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不二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我知道。”她淡淡打断,目光垂在他的衣衫一角。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嘛,她知道。

  “你……”不知道要说什么,突然觉得尴尬得要死,一时间很想死。

  呜呜,他的一世英名啊,如断线的风筝,一去不回啊。

  “没关系啦,你赶快睡,已经很晚了。”她轻轻推开他。

  “淑儿,不要推我。”他目光含怨。他有心理受创症候群,老是被她拒绝,总觉得快要挽不回老婆的心了。

  “可是,你应该……”吻,热切地落下,封住她稍嫌聒噪的嘴。

  唇舌在触及瞬间,像是尝到了电流横窜的麻栗感,由唇舌沿路燃烧蔓延到全身,火花瞬问引爆。

  要的不再只是温纯的慰藉,而是更放肆的索求,纠吻痴缠得忘我,气息紊乱地燃烧彼此,像是要补足这三年来的空白,吻得强悍迫切,吻到无法自持,吻到无法呼吸……

  压在身上的躯体愈来愈沉,她就快要不能呼吸——

  “钟离?”从绚烂的光彩中回到现实,她猛然发觉不对劲,轻拍着压在身上动也不动的男人。

  “……我没事……”才怪。

  “你、你不要紧吧?”真虚弱到这种地步?

  “……你回去。”他无脸见人了。

  “钟离?”心,突地抽痛了下。

  “抱歉,我累了。”他笑得很勉强,俊脸却是吊诡的绯红。

  “喔。”从他身下退开,她垂着脸,头也不回地飞奔而去。钟离也微喘着气息,把脸蒙在枕头里,大有企图以枕头闷死自己的迹象。

  丢脸、丢脸、丢脸啊~~正是浓情蜜意时,他竟然、他竟然……

  啊~他不要活了~

  那夜过后,一切都变了。

  真不是他错觉,是真的有问题。

  那夜过后,妹妹搬进来了,隔天,志笃也搬进来了,把房数填满,他变成不得不和淑儿同房。

  这没什么,其实,他也颇满意这项结果。

  问题是,那夜过后,桌上的餐食变成一系列的药膳食品。

  那一道道煮得乌漆抹黑的药膳,只要时间一到,立即热腾腾上桌,且要他立刻嗑掉,完全不给他偷偷倒掉的机会。

  那也就算了,诡异的是,每每他吃完药膳之后,志笃总是会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看得他头皮发麻。

  “觉得怎样?”王志笃问。

  “什么怎样?”他一头雾水。

  “有没有觉得精神比较好?”

  “我精神向来不错。”自从他被失恋酒吧列为拒绝往来户后,他定时入眠,定时起床,神清气爽到不行的地步,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成了被妻子豢养的小白脸。

  “那就好。”笑得很暧昧。

  “什么好?”

  问不出结果,他也懒得再多说。

  这一晚,无聊到数完所有的电视频道之后,钟离也决定偷偷夜潜失恋酒吧,瞒过了亲亲老婆,却遇见了与路不破交情不赖的韩学儒。

  他,可热情的咧。

  “最近怎样?”韩学儒问。

  “什么怎样?”他还是一头雾水。

  “就是那个啊。”嘿嘿两声,笑得超级暧昧。

  “那个?”

  “就是……那个啊。”呵呵笑着。

  他的头快要冒烟了,还是不懂他的那个,指的到底是哪个!

  “你不说,我也懂。”

  懂什么啊?自己都不懂的事,为什么他会懂?

  “放心,没问题的。”韩学儒又说。

  “什么东西没问题?”他生气了,严重质疑自己被隐瞒了什么。

  老是有人在耳边说着他听不懂的话,教人生气耶。

  “大伙都是男人,我懂你的苦处,但只要时间一到,总会见效,再等等吧。”见他发火,韩学儒寓意深远地道,临走前,不忘拍了拍他的肩,给了他一记无声的加油目光。

  再加油,可要火灾了!

  不行,他不能再放任这吊诡的局面继续放肆,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正握拳打气,却突地发觉店内客人的目光紧锁定在他这闪闪发光的星星上头,他对上眼,发现每个人的眼神都复杂得让人难以一一厘清。

  有惋惜、有惊叹、有窃窃私语、有议论纷纷,最最无法忍受的是,竟还有几许嘲笑的视线。

  笑什么啊?

  明明在几天之前,大伙交情都还不赖的,怎么几天过后,全都变了样?

  “钟离,你怎么跑下来了?”

  糟,被亲爱的老婆大人发现了,钟离也站在原地,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聚起笑意,回头,用最低柔深情的声音说:“老婆,我想你。”有没有感动?

  “已经十一点了,你应该上床睡觉了。”李淑儿瞪着,口吻像个逮着坏学生的教官。

  “老婆,我已经成年很久很久了。”他嘴角一垂,哀怨得要死。

  “谁管你成年多久,给我上去!”命令如圣旨。

  “老婆,我是你老公,不是你儿子。”给点面子,好不好?

  “上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