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不二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淑儿、淑儿~”

  “我还没死,不用哭得那么惨。”没好气地瞪著熟客韩学儒。

  “给我一杯轰炸机!”韩学儒无力地趴在吧台上。“我好可怜,我失恋了,等一下还要回去值夜班整理报告,我好惨~”

  “今天没有调酒师,请点单品。”李淑儿无情一句话,当没听见他的哭嚎。

  “班梓呢?”

  “请了长假,跟她老公恩爱地环游世界去了,她老公没告诉你吗?”班梓是她店里一流调酒师,而班梓的老公则是韩学儒的好友,也因此,韩学儒是店里熟客,几乎是店一开幕就上门的。

  “啊啊~人家去环游世界,我还在这里,我命好苦~淑儿,给我一杯龙舌兰,记得,我失恋了,打八折。”鬼哭了一下,不忘要求八折优惠。

  失恋酒吧,正常消费,不二价,但只要失恋者上门,八折优待。

  “我又没看过你女朋友,谁知道你是对谁失恋的,所以……”她呵呵笑。“依旧不二价!”

  “你好狠的心,居然还不可怜我。”

  “我可怜你,谁来可怜我?”

  “我可怜你。”旁边一道声音杀出得正是时候。

  李淑儿沉下眉心,韩学儒则是饶富兴味地探去,而后对她挤了挤眉。“唷,大美人,又有个不知死活的上门了。”

  “去你的,给我闭上你的嘴。”李淑儿横眼瞪去。

  “对了,听说你又被求婚了,结果呢?”韩学儒瞧著她的手指。“婚戒又不见了,难道说……”

  “闭嘴啦!”

  韩学儒乖乖闭上嘴,但又好奇地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加油,不过跟你丑话说在先,不要求婚,直接结婚,免得出事。”

  “你想试试当哑巴的滋味就直说,不需要挑战我的耐性极限。”李淑儿张牙舞爪的,随手亮出一把水果刀。

  韩学儒适时闭上嘴,却听见身旁男人懒懒开口,“那是没福分的男人才会遇上那种事,我八字这么重,没问题。”

  “这么有自信?”韩学儒被他惹得兴趣更高昂了。

  “那当然,我已经跟她结过一次婚了。”

  “闭嘴!”李淑儿尖叫。

  “什么”韩学儒难以置信地瞪著他。“你一点事都没有?”

  “是啊。”

  “喔喔~~”

  “喔你个大头鬼啦,喝完赶快滚回去!”李淑儿酒杯往他面前一震,酒溅出杯口,沾湿了他的衣服。

  “你是故意的!”他等一下还要回医院耶。

  “对,我就是故意的,怎样?”咬她?放狗过来!

  “呜呜~”他好可怜。

  “李姊,好多客人都坚持要点调酒。”服务生走来,拿著点单摇头晃脑著。

  “跟他们说没调酒啦。”

  “可是……”

  “我来吧。”钟离也卷起袖管,在李淑儿还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之下踏进吧台里,而且还很自然地接过点单,行云流水般地摇著雪克杯。

  不一会,一杯杯五颜六色的调酒出现在吧台上。

  “调酒师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就让我来帮忙吧。”工作到一段落,钟离也随手收拾著吧面。

  “你放著你的工作跑到我这儿当调酒师,你会不会太委屈啊?”她简直快要疯掉。堂堂渥贝玛投信集团总裁竟在这里当服务生、当调酒师“我请不起你。”

  她知道他很会调酒,知道他喜欢品尝各种酒,更知道他对酒杯也很讲究,那一段时间里,他们常常泡酒吧,晨昏颠倒地玩到心狂意乱,所以、所以她才会经营酒吧,常在心里假设,有一天他要是踏进她的酒吧里,她要让他知道,她过得很好。

  只是,没想过再相遇时,状况竟会大出她意料之外。

  “我已经不是渥贝玛的总裁了。”他浅笑。

  “嗄?你说什么”钟离家在美国发迹,创立渥贝玛投信,在美国占有指标性龙头地位,所以当年,学校的教授凭著和他的交情才会聘请他到校演讲……而他是钟离家的独生子,他不继承,谁继承?

  这些年,她都有留意渥贝玛的消息,一直经营良好,且跨国经营,他怎会不是总裁呢?

  “所以,你要收留我。”抿抿嘴,装可怜。

  “谁理你啊,就算你现在是无业游民,我也请不起你!”到底在搞什么?搞到一无所有才回头找她这个前妻?

  “免费试用。”他对答如流,一找到机会就打算赖著不走。

  “我不要。”

  “淑儿,没关系啦,要不然你店里营业额会下降喔。”韩学儒也在旁当说客。“毕竟很多客人都喜欢尝鲜,要是少了调酒,生意必定受到冲击。有他在,刚好可以填了班梓的空缺,而且他长得很俊,可以替你开拓不少客源。”

  “你收了他钱啊?”阵前倒戈。

  “什么钱啊?我的人格是可以用钱买的吗?”

  “没卖过吗?”

  “……呜呜~”乖乖喝酒就好,干么当说客当到被人污辱?

  “淑儿,你昨晚睡哪?”钟离也动作自然地将她拉到身旁,举措带著庞大占有欲,韩学儒是聪明人,立即明了。

  “你管我睡哪!”

  “我担心你。”

  “三年来都不闻不问了,现在才担心,会不会太迟?”很好笑捏。

  “只要有开始,永远都不会太迟。”

  翻了翻眼,努力对他的超级电眼视若无睹。“我拜托你,贯彻始终一点行不行?既然都决定离婚了,你就干脆一点,不要回头,放过我吧。”

  “在我放过你之前,你何不先放过我?”他正色道。

  “我放过你?我对你做了什么了吗?”谁要放过谁啊!

  “你不要我。”脸色瞬间转换,媲美四川变脸,他变得好苦情好忧郁好无措。

  “……你给我去死。”要不然,她会亲手杀了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