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不二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么,我现在回来,再把你的人生导正,好吗?”钟离也看著她眸底狂燃的艳绝火焰,大手轻抚著她依旧有些苍白的粉颜。

  李淑儿瞠圆美眸,傻呼呼地看著他。

  什么?导正什么?

  “淑儿,嫁给我,好吗?”

  “咦”

  不等她回答,吻裹著热度密密麻麻落下,她没有准备,瞬间被他炽热的漩涡卷入,唇舌任由他缠吮腻吻,那般强烈又狂野的吻,像是要入侵灵魂深处般的激越恣情,教她昏了神、乱了绪,直到一声重咳响起──

  “抱歉。”

  吻,直到被愕然打断,李淑儿才回神,粉颜涨红,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任由他予取予求。

  “通常这个时候,一般人都会回避比较多。”钟离也语带埋怨地回头瞪著不识相的男人。

  “抱歉,我不是一般人,我是医生。”王志笃笑得恶意。

  “那他呢?”不爽地瞪向王志笃身后的男人。

  “什么他?想问不会直接问我”王志笃身后的男人不爽地咆哮。“我是谁还需要问啊?你是痴呆啦!”

  “你来干么?”钟离也凉凉问著,被坏好事,心里很不痛快。

  “还敢问我来干么,你回来怎么都没通知我?”罗至光很不爽地绕到他身边。“志笃跟我说你出车祸,我就马上赶过来了。”

  “那根本是你自己没听清楚好不好?我明明说是钟离的马子。”王志笃不客气地吐槽。

  “他很久没马子了。”所以他自动认为是王志笃语误。

  “谁说的?没瞧见人家刚才还恩爱得跟什么一样。”王志笃笑得很暧昧。

  “你们到底是来干么的?”如果是搞破坏的,就别怪他不念兄弟情。

  “我是来看你的。”罗至光说。

  “我是来巡房的。”王志笃说,正准备拿起搁在床角的诊疗纪录表,却见床上的人飞跳而去,眨眼工夫,钟离也也跟著飞走了。

  好俊的轻功啊,国家痛失两位田径好手啊。

  “他的身体还好吧?”罗至光懒得追人,问著他。

  “她好得很,只是睡眠不足。”

  “谁问她啊!”跟她又不是很熟。

  “不然咧?”

  罗至光瞪著他。

  王志笃搔了搔头。“放心吧,有能力调情,有能力追人,应该是没问题~吧,况且,出车祸的又不是他。”很不负责任的说法。

  “是吗?”干么不一开始就讲清楚啊?

  “如果李淑儿是他的心愿,是兄弟,就不要阻止他。”王志笃举步往外走。“况且,当年也是你邀请钟离到学校演讲才凑出他们那段闪电婚姻,还是我们在结婚证书上签上证人大名的,如今他想挽回,就由他吧。”

  罗至光没回话,只是叹气。

  “淑儿,不要跑~”

  “你……不要追……”她就不跑~不行了。

  跑到医院门口时,她已经气喘吁吁地跑不动了。夜生活过太久,很久没正常运动,一跑起步来,就觉得骨头快要散掉。

  “穿著高跟鞋,别跑。”赶紧揪住她。

  “放开我啦。”她想也不想地吼著。

  瞬间,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发现被医院外头众多目光锁定,李淑儿垂下脸,超想去死。

  “我拜托你,放开我,行不行?”她压低声音道。

  等了一会,没有回应,火大回头瞪去,发现他竟脸色苍白得像是随时都可能昏倒的惨样,而且还喘得很严重。

  “你……没事吧?”怎么喘得比她还夸张?

  钟离也徐缓调息,开口,笑得魅惑众生。“没事,只是太久没跑步,有点喘。”

  那不是有点吧,那叫很、喘!算了,不关她的事。“麻烦你放开我,我要回家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我可不是像你是个凡事都有人打理的大少爷,很多事情都必须是我亲自处理不可的。”

  “你的车子我已经请人处理了,至于你的店,我也请人打理了。”他不疾不徐地说,仿佛没听见她字句中的嘲讽。

  李淑儿呆了三秒,回神──“你知道我有家店”

  “是啊,不就是在住所楼下?”

  “你怎么会知道?”哪个大嘴巴跟他说的?

  “心有灵犀一点通嘛。”

  “……”懒得理他,转头,准备闪人。

  “我送你回去。”

  “不用,这里有排班计程车。”

  “太危险了。”

  “你才危险。”她可没忘了他刚才做了什么好事。

  “你不就向来最喜欢冒险?”他笑得很邪恶。

  她立即明白他的话中意,冷艳的脸很不争气地逐步爆红。“不好意思,三年不见,你可能不知道我已经改了习惯。”就算脸红了,骨头还是硬得很。

  “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让我知道究竟是改变了哪里?”

  “没有!”她横咬著牙。“你不要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

  “离婚也可以再结婚啊。”多简单。

  “……你把婚姻当什么了”真是教人不敢相信!“你想结婚就结婚,你想离婚就离婚,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意愿,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很随性到任性地步的大少爷捏!

  他太习惯掌控自己的人生,连带著也想左右她的吗?

  作梦啊!

  “我的老婆。”

  “请称呼我前妻!”史上最可怕的生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