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不二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他一脸无辜,说:“天地为鉴。”

  “好,我问你,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婚?现在,你应该可以给我一个正确答案了吧。”

  钟离也含怨瞪着她。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在质问快要臭酸的问题。

  “不想说?”她眯起美眸。

  见她做势要离开,他想也不想地坦白。

  “什么病?”

  “我生病了。”其实,这有什么好说的?她不是都已经从别人嘴里得知了吗?

  “什么病都不重要,我已经好了。”乖,别太挣扎,他会很难过,意犹未尽的火花在狂燃啊。

  “你有没有好,是医生决定的,不是你说了算。”怒瞪着他,一把火烧在胸口,让她忘了两人正在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键时刻里。“你要真是好了,你会在酒吧里随便被打昏吗?”

  这铁一般的事实就血淋淋地摆在面前,他还想要狡辩什么?若不是想替他传子嗣,她还舍不得这么伤他精气神呢。

  “你是不是嫌弃我现在很没用?”他扁起嘴。

  “什么意思?”没用两个字,在这当头可是很敏感的。

  “就是很轻易地就被人打昏……”他一副漫不经心的口吻,偏又带着欲盖弥彰的气味。“但是我必须先声明,我不是被打昏的,只是有点头昏而已,我只是没睡饱,要是现在再打一场,我肯定输不了。”

  “还打咧?真想要我守寡?”再打,就把他打成残废,关起来,绑在房里,软禁他。

  “我不会让你守寡的。”为了她,他拼命地跟老天要时间,拼命地借,拼命地偷,只要活得过眼前的关卡,他可以拿他的一切兑换。

  “说得真好听。”垂眸,鼻音渐浓。

  “谈情说爱,不加甜言蜜语,多无趣?”他戏谵笑着。

  “真敢说呢,当年说离就离,哪来的甜言蜜语?”

  “老婆~”一定要在这个时候算旧帐吗?老公好苦。

  “你一知道自己有病,说走就走,你把我当什么?”积压三年的酸苦在瞬间爆发开来。“我是你的妻子,却不是你能够依靠的人,到底是你不把我当妻子,还是你根本就认为我不是个能有难同当的人?”

  “老婆,”钟离也叹了口气,爱娇地搂近她。“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我告诉你,钟离也,我可是很爱你的,我爱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权势和名声,我要的是一个可以和我白头到老,爱我一辈子的男人,只要你能够做到这一点,哪怕是要我陪着一起死,我都不怕!”倔强的泪水润湿了他紧贴的颊。

  “可是,我怕。”他粗嗄说着。他渴望的爱情,在她没有保留的宣言中,落实了。“老婆,我爱你胜于自己,半点苦,我都不想让你受,当然不想要你陪着我一起受罪,我想得到的,就是保护你,其余的,本来就该是我承受的。”

  “我爱你也胜于自己,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就算有一天,她必须牵着他的手定到最后一刻,她也替自己做好心理准备了。

  “真的?”混杂在脸上的湿潮,早已分不清是谁的泪。

  “那还用说?”

  “老婆,你愿意再嫁给我吗?”他低哺着,磨蹭着她柔嫩的颊。“我们还没举办婚礼,我想要看你为我披上婚纱。”

  “不要。”

  “老婆~”好狠,他受伤了!

  “等你病好了,再说。”偏不如他的愿,不给他任何松懈的机会,让他继续追着她跑。

  话再说回来,他也真够机车的,两个人都在床上滚过一回合了,还问她这种笨问题,真想掐死他!若不是视他为老公,她会让人这样放肆碰触,甚至还趁夜摸上他的床?

  是他笨,没发觉她的心意,她也懒得提醒他。

  “我的病已经好了……”他对天喊冤啊~罗王光,我恨你!

  那混蛋肯定是加油添醋地说了什么,要不,他老婆不会这么坚持,这么死心眼地曲解他!

  “医生说了才算。”她眉头皱紧,不爽他竟还瞒着她,推开他,准备下床。

  “老婆,”最毒妇人心啊!他痛,咬牙,忍下,正色看着她。“想问?可以,走,我们去问志笃!”

  就算找不到罗至光那混蛋的行踪,但志笃就住在隔壁房,想还他清白,还不简单?

  “你疯了。”现在都几点了。

  “我哪有疯?”他面潮红,浑身紧绷到快要绷开,他痛到很想扁罗至光出气。“再没有比现在还要正经的时候了。”

  身体的春情勃发再加上老婆爱的告白,要他如何按捺得住?

  他体虚,但他有旺盛的激情啊!

  “你至少也先穿上衣服啊。”李淑儿吼着,羞脸快要酿出一缸的火。

  “我有穿!”獠牙冒出来,火快要爆开了。

  “没穿裤子!”她吼着。

  “没穿又不会死!”他也火大吼回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