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不二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钟离也扁起嘴,在众人讪笑的目光中悻悻然离去,滚回他的窝,爬上他的床,蒙上被子哀悼自己好可怜。

  老婆好不给他面子喔!

  奸几次,想要跟她解释病情,她却都置若罔闻,根本不听他解释。

  不知道是在气恼他,还是厌恶他什么。

  但是,人家只是想她嘛,故意不吃药,免得又糊涂入睡见不上她一面,谁知道她根本不想见到他……啊,是不是那晚他拒绝她,害得她自觉脸上无光,所以不想面对他?

  可,若真不想面对他?她干么率兵霸占其他客房,而后与他同房?

  话说回来,虽然夜夜同寝,但她总是在他入睡之后才爬上床,待他清醒,正欲对她伸出魔爪时,她又急着下床去煮那教人作呕的药膳食品。

  他想要延续那晚的激情啊,想要一层雄风壮志啊,可是老婆不依,他好痛苦。

  他男人的尊严,他浪子的威风,全都一扫落地,还不给他上诉机会,他命苦,他好苦,好惨啊!

  窝在被子里哭诉她的无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之中,突地发现有人掀开他的被,吻上他无助的唇,吻进他被伤得破碎的灵魂,吻得他精神抖擞、浑身来劲。

  微掀眼睫,发现是亲亲老婆在夜袭他,他感动想要狂抛三泡泪以谢天地,然而此时此地不宜惊动爱妻,于是他仅以默念谢神。

  吻,一路由唇滑落到下巴,轻轻的像阵风,若有似无地挑拨着他的情欲,逗扰得他毛孔紧张不休,男人的纯阳欲望正引领企盼着,渴望她的滋润。

  他严重怀疑,爱妻总在他昏睡之后才对他下手。但,等到他睡死了,出手有什么意义?他又没办法有所反应。钦,真的没有办法吗?

  毕竟他睡前药里带着些许镇静效果,目的是要他好眠帮助身体机能恢复,通常药效一起,不到天亮,他是不会清醒的。

  天晓得,从他入睡到天亮这段时间里,爱妻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坏勾当?

  好坏,要做坏事也不找他一道,想玩他,也要等他清醒啊,他也很愿意扮演死尸任她玩弄到底啊。

  怎可以这么没人性地剥夺他的快乐?

  心里正怨着,却蓦然发现她的吻逐步往下滑动,正一步步地接近他生命的泉涌,那温热的唇舌带着电流急窜过他的心窝,凝聚出漩涡,晕眩着他的神智。

  老天啊,他的亲亲老婆何时变得如此大胆又狂放的?

  她怎么突然变了个样?成了等他入睡后才行凶的摧草大盗?

  清醒时,对他,她根本是爱理不理的,怎么到了晚上,竟热情如火的教他快要把持不住?

  他好爱,可是下次能不能找他很清醒的时候?

  “有了。”

  身下传来亲亲老婆颇为满意却又带着羞怯的低喃,还在扮死尸的钟离也眉头微蹙,不解极了。

  什么有了?

  还在疑惑中,耳边传来阵阵窸窣宪声,像是衣料的摩擦声,正打算偷偷张眼偷看时,灼烫的欲望被柔腻润软的热情紧密包覆,那么湿潮地将他收拢到最底,差点把低哑闷声给滚出喉头。

  啊……要命,真是要命~~他是要继续扮死尸,还是反扑为虎?

  他会疯掉、他真的会疯掉。

  但,他必须忍,至少不能在这当头被亲亲老婆发现他是清醒的,要不难保她又要丢下他不管。

  可,当她酥人魂魄的娇吟难遏地自紧抿住的软唇逸出时,他的理智在瞬间不翼而飞,一个转身将她反压,将惊傈的欲望埋进最深处。

  “啊……”一阵天旋地转,李淑儿浅喘不休,还搞不清楚状况,便发现原本教她给压制在下的男人竟易位为主,在她体内放肆地律动,狂绽着强悍的律动,近乎粗鲁地在她眼前堆叠出爆发的火花。

  她难以隐忍地尖叫出门,脱序的娇吟犹若最勃发的催情剂,引领着他跌入恍惚的世界里。

  两人交叠共享着爆发的甜美晕眩感。

  良久——

  “你还没睡。”她的声音是有点懊恼的,但神情却是缱绻。属于他的气息浓厚的包围着,那是让她思念欲狂的气味。

  “睡了。”他贪恋着两人交缠的滋味,仍是深埋着热情。

  “骗人。”想起自己大胆的行径他全一清二楚,她就有股冲动想死。

  真是见笑死了!

  “真的,后来才醒的。”声音低哑中挟带沉着醇厚。“要不是我今天没吃睡前药,恐怕就算你把我玩到死,我都不会有反应。”

  说到这,他真忍不住要埋怨了。

  就说嘛,没事搞那些乌漆抹黑的药膳肯定有鬼,事实证明,她在替他养身啊,既然要他养兵千日,就得给他有用在一时的机会嘛,趁他昏睡再夜袭,算什么英雄好汉,又有什么好玩的?

  精锐雄兵出不了闸,他要如何一雪前耻?

  “你居然没吃药?”她跳了起来,却被他压下,瞬间的拉扯,在彼此体内再燃战火。

  “我好得很,根本不需要吃药。”他抽了口气。

  “你应该要准时吃药的。”李淑儿哪里懂得他的苦,在他身下挣扎着,直到感觉那股狂热填满她的深处,她才傻气地看着他。

  “我要是吃药,可没办法这么热情。”通常都是一觉到天亮的。“我们已经好久没这么疯狂,感觉真好。”他知道她为什么会夜袭他了,要不是怕惹她生气,其实他也很想这么做的。

  “钟离……”因他的存在,身体变得敏感,她浅喘不休。

  “嘘,别这样叫我,你会害我失控。”他粗嗄低喃着。

  “我宁可要你吃药。”舔了舔唇,努力漠视他燃起的火焰,却发现力不从心,甩了甩头,又吼,“你要乖乖吃药啊,你到底还要我多担心?”

  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啦,能跟老天多偷一天就算赚一天,哪怕是能多一分钟,她也不嫌少。

  “淑儿,我跟你说过几次了,我的身体没问题,已经接受过骨髓移植,进入恢复期,只要每年追踪,不会有问题的。”要他说几次,要不要他身体力行,证明他生龙活虎到欲求不满的地步?

  “你还在骗我?”都什么时候了,还要骗她?

  “我说的都是真的!”相信他啦,他的表现还不足以证明吗?

  其实,这几天他一直在找机会,想要导正罗至光给她的错误引导,可是她老避着他,好不容易现在逮着她了,不趁这当头说清楚,要等到什么时候?

  她瞪着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