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不二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好啦,简单一句话!”转眼间,他旧度变身,像个拍卖会场上的主持人,准备拍板定案,“嫁不嫁?”

  李淑儿终于忍俊不住地笑出声。

  “笑?”啊咧,他在求婚捏,居然笑他?不忘嘿嘿两声,威展他的邪恶。

  “你要干什……”

  “看着,我要让你再也笑不出来!”

  来不及说完,唇已经被他霸占住,放肆挑情缠爱。

  早已整装蠢动的欲望狂肆地长驱直入,强而有力地紧密贴合,教她难遏地粗喘了声,正想抗议,却见他警告意味浓厚地说:“说,嫁不嫁?你想让我未来的儿子女儿成为母不详的孩子?”

  她想抗议的话化为一阵笑意,他暗恼地啐了声,更加强烈而蛮横地直抵柔软的湿潮底部,直到她再也笑不出来,直到她银亮般的笑声化为柔声娇吟,直到他满足地将她卷入他精心布下的漩涡里……

  “淑儿,你最近气色很好呢。”

  在吧台东摸摸西摸摸,好像很忙碌的李淑儿突地抬眼,摸了摸颊。“会吗?”

  “像是被滋润得很彻底。”韩学儒如是说。

  她闻言,板起脸来。“这是性骚扰喔。”

  “我在恭喜你耶。”什么态度?

  “多谢。”把羞意挡在武装的冷脸之后,她强悍得神圣不可侵。

  “倒是你老公,这阵子气色渐差。”拨了点心神,回想着刚才遇见钟离也时的状况。“可别太过头了。”

  “哪有?”脸皮很不争气地微微绽红。

  “要是没太过头,那他……”他抓了抓下巴,像个神医似的嘴脸。“面有病态,他应该身体有状况,我建议他到医院做个详细的身体检查。”

  “真的吗?”气色有差到这种地步?

  听他这么一说,李淑儿的心像是被狠狠地拽紧。

  回头偷觎了休息室的方向,确定钟离也没偷跑出来,才正色瞪着他。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她并没有告诉韩学儒,钟离也得了血癌且已进入恢复期的事,但他一句面有病态,像是把她的心给抓得高高的,悬得她快要透不过气。

  “淑儿,我问你一句话,你别生气。”

  “什么话?”她凑近了些。

  “他是不是跟你求婚了?”

  “你怎么知道?”

  “糟!”他突喊了声。

  “糟什么啊?”不要搞得她很紧张,好不好?

  “你忘了,只要跟你求婚的,没一个好下场,那第三号的求婚者到现在不是还没出院吗?”要是他没记错,第一号是登山时出了山难,第二号是走在路上莫名其妙被人砍。

  依此类推,恐怕,钟离也是凶多吉少了。

  “你不要说得好像我是个杀人工具似的。”李淑儿气得发抖。

  那用词,好像是想害谁,只要把她介绍给谁,就能够间接害死对方似的。

  “我没那意思,我只是……”

  “好歹你也是个医生,你怎么会相信那种怪力乱神的事?”她提高分贝像是在捍卫自己的尊严,但实际上,她只是在捍卫自己的心。

  她想得到幸福,她好不容易才得到幸福,她不想再失去。

  但脑袋里却不由得翻飞出一段话,“这是你的命,你注定孤寡,只要和你有关系,谁就得出事,除非……你能嫁给一个死过一次的人,如此一来喜驾祸去。”

  难道说,她真的注定命中孤寡?

  仔细回想,初认识钟离也时,他身强体壮,面色红润,气色鲜活,怎会一结婚没多久,就没来由地得了血癌?心狠抽了下,她怔忡地踉跄了下。因为她吗?有可能吗?

  “淑儿,你别吓我,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别太认真。”意识到自己失言,韩学儒努力地补破洞。

  她移开空洞的目光,一时无法抽离这乍到的恐惧,一股寒意自心间窜起,冻住她的四肢百骸,冻住了她的泪。

  店门上,一串铃声响起,微微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抬眼望去,好看的眉拧成一团。韩学儒瞧她难掩嫌恶的神情,不由得好奇地回头探去。

  “淑儿。”苗瑞强走到吧台前。

  她充耳不闻。

  “这么狠心?”

  “钱,你不是早在三年前就拿了,还敢跟我说话?信不信我老公会让你彻底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她不着温度地警告。

  “你们已经离婚了。”苗瑞强不怕,好心提醒着。

  “离婚后就不能结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