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不二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没有音乐为佐料,客人安静得连呼吸都得要拿捏力道,就怕触动了坐在吧台内那尊有若假人娃娃的李淑儿。

  打从她失魂落魄地回到店里时,就一直坐在吧台里,动也不动,就连音乐停了,也没人敢再去启动。

  于是,吊诡沉默就这样无边无际地持续下去。

  直到一串铃声打破了快要窒息的静默。

  路不破推门走进店内,微愣了会,立即又如往常般地走到吧台前坐下。

  “怎么了?”他温声问着,一如他往常的平板音调。

  李淑儿终于有了些许反应,缓缓抬眼。

  路不破深沉地看了她一眼。“钟离想见你。”

  “叫他回来见我。”一开口,嗓音粗哑干涩。

  “医生不准他出院,要他留院观察几天。”

  “等他出院,再来见我。”

  路不破优雅地点了根烟。“你在跟谁拗?”

  “我在跟谁拗?”哭红哭肿的大眼眯出了危险气息。“难道我就不能不爽吗?我不能埋怨吗?还有你,你明知道我跟他的状况,然而这三年来,你只是静静的像个置身事外的旁观者,你怎么还沉得住气?!”

  “要不,我还能做什么?”

  “把他的事全都告诉我!”还需要说吗?

  “那是他的事,他不说,我当然不能说。”弹掉烟灰,没有表情的俊脸因为她的激动而微露悲伤。

  “你是我的朋友,为什么不能对我说?看我哭,你觉得过瘾吗?”

  “不。”

  “那为什么不帮我?为什么等到现在才让我知道这件事?我不该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她是他的妻子!那般痴情狂恋下共结连理的妻子,是在法院公证时许下承诺同甘共苦的妻子!

  话落,她抿紧菱唇,紧握成拳的手不断地颤栗着。

  失态了,严重的失态。

  凄绝的泣吼声让在场的客人全都傻住,个个屏息不敢乱动。

  “……对不起。”他无能为力。

  身为一个男人,他太清楚钟离也疼惜她的心情,所以他的做法,他懂。

  “他想要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孤单的死去,你知道吗?你觉得对我公平吗?他有没有想过,当我知道这件事时,我的心会碎,我的人会死!他知道吗!”

  怎么可以这样对她?用他自以为是的温柔来伤害她。

  “我没有那么脆弱,我有自信可以牵着他的手直到最后一刻,他却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这还叫夫妻吗?”

  她气自己!也气他!

  气自己在他最痛苦的那段日子里,自以为是地怨恨他,一心只想追逐自己的幸福,证明自己过得很好。如今知道真相,发现自己幼稚到连自己都唾弃。

  然,更气他什么都不说,居然选择一个人承受……他娶老婆是装饰用的吗?夫妻不是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吗?大难来时,他自己飞走了,还要她追逐自己的幸福……什么跟什么嘛!要温柔也该有个底限!

  “那么,你是不是应该好好地把握现在,活在当下?”

  “我要怎么活在当下?”她没有办法承受!“走就走了,干么还要回来扰乱我的心情、我的生活?”

  他就要死了,就快要死了,要她怎么办?

  三年前决绝离婚,是因为他有病,三年后再重逢求婚,是因为他想见她最后一面,这简直荒唐得让她觉得像是一场不醒的恶梦。

  “钟离爱人的方式是完全的付出,因为爱你,所以他私底下与你继父达成协议,不准他再来骚扰你,因为爱你;所以他得知自己的病情,确定病愈的机会不到三成后,他立即做出判断离婚,是怕你伤心,不希望你经历到死别的痛苦。”寡言的路不破难得地供出钟离也的心情。

  李淑儿决堤的泪水更加无法收拾了。

  所有的事情他费心的一件件替她安排好,让她无后顾之忧,替她打造完美的下半辈子,就是要她快乐,可是他都不在了,她要怎么快乐?

  “我就是知道才痛苦……”那么样的一个男人,用生命爱着她,她竟然不知道。“我不是不想见他,我是怕……”

  很怕见过最后一面,满足他的心愿后,他就再也不撑了。

  在那段年少轻狂的痴情狂恋中,他像是一阵飓风,恣意地扫进她的世界,刮走她的心、刮散她的灵魂,当她癫狂其中,他却说断就断,走得义无反顾,她几乎疯狂,不死心地远到美国,却让自己伤得更彻底。

  抓着仅剩的尊严和一身傲骨,她告诉自己,一定要过得很好,至少一定要比他好,然而,实际上,她过得一点都不好。

  那样倾尽一切,瞬间燃烧的感情,哪可能说忘就忘?忘不了,爱恨交错而来,连袂欺凌着她,丝毫不放过。那么,他呢?倘若她承受的苦是十分,那么他所承受的是多少?

  比她还痛吧,比她还苦吧,身上还有病,医生甚至还告诉他治愈率不到三成……那是世界末日吧,那跟世界末日有什么两样?只是在倒数日子而已。

  他得要鼓起多大的勇气面对死亡?他得要凝聚多大的心力在她面前上演陈世美抛妻记?寻常人这个时候都自顾不暇了,忙着怨天尤人、指天骂地,哪还有心情顾得了他人的心情?可他就是做到了,把她放在心里,替她规划未来蓝图,而设计者却不在蓝图里。

  “淑儿,不要怕,他会没事的。”路不破叹口气,捻熄了烟,横过吧台,将慌乱无措的她搂进怀里。

  “我好怕……”怕得要死、怕得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怕得连日子要怎么过都给忘了。“我还好恶劣地对他说,叫他去死……”

  突地想到自己每每面对他,从没吐过半句好话,她就好后悔、好后悔。

  “那只是气话。”又叹气了。

  “可是,说不定真的有言灵,我还说了好多次,他会不会、会不会……”一紧张起来,她瞪大雾气迷蒙的眼,揪紧他的衣领,不知所措地闪烁着目光,直到她突地听见一道声音——

  “淑儿……”

  柔雅沉隽的嗓音,粗哑中带着虚弱,李淑儿越过路不破的肩头往后看去,瞧见了被多人搀扶的钟离也。

  衣着有些凌乱,脸色有些死灰,但黑眸炯亮有神,噙着她熟悉的戏谑笑意,正缓步朝她走来,像慢速进行,但是脚步没有停止,然后,停在她的面前,很用力很用力地把路不破推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