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不二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本来就是啊,你回国什么都不说,谁会知道啊?婚结得那么突然,也没通知我们,谁知道你结婚了?”结婚的事,也是回来一阵子才说的。

  钟离也瞪着她良久,无奈地收回视线,哀怨地向李淑儿告状。“淑儿,不关我的事,是她自动自发太鸡婆。”

  “喂,你想要害大嫂讨厌我?”搞得她们姑嫂不和,他有什么好处?

  “找还没说你要破坏我的婚姻哩!你把我们搞散了,你哪来的大嫂可以叫?”言下之意是指,她必须赶紧背上黑锅以示谢罪。

  “是这样子?”

  “当然。”

  “所以?”

  “去。”使了个眼色。

  钟离乃垂下眼,浓密如扇的长睫眨动着,而后抬起教人心软,惹人怜爱的粉嫩小脸,挟带着浓浓鼻音泣道:“大嫂,对不起~”

  李淑儿抿着唇,森寒着表情。

  钟离乃再加把劲。“大嫂,对、不、起——”尾音拖得长长的,加上惹人鼻酸的泣声,饶是盛怒当头的李淑儿也忍俊不住地笑了出口。

  确实是兄妹啊。

  虽说长得不像,但一样活宝,一样很会糟蹋那张漂亮的睑。

  突然发现,自己刚才气得肝腑俱震,实在很可笑,这也意味着她还是在乎他,

  “淑儿,你不生气了。”一见她笑,钟离也总算松了口气。

  “你很在意?”她挑起眉,忍住笑,努力地装出威严。

  “当然。”

  “那我问你,你刚才去哪?”

  “请小乃帮我把东西带过来,就是这个。”他拍了拍放在吧台上的木盒,动作俐落地打开包装,从里头取出一支酒瓶。“我请小乃帮我从美国再调一瓶过来。”

  嘿嘿,当初订了两瓶,果然是再正确不过的主意。

  李淑儿看了一眼,认出是被她打破的那款龙舌兰酒,压下他给予的感动,又问:“你几点出去的?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为什么没有带手机出门?”

  连珠炮似的问法,问得钟离也有点招架不住,但,好感动。她肯问,是她在乎啊。

  “我慢慢回答。”他伸手要她缓口气,然后不疾不徐地回答着,“我四点出门,你在房里忙,所以我就没叫你了,至于手机是忘了带出去的。”

  她微挑起旧。“你骗我。”

  钟离也心头一震,但脸上笑意不改。“我说真的。”

  “四点的时候,我不在房里。”眉心沉入海底,灿亮美眸缓缓射出冷光。“我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了?我感觉得到你想要复合的诚意,但为什么我觉得你在瞒着我什么?”

  真的不是错觉呢,确实是有问题。

  钟离也摆出他的招牌无赖笑。“我没开你的房门,其实我也不确定你是不是在房里。”

  “那你刚才说的时候,为什么那么肯定?”感觉上就像是匆匆出门,根据她每日习惯所编出的谎。

  只可惜,她今天刚好不在房里。

  “随口说说而已,你干么那么认真。”要命,她怎么会敏锐到这种地步?

  “喔?那你的求婚,我要不要也当你是随口说说而已?”

  “等等、等等,淑儿……”脸上的笑意快要撑不住,眼看就要垮台,却突地听见酒吧的门被人大力推开,他不由得回头。

  “李淑儿,你好狠的心,健松到现在还躺在医院,你还有心情开店做生意?看都不去看他,居然还退婚?”来者一踏进里头,便大嗓门地控诉她的罪行。

  “听人家说,你是跟了新的姘头,想不到是真的!”另一个说话更狠了。

  “嘴巴放干净一点!”赶在李淑儿出口之前,钟离也沉声制止着。

  “就是你……”说话较狠的那个大步走过来,一把揪住他的领口。“喂,你知不知道她是我兄弟的未婚妻?你懂不懂什么叫做先来后到的道理?”

  “喔,那你知不知道她是我老婆?还跟我谈什么先来后到的道理?”钟离也收敛起散漫的神情,眉眼凛然生威。

  “你在胡说什么?”那人抡起拳头毫不客气地招呼过去。

  “住手!”李淑儿见钟离也挨了一拳,从吧台的抽屉里抽出一把闪亮亮的水果刀恫吓着。“不要逼我出手!”

  那人看了她一眼,放开了手,啐了声,“健松怎么会看上你这种婊子!”

  “不准骂淑儿!”尽管唇角淌着血丝,钟离也还是不甘示弱地吼了声。那人不爽地将他推倒,而后悻悻然离开。

  李淑儿见状,把水果刀一丢,绕出吧台。

  “你干么回嘴啊?”她跪在地上要拉他一把,却见他双眼紧闭,一点反应都没有。“钟离?钟离!喂,你不要吓我,没这么严重吧!”

  她半信半疑,搞不清楚是真是假,谁要他像放羊的小孩,有过前例。

  还在怀疑中,却听见钟离乃喊着,“志笃哥,我哥昏倒了,你赶快叫救护车过来。”

  李淑儿回头,才发现她在打电话,而且神色惶恐不安,全身抖个不停。

  有这么严重吗?

  医院急诊室一阵兵荒马乱,到处可闻凄绝哀嚎声和教人动容的哭泣声,但李淑儿的耳边是一阵无法穿透的静默。

  脚步飘浮不定,像是走在钢索上,跟着钟离乃的脚步,在恍若迷宫的长廊上左转右移,而后停在一扇门外。

  “请问,钟离先生的家属?”

  “我是。”钟离乃焦急地回应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