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不二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有点觉悟吧,我会烦你很久很久。”他咧嘴笑得挑衅。

  “要出门就出门吧。”拐进厨房喝了口水,她准备再溜回房,却见他还杵在一旁。“干么,你不是要出门?”

  只见他嘟起嘴。“出门吻。”

  “……去吃屎!”别提醒她,他们曾有过的习惯。

  “你怎么可以说自己的嘴是屎?”他一副为她杏唇捍卫到底的狠样。

  李淑儿该发火咆哮赶他走才对,但一看见他横眉竖眼的表情,她终于破功了——捣着嘴死命地抖动肩头。

  他向来很会耍他独门的贱招,而她也总是被他耍得团团转。

  完蛋了,一旦对他敞开第一步之后,接下来就会有第二步、第三步,然后一步步地踏进炼狱里。她知道、她都知道!但她控制不了情绪,就好比哭过之后就容易变得爱哭,笑过之后就很难再绷着脸,她的情绪会被他彻底瓦解,随着他的一举一动喜怒哀乐。

  “乖,别哭,我没生气,只要你下次别这么说就好。”钟离也勾起她柔嫩的下巴,一脸深情款款。

  “你去死啦!”她笑骂着,一出口,又在心里哀哀叫,气恼自己真的是学不乖。

  “那可不行,我打算让你当寡妇。”他动作飞快地在她唇上抢了个吻,有些依恋不舍地再三深吮,才送开了她。“乖,在家等我,知道吗?”

  到他出门,她还是没有回神,傻傻地抚着唇,心头卜通卜通跳个没完没了。完了、完了,她《一ㄥ了这么久,最终,还是得要踏进万劫不复当中吗?她怎么这么没用啊?

  哇哇叫着,又气又恼偏又觉得心好暖,那空洞的区块因为他的存在而一点一滴地填补了起来。

  晃进浴室梳洗,才刚对上镜子,她水眸立即瞠圆得快要暴凸,难以置信睑上五颜六色横杂,眼线掉色,睫毛膏还掉下一坨……这是什么鬼!她刚才就是用这张脸对着他的吗?!

  他刚才是对着这张鬼脸说情话,还对着这张唇亲吻的?!

  她要去死、她要去死,不要阻止她~~

  等等等,等到快要晚上,酒吧快要上工,她认为应该会回来的男人终究还是没回来。

  “搞什么东西啊!”李淑儿不爽地把抱枕丢到墙上,转身回房,换套衣服,盛装打扮后,拎着包包,准备出门。

  还敢叫她等?叫她在这里等到地老天荒饿死自己?

  超没良心的男人,一出门就不见,也不想想她起床到现在都还没吃东西。

  出门,到楼下门厅等了三分钟,没等到他回来,倒是管理员先走向前来。“李小姐,酒吧经营得不错,有不少媒体说要访问你呢。”

  “访问?”她皱起眉。

  生意有好到这种地步吗?这栋复合式大楼经营酒吧的可不只有她而已,八成是找错店了。

  “都在外面等着,要不要请他们进来?”管理员相当与有荣焉地问着。

  “不用了,要是真打算要采访的话,他们会到酒吧找我。”她现在一肚子火,不方便接受采访。而且她饿了,她要吃饭

  请管理员叫了辆计程车,李淑儿扬长而去。

  混蛋东西,要她等?偏不等!

  坐在计程车上,她恨恨地瞪着窗外,却在川流车潮外瞥见一抹身影。

  他,就站在一辆停在路边的跑车旁,和一个女孩有说有笑。

  车子缓慢移动,她转过头紧攫住那两道身影不放,瞧见了那女孩的侧脸,记隐如翼,在云间翻飞——

  那雕上花与兽的巨大镂花铁门缓缓敞开,一辆高级房车徐徐驶出,就停在她的面前。

  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一张粉嫩的娇颜。

  “请问,钟离也在吗?”李淑儿快步冲上前去,紧抓着车门,就怕等不到回话,车子又跑了。

  这是她驻留在这里十天以来,第一次遇见没有快速驶离的车。

  女子挑起眉。“你找我的未婚夫有什么事?”简单轻软如絮的话语落在她的肩头却像是灌上铅,让她沉重得站不直身子。未婚夫?她脚下的世界碎裂了一地,犹如她心底的那片血肉模糊。

  为了再见他一面,她远到美国,甚至注意着关于渥贝玛的消息,不断地替他开脱,假想着也许是渥贝玛出问题,他赶回国支援;又想,也许是他父母出了问题,所以他赶回国处理;还想,也许、也许……

  凄痛地扯开笑,她自嘲的笑中带着苦涩的泪。

  也许,他只是腻了,也许,就只是不爱了,也许没有第三者……不,也许她才是真正的第三者。

  她该回家了。

  也该死心了……

  “停车!”思绪拉回,李淑儿突吼着。计程车司机立即煞恒,在缓慢的车潮中停住。她给了钱之后,立即下车,穿越车潮,大步走向他。

  她要撕烂他的嘴、抓烂他的脸!

  还敢说他爱她,还敢说要她等他……谎言。今天当面拆穿他,看他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净说些脸不红气不躁的谎言诱拐她!

  趁这个机会把他赶到天边海角去,免得再碍她的眼!

  李淑儿气到浑身发抖,绝艳美眸射出火辣辣的光痕,在车阵中大摇大摆行走,居然没人按她喇叭,不知道是被她周身散发出的凛然光焰所慑服,还是被她艳冠群芳的美颜给震眼。

  然,走着,还未到对街,却见那女子搭了另一辆车走了,而他竟钻进那辆跑车。他的车不是被她给砸了,怎么又有新货到?走近,她还未敲车门,坐在车内的钟离也瞧见她了,立即下车,俊脸上堆满讨好笑意。

  “淑儿,你怎么没在家里等我?”依旧是问心无愧、高风亮节的清高姿态啊。

  “等着把我饿死?”她冷哼着。

  “啊啊,已经这么晚了。”他看了眼时间,拍了下额,再次堆满歉意。“对不起,一忙起来就忘了。”

  “是啊,忙着和第三者叙情嘛。”她似笑非笑地掀唇道。

  “……你误会了。”

  “我真是白痴。”她自嘲笑道。

  差一点点,真的,就只差那么一点点,她又要再被他拐上一次。

  她怎么会那么不怕死呢?怎会忘了上一回的教训,居然真有些心软想要原谅他,甚至有刹那动心希冀与他重修旧好?

  “不要这样说自己,我可以解释。”钟离也浓眉微蹙,走近她,她退了一步。

  “不用解释,不需要,我已经看得够清楚了。”她自嘲哼笑着。“如果你不搬走,我会搬走,如果连店你都想霸占,我会转手卖人,离开这里,到你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

  “淑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