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情人别偷笑 >


  “所以,这件事就委托你去办了。”季磬走回宽大的核桃木办公桌后坐下,揿下电话内线。“朱婶,麻烦你到院长室擦一下地,谢谢。”

  “啧啧,真令我这个亲弟弟伤心啊,你连对一个打扫欧巴桑讲话都这么温柔,还用‘麻烦’‘谢谢’这种词,对我却用硬邦邦的吩咐口吻。”季襄捧著胸口故作伤心。

  “朱婶月薪三万八,勤劳,任劳任怨。你每个月零用钱十万八千,无聊,游手好闲。”季磬挑一局一眉,语气微微嘲弄。“我不需要再列举出你们俩的不同之处了吧?”

  “你是我的大哥,怎么拿我跟一个欧巴桑做比较?”季襄哀怨地咕哝。

  “对,而且很明显的你比不上她。”他坦白道。

  “好吧,我承认我这辈子是别想讲得过你了。”季襄叹了一口气,故作幽怨。“谁教你是我最崇拜的大哥,而我是你最听话的小弟呢?”

  “一星期内,我需要一个知道该如何配合演一出戏的假未婚妻。”季磬坚定而咬牙道:“我要让全院护士在最快的时间内恢复正常。”

  不要再对著他猛吹口哨,不要再看到他时面红耳赤、兴奋喘息,不要再把口水滴到病人的头上——那老人割掉摄护腺已经够悲惨,在复原的过程中绝对不需要时时被迫洗头。

  “这件事包在我身上,谁教你是我的亲——”

  “你可以去打你的篮球了。”季磬瞪了啰嗦的弟弟一眼。

  季襄吐了吐舌,跳下沙发,穿著名牌乔丹跑鞋的大脚愉快地弹跳了两下,双手做出了个投篮的姿势。

  “也许哪天我可以见识见识你传说中三分球神射手的实力!”听说大哥当年在卑斯堡大学是文武科双料冠军,西洋剑和射击及任何一项球类运动都很拿手。

  至今君斯·季的威名还流传在卑斯堡大学的每一个角落,人人争相传诵津津乐道。

  唉,可惜大哥后来居然去当医生了,还跌破众人眼镜地拒绝纽约一家贵族大医院的聘请,回到台湾接受庆平医院董事会的聘书。

  是为了他这个“流落”在母亲故乡的弟弟吗?季襄的幻想症和自恋再严重,也不会误认这就是事实。

  “我不跟小鬼打篮球。”他不屑地挑了挑眉。

  “可是也许……”

  “出去的时候顺道关上门。”

  季襄心不甘情不愿地哀叹一声。“好——吧!”

  含笑手上拿著根冰棒,身上穿著橘红色绣花短式唐装上衣和七分牛仔裤,足蹬橘色低跟凉鞋,秀发如云披散在肩头,一只仿水晶蜻蜓发夹系夹在刘海发端,小脸专注地盯著庆平医院大门上的公布栏发呆。

  上头有著各科医生名字、职称及门诊时间表。

  从科别职称看起来,那些医生好像都很厉害的样子,可惜没有标明年收入多少,还有身高体重年龄。

  唉。

  “嘿!小姐。”

  一个飞扬年轻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含笑咬了一口绿豆冰棒,无聊地转头看著来人。

  ……小鬼。

  “干嘛?”她懒洋洋地问。

  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自信是“一枚”玉树临风阳光少年的季襄呆了一呆,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对他的俊美容貌毫无反应。

  “你是来看眼科的对不对一.”他努力为自己的被漠视合理化。

  “关你什么事一.”她又咬了一口冰棒。

  季襄僵了一下,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突然变丑了?否则这个清甜妩媚的女孩为何对他无动于衷?

  “别这么无情嘛,也许我们可以做个朋友。”

  “你是不是医生?”

  “呃,不是。”

  “你年收入多少?”

  “呃……”第一次见面就问得这么直接,不好吧?他吞了口口水,开始担忧起自己是招惹到前来看精神科的女病人了。

  “不是医生,没有收入,嗯。”她点点头,把注意力转回公布栏上。

  “‘嗯’是什么意思?”他忍不住嚷了起来,“虽然我不是医生,但我哥是医生……不止是医生,他还是个院长呢!”

  院长!

  含笑浑身的警报器哔哔哔急速响起,猛然回过头看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