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爱上一个人的滋味,除了快乐外,还有这么多的无奈和无力感。

  呆呆地坐著什么都不做,向来不是她的风格,可是此时此刻,她多么害怕万一自己冲动地去找他,逼得他太急,他会不惜解约也要结束这一切。

  “我该怎么办?”她低头叹口气,觉得浑身使不上力气,就连叹气都是那么样地萧索而无能为力。

  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一个人?

  四周空荡荡的,大屋也空荡荡的,难道这就是她以后生活的写照?就算将来她真的顺利成为季太太,这就是她要的吗?

  她真的乱了,迷惘得无法思考。

  她需要找个人说说话,需要……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办才好!

  “宝贝,你现在有空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