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不二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手还没来得及搂到她的肩,便已经被她挥开。他默默记下被她挥开的次数,企图改天在床上一次讨回。

  “我真的不能跟你在一起啦!”她气得都哭了。“你自己回想,你刚认识我时生龙活虎,结婚后没多久,就说你得了血癌,你不觉得这很荒唐吗?”

  “……我觉得会相信命中孤寡论调的人比较荒唐。”他悠然说出自己的看法。

  “钟离也,我很认真,你不要跟我打哈哈!”那可是攸关生死、攸关生死!这世界上再没有比死别更要令人惧怕的了!

  “李淑儿,我也很认真,你不要再那么死心眼!”他也火大了。“没事把自己说得那么扫把干什么?别人八字不够重,出事活该,但我的命够硬、够韧、八字超重,还怕镇不住你?!”

  “镇个屁啊!认识我之后,你得了血癌,还丢了渥贝玛总裁一职,你搞不清楚状况啊!”

  “你神经啊!得血癌这种东西根本只是基因遗传的问题,关你什么事?况且,总裁是我自己不干的,不是丢了!”火气急速喷发,还真有点喘呢。“当初我来台湾演讲,一方面也是在设立新据点,而鑫全就是亚洲据点,你也该知道,我不可能只满足渥贝玛那个现成的成就。”

  李淑儿听得一愣一愣,但还是摇摇头。“好吧,就算你的工作不是因为我,但得血癌总与我有关了吧。”

  “若真与你有关,那我今天就不会好了。”

  “那是因为你回美国,你没跟我在一起!”所以,快点、快点,赶紧拉开一点距离以策安全。

  钟离也瞪着她,哭笑不得。“老婆,你知不知道?你就是让我强撑着意志,决定一定要活下去的关键,如果没有你,我根本活不下去,如果不是你,我撑不过那么痛苦的治疗期,因为我想要见你,所以拼命地告诉自己,要赶紧好起来,老婆,是你让我继续活下去的。”

  她泪眼迷蒙。“可是,我怕你跟我在一起,病会复发嘛……你最近的气色真的不好,我好怕。”

  “怕什么?只要你下次邀我时,挑战清醒一点的时候,就没事了啊。”老是要他带药出征,难怪伤身嘛。

  李淑儿闻言,薄颜涨红,但随即神色一正。“……还是因为我嘛。”

  钟离也翻动眼皮,唇角抽搐着。头一次发现他的亲亲老婆还真不是普通的鲁。

  “决定了,你不走,我走!”对对,她可以躲起来,就算一个人,她还是可以生活,可以从头开始。

  “你要去哪?”见她走过面前,微恼的将她拽下。

  “你现在不要我,我就活不下去了!你敢走,就给我试试看。”

  她抬眼,泪水啪啦啪啦地掉。“你不要这样啦……”

  “一句话,你敢走,就等着见我上报。”说得决绝,一点议价空间都没有。他可以拿命跟她赌,就看她敢不敢拿未来下注!

  “我不要你因为我出事嘛。”她很怕耶。

  “我不会出事,绝对不会!”说得斩钉截铁,铿锵有力。

  暂时是把亲亲老婆给安抚下来,但是他却得要时时刻刻监控着她,省得一转眼,她不见了。

  正因为二十四小时的紧迫盯人,他的气色更差了。

  目睹恶梦正逐渐成形,钟离也伙同一干友人,趁李淑儿入睡,私下开了场会议。

  “不如,去把那个算命师找出来,给他一点好处,要他说点好话。”提议者乃韩学儒是也,话一出口,还颇沾沾自喜,岂料——

  “那老头出国了。”钟离也懒懒说着,浑身乏透,半倚在沙发上,累得连话都精简了。

  “那,我们再找一个命理师不就得了?”王志笃如是说。“依淑儿的个性,她不会相信。”聪明如她,肯定会认定是他搞的鬼。

  “你的气色真差。”韩学儒突道。

  钟离也瞪去。“现在不是谈论我的时候。”

  “可是,你不先把自己顾好,淑儿就会认定自己的克人神功又发作了啊。”韩学儒喊冤,告诉自己往后绝不再鸡婆。

  “……我不盯着她,难不成要眼睁睁地看她落跑?”

  “她真的会克人吗?”王志笃问。“你干医生干假的啊,连这种毫无科学根据的说法你也信?”钟离也狠瞪。

  “我当然不信,可是三人成虎,逼得淑儿不得不信嘛。”

  “就是她信,我才烦啊。”不然找他们过来干么的?

  坐在一边许久的路不破,终于开了金口,“既然如此,我们就去找有前例的人出来说明一切。”

  话一出口,众人目光投向他。

  “什么意思?”太饶舌,他听不太懂。

  “交给我安排吧,这么一点事还难不倒我。”路不破浅淡无波地道。

  “老婆,不要乱跑,我马上回来喔。”李淑儿冷冷看着窗外,已经一连数日采取冰冷攻势。

  钟离也踅回,捏了捏她的脸,“老婆,你听见了没有?”

  “知道啦,要走就快走啦。”抓开他的手,再瞪一眼。

  “好无情。”他瘪嘴。

  “嫌无情,就走啊。”她神情淡漠,仿佛无情无爱,不再恋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