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蔡小雀 > 情人别偷笑 >


  第一章

  陆含笑满脸狞笑,手上拿著根特大号针筒,缓缓接近那名虚弱老妇。

  “嘿嘿嘿,你今天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了!”

  “麦啦……麦啦”老妇哀号,瘦弱的身子不断往墙角缩去。

  阴风阵阵,惨雾戚戚,眼看著她的魔爪渐渐欺近老妇衣领,然后是狠狠地唰地一声

  “啊——”

  “春风婶呀,不过就是营养针而已,干嘛每次都叫得那么凄惨?”含笑小手精准地按下注射针筒,直到一管药剂全数注入血管里后,这才将酒精棉团轻轻压在那小针洞上,没好气地道。

  “啊就……不叫白不叫。”老妇边揉著手臂,咧嘴讪讪一笑。“来你这里练中气。”

  “这样路过的人还以为我打针的技术多烂咧。”亏她还曾是护校第六届票选人气指数最旺的打针王呢。

  但是说也奇怪,回到了田侨里老医生的诊所工作,替左右邻居的老阿公、老阿嬷打针的时候却常常被质疑,他们都觉得为什么针戳下去一点痛的感觉都没有?

  唉,原来技术太好也是个困扰啊。

  “也不是不好啦,”春风婶操著一口台湾国语,偏著脑袋瓜想了想,“就是没感觉……不像打针。以前那个阿凤就不一样了,针插下去的时候可以让人痛到哭爸……”

  含笑下巴差点掉下来。“原来你们喜欢那一款的?”

  “就是习惯啊……”春风婶不好意思,急忙又安慰她,“但是像你这样也不错啦,没想到打针真的可以一点都不痛咧。”

  “谢……谢。”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有被安慰到的感觉呢?含笑苦笑。

  送走了春风婶,她收拾了一下医药包,鼻端又闻到了阵阵冻顶乌龙茶甘甜的香气混合著臭豆腐独特的气味……天哪!

  赖医生终于晃回来了,还带了他的最爱。呜。

  “呃……那个,医生,时间差不多了……”她苍白著小脸,像螃蟹般横著走,勉强憋著气道:“我也该下班了——拜!”

  “哦,好……”赖医生甫抬头,一筷子的臭豆腐还未放人嘴里,就看到面前人影已然一空。

  咦,他的护士几时练成移形换位大法的?没一秒钟就不见了。

  “唉。”含笑吸著冰凉的奶昔,无奈地望著玻璃窗外人车扰攘。

  二十岁了,不很小也不很大,一个可以说是最灿烂、最青春也最尴尬的年纪。

  再也没办法装可爱,又还不能装成熟,一个不折不扣有点寂寞的年龄啊……

  都已经二十岁了,究竟几时她才能完成自己的梦想,嫁给有钱医生当个好命享福的“先生娘”呢?

  她目前唯一一位接触到的医生是今年七十一高龄的赖石蛋医生。如果不是年纪大了点,个性懒散了点,志气小了一点,人又穷了一点,其实当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医学院的赖医生还算不错的选择。

  可惜他们之间可是有著五十一年的鸿沟咧,连撑竿跳都跳不过。

  “难道我的心愿只能被滚滚岁月洪流给淹没吗?”她烦躁得真想揪掉满头的秀发。

  救人哪!为什么连续剧或小说中的女主角都那么简单就“撞”见一个有钱有势、又帅到没天良的男主角,可是她盼了二十年……呃,起码是十几年,为什么都没有白马王子来呢?

  眼看著好友宝贝跟香好现在都跟优秀品种男人甜甜蜜蜜中,就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更显凄凉。

  虽然……他们也对她不错,常常用昂贵美丽礼物贿赂她这个“小姨子”啦。

  嘿嘿,比宝贝和香好小十天果然还是有好处的。

  “郁闷到极点,乾脆再海削宝贝和翟公子一顿龙虾大餐吧。”她一口吸乾了奶昔,露出了奸诈狡猾的笑容。

  其实她也是个有良心的年轻女孩,只不过她的良心常常放假就是了。

  哈哈哈……

  “季磬!啊 季磬!啊——”

  “季磬看这边……啊啊……”

  “他真的转过头来了,啊!好帅啊……”

  身一局一百八十五公分,七十公斤,挺拔、英俊、淡漠,有著中俄血统的白袍高大男子眉头紧蹙,铁青著一张粗犷俊脸缓缓走过医院的花园中庭。

  跟随在他身后的秘书和主任都低下头,肩头耸动颤抖著。

  他恶狠狠地回头瞪了他俩一眼,以为他不知道他们在憋笑吗?

  看来“庆平医院”的福利太好,四班制高薪资导致护士们太闲又太有精神了,才会像疯狂追星女fans般在品字型的三楝医疗大楼窗口鼓噪吹口哨。

  简直……不像话。

  身为庆平医院的新任院长,他有必要针对这个情况好好检讨、研拟一番对策。

  他的浓眉拧得更深,护士们见到他的酷帅样全疯了。

  “脱脱脱……”

  “是谁喊的?”季磬猛然抬头,咬牙切齿的问道。

  他身后的主任和秘书不约而同脸色大变,倒抽了一 口凉气,可是七、八十名小护士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纷纷在他抬头露出那一双深邃银黑色的眼眸时,忘形失控地尖叫。

  “啊——帅呆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