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不二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李淑儿走进里头,摆设装潢就和寻常人家没两样,只是更典雅了点、风骨了些。

  她坐在大厅的藤制椅等待著,一旁还有几个亦在等待的人,感觉就像是来到一家无照行医的密医诊所似的。

  然而,实际上,这是一间命理馆,传闻这儿的命理老师铁口直断,能断生死、卜过去未来,指点迷津,逢凶化吉。

  但,她丑话说在先。

  她绝对不是迷信,更不是个喜欢命理的宿命论者,既然如此,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嘿嘿,她今天是来拆招牌的!

  这家命理馆,大约是在一年多前,她店里的客人介绍她来的,纯粹好奇心作祟来参观,谁知道这老头说得可真不是普通的准,准到她几乎以为他跟客人串通好,且还在她家安置了针孔。

  可,有人说过,命理学不过就是机率学罢了,算的是机率和公式,没有所谓的百分之百。

  “二十五号的李小姐。”

  美丽的助理小姐细软嗓音呢喃得人心欲醉。

  李淑儿快快回神,走进所谓的诊疗室里,门一开,便瞧见了目光矍铄的老者,说真的,他长得还真不像是诈骗集团的,年轻时肯定眉清目秀,把美眉只需要勾勾手指头,便会有一大票阵亡。

  “李小姐。”对方先招呼啦。

  “吕老师。”她也不是不懂规矩,一样给他笑得很灿烂的啦。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是打死也不可能再踏进我家命相馆的。”吕老师笑容可掬得很。

  “所以啦,我今天是来拆招牌的。”她闪动著手上瑞气万千的钻戒。“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我这个人是注定孤寡,不可能有婚姻的,但是呢,你看──”

  啊~呵呵呵~输了吧,老头。

  只见吕老师不慌不忙地说:“不过是求婚而已,婚都还没订,就这么急著拆我招牌?敢情是你忘了以前的教训了?”

  她闻言,心头一颤。“这一次不会那么倒楣。”

  “两年前一次,一年前又一次,今年……”吕老师老神在在地玩著一把灰白的胡子。“你应该也懂无三不成礼的道理。”

  “我去你个无三不成礼!”李淑儿瞬间没了端淑秀雅姿态,一转横眉竖眼的母夜叉模样,把她美美的外貌狠狠地打了个六五折。“你去年才对我说有一就有二的!你诅咒我啊,你这个三流诈骗师!”

  居然嘲笑她的不幸,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是不是诈骗师,你心里很清楚。”吕老师懒洋洋的,八风不动。

  “你!”喔、喔、喔!气死!

  就是因为无言反驳,她才会生气啊!

  她的婚姻啊,是她一辈子的梦魇,是她一辈子甩不掉的业障!

  她的第一段婚姻,闪电结婚又闪电离,从初识到离婚就连半年都不到。从此以后,为了证明自己依旧行情高涨,她决定拍卖自己换得一场婚姻,岂料她的人生从此跌进谷底,只要有人向她求婚,对方必出事,从第一回的巧合到第二回的半信半疑,如今,是她用心巩固的第三回,再胆敢出事,她就、她就……哭给他看!

  “这是你的命,你注定孤寡,只要和你有关系,谁就得出事,除非……你能嫁给一个死过一次的人,如此一来喜驾祸去。”

  “闭嘴、闭嘴、闭嘴!”抓起包包,李淑儿扭头就走。

  “呃,咨询费?”

  “去你个咨询费!”吼了声,当是咨询费。

  “唉,脾气真差。”吕老师一派悠闲,按了下桌上的灯。“下一位──”

  掏出钥匙,却怎么也对不准钥匙孔,气得李淑儿踹门出气。

  啊啊~~气死!

  明明是去拆招牌的,为什么她一点都不开心,反倒是有种被狠刮了一顿的心虚感,仿佛那诈骗师一语成谶,说中了她的一生。

  什么叫做除非她能嫁给死过一次的人?

  死都死了,什么叫做死过一次?天底下能死而复生的有几个?耍她?真是吃她够够捏!

  火大地扭著门板,门竟被她顺势转开,她不由得微愕地瞪著门。

  啊咧,难道她今天外出时,忘了锁门?

  她没少根筋到这种地步吧……再看向里头,客厅的灯竟是亮著的。不会吧,她连灯都忘了关吗?

  正疑惑著,竟有抹影子在地板上拖曳著,直到影子的主人出现在客厅入口处。

  李淑儿傻住。

  幻觉?

  那影子的主人笑亮一口白牙。“淑儿,我回来了。”

  李淑儿震住。

  幻听?

  不不不──

  天空湛蓝得无边无际,天气好到不可思议,尽管没半朵白云存在,但艳阳并不会很嚣张,还偶有微风掠过,并不觉酷暑,甚至有些沁凉。

  天气好到让人开始怀疑气象局又出纰漏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