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情人别偷笑 >


  “我还以为你不敢来。”季磬缓缓转过身,第一句话就令她脸上的温柔消失无踪,起而代之的是咬牙切齿。

  “没来的是龟孙子。”她一昂下巴,大步地走向他,一屁股就坐进他对面的旋转皮沙发里。“拿来!”

  “拿什么?”他瞪著她。一个女孩子坐没坐相、站没站样的,黏在头发上的那片东西是叶子吗?

  “契约呀。”她小手一摊。

  “契约在桌上,看过以后没问题,我们双方就签名。”他的手有点痒,有些冲动想拈去她发上的叶子。

  是叶子吗?还散发著淡淡的清新沁凉草香气,隐隐约约若有似无……是薄荷吧。

  他心头微微一震,有一刹那的失神。

  但失神的不止是他,还有含笑……她低头看著桌上摊开来的契约,小手微颤地伸向它,此刻的她彷佛踩在云端,只要签下这份契约,在短短的两天内,她就变成一个男人的未婚妻了

  虽然目前是假的,但是极有可能梦境成真。

  “所有条件与该注意事项都在上头。”他补充了一句:“需要我逐字念给你听吗?”

  “不、用、了。”她瞪了他一眼,犹豫的颤抖变成了气愤的抖动。“我识字!”

  季磬耸了耸肩,眼底闪过一抹好笑意味。

  事实上,他从未做过这样异想天开的疯狂事,昨夜几乎未能成眠,几次三番想撕毁这份契约书。

  但是不知为什么,他的眼前蓦然闪过她慧黠的笑脸和慷慨拍胸证明的那股子热心劲儿,他忽然又迟疑了。

  直到今天早上,直到现在这一刻,他还疑惑这是为了什么?

  含笑专心地看著契约,第一条就让她愕然抬头。

  “我们的婚约为期三个月,三个月后就自动作废?”这么快?

  “对。”他简短地道:“三个月就足以让全院护士把注意力自我身上转移他处了。”

  也许他应该再多聘请一些年轻有为又英俊的医生,以飨大众。

  “三个月啊……”她小小声地埋怨,“这么快。”

  “你嫌快?我还怕不到三天我们就把彼此剥皮了。”他有些不耐烦地道:“下一条。”

  “好啦!”可恶,搞到她胸口火气直烧上来,就不能够稍微浪漫一点吗?这种媲美偶像剧的情节可不是每天都会发生的耶!

  唉,如果他那张毒嘴不要张开,她就可以幻想他是明道或是立威廉,然后她是那楚楚可怜的女主角……

  “看第二条!”他低低咆哮。

  “在看在看……”她双眼瞄到那一行字,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你要给我五、五百万当酬劳?!”

  “对。”他一撩眉,“怎么,不够?”

  “我不要钱。”她小脸沉了下去,闷闷地道。

  “你在开什么玩笑?”他的脸更黑,举凡金钱处理不了的事都象徵著麻烦和灾难。

  难道她的野心不止于此?

  “我不要钱。”她重复,认真地道:“这样我会觉得自己好像在卖身。”

  当然啦!如果正式嫁给他,成为季太太兼院长夫人,那意义就不同了,到时候他有多少薪水都得统统交出来做家用费,因为她是先生娘嘛!

  可是现在他们俩是在这种“你阴我谋”的状态中,提到钱就伤感情了呀。

  “你不是在卖身,我也没有要你的‘身’。”季磬很坦白的回答,“我只是买你三个月的时间。”

  含笑自尊备受伤害地白了他一眼。“为什么我听了一点都没有觉得比较安慰?”

  好像她甜美的、清纯的肉体根本不值得他瞄一眼似的,可恶!

  “我说过,我们只是假扮成未婚夫妻,你别想越雷池一步。”他警告地盯著她。

  “你、你在暗示什么?我、我才没有垂涎你的美色和肉体呢!”她心虚地脸红了起来。

  “那就好。看第三条。”他终于忍不住轻轻摘去她发际上的那片碧绿薄荷叶,暗自纳闷她究竟是去哪儿钻得满头薄荷叶?

  含笑太专注在看第三条写得充满了各种艰涩用语的句子,完全没有发觉他替自己拈拾去发上的叶子,更没注意到他迟疑地将薄荷叶随手夹在一本厚重的英文原文书内。

  季磬也不明白自己为何没有直接将薄荷叶随手丢进垃圾桶,也许是为了那一缕教人不忍遗弃的沁凉幽香,或是……其他。

  “对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