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情人别偷笑 >
十四


  含笑鼓著腮帮子,一脸不开心地跟在他后头,甚至忘了她的小皮箱,而季磬也根本不打算在她身上浪费绅士风度。

  唉,怎么会这样?她今天并没打算要跟他吵的,而是要表现出女性柔媚的那一面啊!

  但计画永远比不上变化,谁会知道他们俩就像鞭炮头遇上香烟蒂,非砰得惊天动地不罢休?

  季磬高大的身子总算在小白宫般美丽的大宅门前停了下来,回头对她威胁道:“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我的未婚妻,不准泄漏一丝一毫的口风。”

  “噢。”她还是忍不住不知死活地问了一句:“为什么?里面有匪谍哦?”

  “比那个更糟,里面有我母亲。”他揉了揉抽疼的鬓边,强忍低咒的冲动。

  他是个医生,脾气暴躁、愤世嫉俗是不正确的态度。

  但是一遇上他的母亲和……这个陆姓未婚妻,他很难不火大。

  至于为什么?他猜想这是宇宙难解的谜题之一

  “原来是婆婆。”她想当然耳地点头微笑。

  “她不是你婆婆,”他咬一咬牙。“不是真的。你不用跟她交谈,一切由我来处理。”

  “可是毕竟是长辈呢,以后还要相处……呃,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怎么可以那么没有礼貌?”她差点说溜嘴,说成一辈子。

  “她今天要搭飞机到威尼斯,回去找她的第三任丈夫。”他冷冷的语气彷佛在警告她不能多问。

  偏偏含笑今日白目指数破百,再次脱口而出

  “为什么?”

  “我要在契约上再加注一条,不准再问我为什么。”他气恼自己为什么先前没想到。

  “喂!”她抗议的瞪著他。

  他微皱眉心,“加注第十一条,不准再喊我‘喂’!”

  “可恶,你不能一直无上限地订规定。”含笑这下真的跳脚了,挥舞著粉拳威胁道:“契约已经签好了,乱加条款是犯法的。”

  “我是你老板,我说可以就可以。”他恶霸地道。

  “员工也有人权,我要去公会告你。”

  “哪个公会?未婚妻公会吗?”他挑高一眉,有一丝幸灾乐祸。

  啊!看到她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的模样,真是令他今日不断出现的头痛胸闷症状好很多。

  “哼!”她撇开头,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话好反驳。

  唉,谁教她今早紧张过度又没吃早饭,血糖降低的下场就是人会变笨,居然连吵架都吵不过他。

  “如果你OK了,我们可以进屋了吗?”他低头凝视著她。

  是她眼花还是怎地?怎么她似乎在他银黑色的双眸里瞥见了一抹关怀之色?

  嗯,肯定是眼花。

  “没想到血糖过低也会导致夜盲症。”她喃喃自语。

  “瞎掰什么?”他有点想笑,但及时忍住,不动声色地伸手揿下电钤。

  “没有。”她闷闷地跟在后头。

  大门开启,一阵香风蓦然飞扑而来!

  含笑眼前一花,就见到一团软玉温香粉红色身影偎在季磬的怀里,桥面笑吟吟。

  “你在搞什么?”他眉头紧紧打结。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他怀里的窈窕女郎娇声呖呖。

  含笑胸口莫名又紧又酸又热,瞪著面前抱成一团的这对璧人,一颗心直直往下沉。

  这、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

  他都已经有要好的女朋友了,为什么还要假的未婚妻?为什么……要让她在这一瞬间自觉像个白痴一样难堪、难过?

  “笨蛋!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猛然一记大掌拍了拍她的脑门,含笑忍不住抱著脑袋忿忿地瞪向他。

  “干嘛打我?”欺骗她就已经很过分了,居然还打她的头,虽然那一下只是轻轻扫过。

  “我一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想歪了。”他眼底有一抹稍纵即逝的温柔,随即又恢复略带嘲弄之色。“笨蛋,她是我妈。”

  含笑呆掉了,还来不及回过神,小手已经被他温暖有力的大掌牵起。

  “妈,别闹了。”季磬轻轻推开怀里风韵犹存的美妇人,忍耐地道:“我来跟你介绍,这是含笑,我未婚妻。”

  “什么?!”美妇人戏剧化地尖叫一声,捂著红唇受伤地望著他,“你几时订婚了,为什么我这个做妈的不知道?”

  “你几时嫁了第三任丈夫,我和季襄还不是一样被蒙在鼓底,直到上个月才知道?”他懒得理会素来演艺细胞过度蓬勃的母亲,抓著含笑的手便走入大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