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情人别偷笑 >
二十二


  “进来。”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响起,她的背脊情不自禁掠过一阵刺激的兴奋和悸动。

  天啊,他连声音都能够让她瞬间茫酥酥起来,这男人简直是发电机中的超级发电机。

  “哈罗。”她推门而入,绽放最美丽、最甜蜜的笑容。“我带了饼乾来给你,我自己做的哟。”

  “干嘛没事送饼乾给我?”他眉头在打结,银黑色的双眸却泄漏秘密地亮了起来。

  手工饼乾?老天,他有几百年没有吃过自制的手工饼乾了,自从他最后一次去俄罗斯探亲回来后。

  “犒赏你的辛劳呀。”含笑走近他,丝毫不受他的难看脸影响,依旧笑甜蜜蜜的。

  “不要有事没事跑医院,我很忙的,而且痛恨受打扰。”季磬哼了一声,双眸却热烈地期待著她的饼乾罐。

  正确的说,是空荡荡到剩下一片的饼乾罐。

  他的浓眉皱成一团。

  “啊,怎么只剩一片了?”含笑惊呼道,明明做了五、六十片,打算供他做三天点心存粮用的。

  噢,她想起来了。

  刚刚饼乾全被她快乐地、兴奋地、晕陶陶地发出去了。

  “你耍我啊?”他心绪不佳地瞪著饼乾罐里那看起来美味至极的饼乾……就只有一块。

  这比完全没有还要气人。

  “不好意思,我刚刚在走廊和电梯里发了不少。”她连忙陪笑,赶紧拿出最后一片迷迭香饼乾递给他。“来来来,请吃。喜欢的话我再做。”

  季磬不爽地眯起双眼。以为他那么好打发吗?可恶!他可是顶天立地的男人,怎么会那么随随便便就原谅她?随随便便就被一小片饼乾收买?!

  男人的原则和志气是坚不可摧的……但是当那片混合著奶油和香草甜美气息的饼乾味阵阵飘散开来,钻入他的鼻端里时,他的不爽和志气瞬间像融化了的奶油般一塌胡涂了。

  他重重哼了一声,随手接过饼乾狠狠地咬了一大口。

  算了,大男人不与小女子计较。

  含笑强忍著笑,满面殷切地看著他吃饼乾。“好吃吗一.”

  “普通。”他昧著良心道,随即把剩下的小半片丢进嘴里细细咀嚼。

  老天,这是极龌龊与不堪的手段,她怎么可以用美食来引诱他犯规?

  而天杀的他居然全盘接受。

  他的理智痛谴著自己的缺乏自制力,但是人的味蕾本来就不属于理智管辖,它们一向自己意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明天再做一罐满满的给我。”他有些自暴自弃地道,但声音依旧充满雄性的低吼。

  “遵命,大老板。”她笑得好不灿烂。

  “不准再给其他阿猫阿狗吃。”他命令道,开始觉得好过了点。

  “没问题,老爷。”

  他男性的自尊心又获得了极大的满足,难掩一丝愉悦地道:“我要咖啡口味的。”

  “Yes、Sir。”

  当然,含笑也并不是每天都可以大获全胜的。

  至少这天早上当她戴著大草帽,满头大汗懊恼地坐在两百坪的庭园草地上时,就快被这些草给逼疯了。

  起先,她只是不经意注意到有几株玫瑰旁长了些杂草,所以她决定把自己当作偶像剧“蔷薇之恋”里的主角,很浪漫地替玫瑰花摘摘杂草。

  哪里知道杂草越拔就看到越多,越多她就越拔,从小片的玫瑰丛开始地毯般地拔到了水池边,奋力地铲除了黄水仙旁的杂草后,她腰酸背痛、头晕眼花地一屁股坐倒在草地上,才抬起头,居然看见这么大片的碧草如茵,除了短短的韩国草以外,还有草草相连到天边的乱七八糟杂草。

  看得她登时头晕变头痛,腰酸背痛变僵硬。

  “老天!平常这里里外外到底得靠多少人来照料维持啊?”她傻眼了。

  虽然她阿爸是种田的,田桥里的居民也几乎是世代务农,可是老实说,他们这一代的年轻人有几个下田去帮忙过?她除了摘瓜果的时候会去凑热闹外,大多数时候根本连田埂都很少踩上去过。

  唉,这就是报应吗?就是她平常太少帮阿爸的忙了,所以现在才罚她有拔不完的草。

  可是这么大的园子若没有定时照料,恐怕雨一下,草一茂盛生长,风再一吹,落叶再不扫掉,她有预感,这里很快就会变成像古堡鬼屋一样吓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