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不二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再然后,把她紧紧地搂进怀里,像是要拿她填补什么似的,再再然后,在她的耳边低哑宣示着,“老婆,你抱错人了。”

  李淑儿从呆愣到慢慢地眷恋他的温柔,把脸埋在他的胸膛,感觉他温热的体温,确切活着的讯息。

  暖暖的,他还在,还在。

  “你不想见我吗?”他粗嗄问着。

  她用力摇摇头,搂住她的身体僵住,她才发觉弄错方向,赶紧用力点点头。

  “那为什么不见我?”他又问,紧紧将她拢住,让属于她的气息在他鼻尖飘扬。

  “我……”顿了顿,她像是发现新大陆般的抬头。“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要住院观察的吗?”

  深邃黑眸直瞅着她。“我想你。”淡淡一句话,诉尽他的心情。

  “傻瓜,你下次再胡搞,我就躲起来,躲得远远的,让你找不到。”她要脾气地说,可心里疼得要死。

  “你就不怕是我先不见?”

  “胡说什么!你怎么会不见?你就站在我的面前,还有呼吸,还有心跳!下次再说那种鬼话,我就掐死你!”

  “淑儿?”怪了,怎么反应这么大?

  钟离也微挑起眉,回头看向护送人之一的钟离乃,她摇头,再看向王志笃,他耸了耸肩,再看向罗至光……他已经躲到王志笃后面,很好,他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你现在马上给我回医院!”李淑儿下达命令,哭肿的眼还带着泪光,然却透着不可拂逆的光痕。

  “淑儿,我没有那么严重,我……”

  “你又不是医生,给我听医生的话!”她揪住他,很用力很用力地瞪着他。“我知道你没事,你一定会没事,所以,你回医院,做完所有的检查再出院,好吗?”

  “……”可恶,至光到底对她说了什么?

  “你听见没有?”

  “不用紧张,基本数据已经出来了,钟离确实是可以出院,毕竟待在他想待的地方,心理压力较小,对病情也较有帮助。”王志笃跳出来救驾。

  “真的?”

  “我是医生,听我的总没错。”又是那一记温和如风的沁人笑意。

  “你可以不用笑得那么甜。”钟离也横过肩膀,挡住两人勾缠的视线。

  有没有搞错,当他的面勾引他老婆?没听过朋友妻不可戏喔。“……我在帮你耶。”很没义气喔。

  “知道,感谢你的大恩大德,来世必涌泉以报,开心了没?”他凉道。

  “说什么来世?闭嘴啦你!”李淑儿敏感得像只歇斯底里的吉娃娃,只要听见相关字语,就忍不住抓狂。“快点,大伙帮忙,先让他回楼上休息,不要让他一直站在这里,还有……你抽什么烟啊,不知道抽烟会得肺癌吗?把烟捻熄!还有,把空调开到最大,这里的酒味太重了!”

  一阵机关枪扫射,客人与服务生皆傻眼。

  这里是酒吧,没酒味就太扯了,抽烟会得肺癌是每一个抽烟者都知道的事,以往没在意过的事,现在怎么敏锐得有点好笑?

  但不解还是藏在心底,大伙依照指示办理,免得惹上杀身之祸。

  看熄烟的熄烟,开空调的开空调,钟离也实在是哭笑不得。

  钟离乃和王志笃分别搀着他的两边,李淑儿拎了包包正准备上楼,却见罗至光堵在门口。

  “罗教授,还有什么指教?”她绷着睑。

  “那个……”罗王光搔了搔脸。“钟离也不知道你已经知道他的病情,我想,你还是别表现得太明显较妥,免得增加他的心理压力。”

  “我有表现得很明显吗?”她皱眉。

  “你没感觉吗?”简直就像是一头捍卫小狮的母狮子,好像只要有人对钟离也不利,她便会立即扑上去咬死对方。

  “有吗?”还是皱眉。

  他翻了翻眼。“低调点。”

  本来是打算为自己说过的话道歉,但如果现在对她说,其实钟离也的病已经痊愈进入恢复期,不知道她会不会一口咬死他?

  所以,他想,一切顺其自然,顺其自然就好。

  “我知道了,谢谢教授。”她收起獠牙和怒爪,温顺得像只小绵丰。“先前在医院对教授说话过分了,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确定了他确实是钟离也的好友,而且每件事都是站在钟离也的立场说的,所以她虚心受教,默默反省。

  “不会啦,那没什么啦。”啧,这么说,岂不是更显得他小心眼,恶意整她?不是要他内疚来着?可是,眼前的状况似乎也由不得他说出实话啊,依他看,他应该先躲起来一阵子才对。

  等到哪天水落石出再现身。对,就这么决定了。

  “那,教授要不要一起上楼?我请您喝杯咖啡。”

  “不、不用了,已经很晚了,我明天还有课,我要先回去了。”找了个说法,他快快抽身。

  “真抱歉,让你们忙到这么晚。”硬是把钟离也架到床上休息,强迫他吃药后,李淑儿走进客厅,一脸愧疚。“我要是肯见他的话,他就不会麻烦你们了。”

  “不会啦,大嫂。”钟离乃撒娇地拉着她到沙发坐下。“你不生他的气,我就很高兴了。”

  她指的是事发之前,李淑儿尚未平息的怒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