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不二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高妈妈,请自重!”李淑儿眯眼打断她。

  她居然找征信社查她的底细!真是教人不敢相信!

  “你才该要自重,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出身,居然敢巴著我儿子不放,现在害得我儿子都被送进急诊室了,你还有脸站在这里,还戴著我儿子送的婚戒,你的脸皮也未免太厚,想入豪门的意图也未免太明显!”

  骨子里仅存的一股傲气狂然释放,几乎没多细想,李淑儿拔下手中的婚戒往地上一丢。

  “不要以为我很希罕这一枚婚戒,是你儿子硬要送我的!”她抬高尖细下巴,傲然瞪著高妈妈。“我是可怜你儿子没人要,才接受他的求婚,你不要真以为你儿子有那么抢手!也不要以为豪门有那么希罕,有那么伟大得可以去追查人家的底细,甚至污蔑人家的清白!”

  对她客气当福气了!也不想想她儿子还在手术房里生死挣扎,她不顾口德地贬低她,这样她真的过瘾了吗?

  “你你你、你居然这样跟我说话”高妈妈气得脸上肥油颤跳。

  “我一向如此,怎么待我,我就怎么待人!”她很讲究公平的!“祝你儿子好运,能够替你送终!”

  相信她,她绝无恶心,纯粹是顺应了她先前说的话。

  “你你你!”高妈妈抖抖抖,抖得连身上的肥油都快要闻风飞舞。

  “留点口德吧你!”踩著靴子,带著一身飘逸,挺直腰杆,她甩头就走,根本不管有多少人在对她指指点点。

  都被说得那么难听了,再加上指指点点又如何?

  驱车回家的途中,李淑儿不禁自问,她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命?

  还真的给她无三不成礼……难道说,她真的是注定孤寡一生?

  从小父母离异,她跟著母亲改嫁,受尽一个人的孤单,还得忍受继父的纠缠,大学即将毕业那年,和返国演讲的钟离也相遇,两人以音速陷入热恋,而后离异,不欢而散,至今,生活无虞,但感情始终是空荡荡的,握紧了双手,她什么都没有。

  她什么都没有……

  车后的叭叭声,锐利地揪回她不断下沉的愁绪。

  拉下车窗,回头──“叭什么叭,你赶著投胎啊!”

  “你说什么?”后方车的车主也不管车水马龙,就大剌剌地下了车,一副准备理论的嚣张姿态。

  李淑儿见状,眼尖发现眼前号志已转为绿灯,二话不说,急踩油门,快快溜走。

  岂料,后方的车子像是吃了秤坨铁了心,竟然一路狂飙而来。

  该死、该死、该死,她是被厄运缠身了吗?

  近来为什么都没有半件好事?对了、对了,就是从那家伙回到她眼前开始!

  因为他,她昨晚几乎没睡,因为他,所以她站在急诊室被人痛骂,因为他,她现在被人追杀,因为他──

  砰的一声,车身后遭遇撞击,车子失速地往前冲去,眼前黑夜降临……

  再张眼时,天色亮亮,眼前模糊,脑袋恍惚。

  她在作梦?还是……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眼前的男人清俊有型,好看得让人舍不得闭上眼,当年,她就是那么没有防备地被摄进他那双勾魂的黑眸,毫无防备地把心交给了他,毫无防备地接受他的背叛……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浓眉一拧,火气又跟著冒出头。

  钟离也闻言,咧嘴笑露一口白牙。“你不先问自己在哪吗?”

  “嗄?”她在哪?她当然是在……欸迅速左看、右看──“我怎么会在医院里?”

  “你被后方的车子追撞,只是轻微撞击,医生检查过了,没什么大碍。”轻柔的长指轻拢她的发,低柔如丝绒般的嗓音自好看的唇轻轻逸出。“你会睡这么久,是因为你睡眠不足。”

  李淑儿张大眼瞪著他过度亲密的举动,很想要大声驳斥,但她不能。

  噢,该死,她竟然眷恋……啊啊,她怎么这么没用!

  “怎么睡眠不足?”他贴近,特写贴在她眼前,近到可以嗅闻彼此的气息。

  李淑儿屏气,心头梗著。“你还敢问我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啊啊,不能说,要是说了,岂不是让他发现她很在意?

  “因为我?”唇角勾得高高的。

  “因为你很吵,吵得我睡不著觉,所以我会被撞,都是你害的!”她用力地磨了磨牙。

  “喔~”拉长了尾音,眼神有点贼。“既然是我害的,那么,我会负起责任的,你就安心地静养吧。”

  “负什么责任,静什么养?你以为我是受了多大的伤?”事实上,她现在精神好得很,就算要跟他对骂个两个钟头也绝不是问题。

  “你气色不好。”口吻一转,魅眸柔雅深情。

  她瞪大眼,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逃离他这魔幻的可怕魅力。“关你屁事啊!”不要看她啦!他的眼神带电带魅,容易使人迷醉,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卷进他精心设计的美男计里。

  “我担心。”他凑近她,眸底盈满担忧,像个忧郁王子。

  “你担心个屁。”糟,气势愈来愈虚。

  他愈是靠近,她的心就愈不受控,他的眼愈是放肆,她的神智就愈来愈迷离,他的气息愈是炽狂,她就觉得自己好没用。

  为什么被他伤得这么深,她还会被他左右心神?甚至满心想的都是他,就连昨晚才刚被退婚,都还没眼前的他来得震撼……对了,她被退婚了!

  “都是你啦!”她整个人跳了起来,火大地揪起他的衣领。“我又被退婚了!”

  他被她突来的举动吓住。“我怎么了?”退婚?

  “都是你,一切都是你!认识你之后我的人生都乱了!”如果不是他要离婚,她不会再接受任何人的交往和求婚,更不会遇到一经求婚,求婚者便出事的连三巧合。

  所以,全都是他害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