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不二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她用力地摇了摇头,暗斥自己怎么可以欲求不满。

  除去闺房之乐,总觉得他透着某种神秘感,很低调地进行某件事……他真的不能吗?这念头一上心头,她气得直戳餐盘。厚,她是怎样?三十如虎啊?欲求不满到这种地步?

  羞得垂下睑,瞪着被她捣烂的饭,她胃口尽失。

  算了,不吃了。

  把汤匙丢开,正准备起身结帐,却瞧见窗外一抹颀长的身形,她欣喜地扯出笑意,然在瞥见他身旁的女子瞬间,笑意尽失。

  “谢啦。”钟离也收下女子特地送来的小木盒。

  “不用客气,看需要什么,随时跟我说。”女孩年轻的脸庞有着深邃的五官,漾笑的神情很甜美。

  “对了,要不要到酒吧坐一下,介绍你大嫂跟你认识。”

  “呃,不好吧。”钟离乃搔了搔桃腮。“我怕大嫂会讨厌我。”

  听完大哥说完的故事,她才愕然发觉当年守在家门外,被飞雪沾得万分狼狈的女人竟是她无缘相见的大嫂。

  多想哭啊,大嫂一定会以为她是个坏心眼小姑,一定会讨厌她的啦。

  “不会,她才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钟离也搂住她的肩。“我跟她解释过,她已经释怀了,只是,我想,你也应该帮我洗清一下冤屈,要不我老觉得她似乎不怎么相信我说的话。”

  钟离乃苦笑。“因为我说得很无情很过分……”噢噢噢,一想起自己那时说话的嘴脸,伤的竟是大哥最爱的女人,她就忍不住想哭啊。

  “放心~”他哄着。

  “她要是讨厌我,怎么办?”她泪眼盈眶。

  “放心,不会的。”他呵呵笑着。“你的事情不用担心,反正你先负责帮我解开我的误会就好了,毕竟是你说,你是我的未婚妻的,嗯?”

  “也是你要我说的啊。”

  “我只在第一次时这么交代你。”他指第一次有人上门误认男友时。

  “后来就变成不成文规定了啊,要不是我的话,你早就被那群女子给拆卸入腹了。”现在还敢怪她?超没良心的。“是你自己不跟我坦白你结婚的。”

  “是是是,谢谢你帮了我那么多,现在再帮我一次嘛。”他软声央求着。

  “何必那么麻烦?”冷冷的嗓音乍现,不用回头,钟离也也知道身后是何许人也。

  “淑儿~~”回头,钟离也挤出他世界霹雳无敌软的嗓音,外加旷古铄今的讨好笑脸。

  钟离乃则是跳了起来,下意识地躲到兄长身后。

  李淑儿冷冷看着一大一小的反应,脑袋翻飞的是刚才钟离也热情搂住女孩的画面,还有他细声软哄的声调。

  她突然想笑。

  “淑儿?”啊咧,怎么笑得这么诡异?

  通常这个时候,应该是她表演河东狮吼的时候,她怎么不怒反笑?感觉好毛。

  “原来,你不是不能!只是对我不能而已!”她敛笑,突道。

  “……什么不能?”钟离也冻住。

  李淑儿瞪着他,懒得理他,走过他身旁,横眼看着躲在他身后的女孩。

  很好,同一个人,一直是同一个人,很好很好。

  确实是在搞神秘,也确实搞得很低调,第三者游戏嘛,见不得光的嘛,当然得要瞒着她,对吧。

  气到不想再多说,她从包包里掏出钥匙,开了酒吧的铁门,连声招呼都不想打地走进里头。

  “淑儿,你听我解释,她真的是我妹。”钟离也一手抱着木盒,一手揪着企图逃离现场的钟离乃。

  “长得可真不一样哪,是不是不同父也不同母?”移步到吧台里,她开了瓶干邑,倒了半杯满,一口搬空到底。

  这种酒,质地精纯,就算宿醉顶多也只是头痛。

  这个时候,配这种酒,刚刚好,这是她三年来累积下来的经验告诉她的。

  “是同父同母。”将木盒往吧台一放,把钟离乃拽到面前。“小乃,叫大嫂。”

  “大……”

  “我不是她大嫂!”不等钟离乃喊人,李淑儿很光火地打断,噙焰美眸像是要喷出烟火般地逼视着。

  “你是!”

  “不是!我们早就离婚了。”

  “淑儿——”噢,美丽的时光只能这么短暂吗?能不能别再误会了?“你当年在我家遇见的,是不是她?”

  把钟离乃快要垂到地面的脸扳正,摆在李淑儿的正前方。巴掌大的小脸含凄带泪。

  “是又怎样?”李淑儿森然调开眼。

  “她是我妹。”

  “路不破是我哥咧。”她哼了声。

  长得不相像的人都能当兄妹了,路不破当然也可以当她哥哥。

  “我说的是真的。”气结,又突地想到,“小乃,你有没有带护照?”

  “没。”两泡泪快要滑落。“大嫂,我真的是我大哥的妹妹钟离乃,当年……呜呜,我不是故意要对你坏的,是很多女人喜欢假借名义堵我哥,所以我就扮黑脸,如果早知道你是我大嫂,我就不会赶你走了,呜呜,所以都是我大哥的错,不关我的事。”

  话到最后,不忘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兄长身上。

  “小乃!”会不会太过分了一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