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不二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这天杀的负心汉兼现代陈世美,有了第三者后义无反顾和她离婚,到了今天,他居然有脸敢说是她不要他

  “她好无情……”他哀怨的控诉她的恶行,将被欺凌到底的受害者诠释得有模有样。

  李淑儿眼角抽动,没力气再跟他抬杠下去。

  倒是韩学儒已经笑趴在吧台上,抽动的肩头显示他已达忍耐到极限。

  “对了,等一下下班,要不要跟我去哪走走?我开车带你去兜风。”钟离也像是没人事般的恢复正常,仿佛刚才的受害者情境是他人眼中的幻觉。

  “……不要。”她当初怎么会喜欢上这个疯子的?为什么当初她会觉得他很幽默诙谐?

  “好嘛,人家帮了你的忙,你不应该犒赏一下?”角色变化得何其快,转眼间,他又开始扮猪吃老虎,揪著她的衣角,只差没腻在她身上蹭。

  李淑儿眼神木然,瞪著已经笑到抽筋的韩学儒,还有外场一大片免费看戏的客人,众人屏息以待,等待下一个笑点。

  “你的车在哪?”她唇角飘过一抹吊诡的笑。

  “在外头,想去看看吗?”钟离也意外她竟然软化得这么快,但不管怎样,这总是好现象嘛。

  “好啊。”她笑得眼都眯了。

  “走。”

  钟离也牵起她的手,她也没拒绝,只是顺手在吧台边的工作箱抽出一把榔头,跟著一道走到外头。

  有些事情,不耍狠一点,是没完没了的。

  不能怪她,真的不能怪她。

  锵锵锵~砰~砰~锵锵锵~

  店里的人全都好奇地在窗边门边看著李淑儿拿著榔头行凶,砸了那辆看起来性能很好,流线极佳,价格迷人的高级跑车,然后……

  “车坏了,我们不能兜风了。”把行凶工具一丢,李淑儿笑得嫣然挑衅。

  钟离也不但没生气,反而还放声大笑。

  看戏的傻眼,戏中人也傻眼,只有钟离也懂得个中滋味。

  无论如何,钟离也成了失恋酒吧暂时聘请的免费调酒师。

  真如韩学儒所说的,钟离也坐镇之后,确确实实地开拓了不少客源,但全都是女性客人。

  “也~帮我调一杯适合恋爱中的女人喝的调酒。”窝在水泄不通的吧台的女客人如是说。

  “喝你个地狱里的日出。”旁白由老板李淑儿下评注。

  “也~帮人家调一杯失恋的女人喝的调酒。”女客人正努力地进行卡位战。

  “赏你个没有日出的地狱。”老板再次下注语。

  “也~你陪人家喝一杯嘛~”女客人满嘴酥软调调,外加媚眼一对。“不然,你让人家采访你嘛~”

  “你以为这里是牛郎店吗?”老板真的出声了,而且不知不觉地走进吧台里,将调酒的钟离也推到一旁。“对面巷子走到底,六楼,那里有可以全方位满足你的店,请。”

  逐客令下得很温柔,但潋滟水眸是喷著火的。

  “淑儿,你果然还是在意我的。”钟离也突地往她背后熊抱,气得吧台前一干女客哇哇叫。

  “啊啊,你们有一腿。”

  “好卑鄙,竟然用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招!”

  女客群情激愤地指控著,一人一句,嚷得李淑儿颜面抽搐。

  “给我滚开,谁准你抱著我?谁说我在意你?”回头对准钟离也一阵咆哮,再对著女客哒哒哒地开枪。“谁有一腿?谁近水楼台先得月?不好意思,谁喜欢请谁打包带回家,谢谢!”

  她哪里在意了?她只是不爽那些女人明显的挑逗,把她的酒吧变成牛郎店罢了,她才不管他会被谁攻陷!

  他有人要,她也是行情正热,要不是近来求婚者又出事的消息传得满天飞,一干男人怕被她煞到,她这几晚根本不可能坐冷板凳。

  “哇,今天店里好热闹。”一回头,又碰见韩学儒。

  “你很闲耶。”李淑儿一把火气往他身上倒。

  “医生闲著是好事啊。”

  “啐。”她懒得跟他抬杠,眼一飘,发现后头还跟了个人。“不破,你也来了,班梓跟你哥去环游世界了,你知道吧?”

  “嗯。”路不破随口应著。

  “所以今天没有调酒。”

  “嗯。”闷葫芦的标准回应,看了吧台内一眼。“有调酒师。”

  “他不是,他……”回头瞧钟离也正瞧著自己和打量身边的路不破,她脑筋一转,二话不说地攀住路不破的手臂。“走,我请你喝酒。”

  “好啊。”路不破点头,却发现她拉著他往店门走。“你要去哪?”

  “我们去喝酒啊。”

  “这里就有酒。”不捧自己店的场吗?

  “不想在这里喝。”哼哼,要让钟离也知道,她李淑儿随便手指一勾就有一票男人会自动跟上来。“喂,看店。”回头,很蓄意地对著钟离也喊著。

  他浓眉微挑,没太大反应。

  呿,根本就不在意,还敢说他爱她……

  路不破被李淑儿强拉走,韩学儒则是凑到吧台边,说:“放心吧,淑儿的求婚煞事,这里的男人都很清楚,没人敢太勾搭她,刚才跟她走的是熟客兼好友,不会有事的。”报马仔立即贡献第一手资料。

  “……我知道。”唇角微掀,似笑非笑。

  “你知道?怎么会知道?”

  “心有灵犀一点通喽。”

  “是吗?”韩学儒不疑有他。“淑儿也不知道是什么命,明明就长得很艳很美,偏偏只要人家一求婚就出事,也难怪没人敢……喂,会不会是你这个前夫搞的鬼?”

  有可能喔,为了再追回前妻,所以痛下毒手。

  “我这个月刚从美国回来呢,而她的事,不是听说这两三年来已经是第三次了?与其说是我搞的鬼,不如说老天为了要让我弥补自己以前的过错,所以特地为我保留了她。”他只能说,这是老天注定的。

  “听起来真像是命中注定。”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淑儿的个性太呛,一旦被伤,想挽回,除了要花费心神,还要时间慢慢去消弭。”

  “看来你是站在我这边的。”钟离也听得出他话里的劝告,要他别太急,放缓脚步慢慢来。

  “因为我失恋,所以我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嘛。”呜呜,失恋很痛的。叹口气,接过他递来的酒,注意他一眼,眉皱了起来。“欸,你气色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钟离也闻言反问,“你是医生?”

  “嗯。”

  “……我没事,只是有点不习惯夜生活。”

  “是吗?之前听淑儿说你是渥贝玛投信的总裁,刚才跟她出去的那个家伙叫路不破,也是经营投信公司,听说时间也是满不稳定的,熬夜是常有的事。”

  “是这样没错,只是我这几年少熬夜,一时习惯不了而已。”

  “这样子啊~没关系,身体要是有哪里不舒服,尽管来找我,我可以帮你安排检查,毕竟你要有健康的身体才有办法追求幸福的人生。”

  “我知道。”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