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楚月 > 小编万万岁 >
二十三


  光挑错字就够累人,还得挑出故事逻辑错误,真的很辛苦,但这不算什么,最没辙的是遇上超爱跟编辑狡辩的作者。

  上一句她跟你这样说:“我没时间找,不过按常理应该这样是对的啊!”

  对你个头,如果常理是对的,世界上就不用真理了。

  下一句她就装可怜、装无辜,“那怎么办?编辑,我都查不到,可以麻烦你帮我做修正吗?要删要改都随你罗!”

  小姐,是当我闲着没事干,手上只有你一个作者吗?

  在“爱晴”编辑并不会自作主张帮作者修改作品,除了错字和小错误以外,其余都必须由作者亲自删改,这样作者水准也会跟着慢慢提升。

  出版社第二资深的编辑林淑芬头也不抬地回应,“出版社楼高十六楼,自己可以去试试看;哭三天三夜只是个形容,稍微修改一下就好了。”

  如此没头没尾的对话,经常可在出版社内听见。

  坐在林淑芬旁边的江沁心则是眼睛盯着电脑萤幕,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移动着,声音清脆有力又迅速,她正在忙着帮新作者审稿顺便做初校。

  刚从总编办公室走出来的徐之龄发现江沁心这么辛勤,好奇的问:“沁心,这么拚做什么?才五点五十五分而已。”

  不到七点,出版社不会有人走得了。

  “想准时下班啊。”

  “什么?!你想准时下班?”徐之龄惊呼,脸色一变。“拜托,我来‘爱晴’一年了,从来没有准时下班过,你想准时下班?事情都做好了吗?”

  编辑也不是真的忙到连准时下班都不成,只是琐碎事情太多太杂,往往跟作者沟通就浪费很多时间,手上的工作也只好延到下班后,想准时下班?很难!

  “所以我现在这么赶就是要准时下班啊!”平常无所谓,今天剧团要表演,当然不能迟到,从这里赶到表演场地要三十分钟,她还要吃饭,当然要赶赶赶!

  完成最后的“尾声”,挑出最后一个错字,按下Ener键,她连忙把档案传给美编。

  “小南,我的稿子好了,交给你了。”

  小南举高手,“收到!”

  “要去约会啊?”难得看江沁心急着下班,徐之龄跟在她身后好奇地追问。

  “才不是,我要去看表演。”江沁心边说边飞快收拾桌面的混乱,一一把手机、皮包塞入包包内。

  “什么表演?”

  “‘十字星剧团’的街上即兴表演。”一次偶然机会,她在西门叮的街上看见他们即兴的表演,从此就一直追踪这个剧团,虽然还不是很出名,不过围观的路人很捧场。

  “听都没听过,很有名吗?”她对偶像流行比较感兴趣。

  “还好吧,不过他们的表演多半是街头即兴,剧情走向完全看演员的本事,很生动、很有趣,包你看过一次就会上瘾,要不要跟我去啊?”电脑关好了,包包收拾完毕,江沁心这才看向她。

  徐之龄摇摇手,一副敬谢不敏的态度。“不用了。”看江沁心就要冲向门口,她不死心又问:“我那本‘麻烦小奴婢’三校完成了吗?”她都还没下班,怎可以让一名新责编赢过她。

  “摆在你桌上了,明天见。”

  江沁心火速骑着小绵羊赶至捷运站,再搭捷运到今天演出的地点——华纳威秀。

  她是“十字星剧团”的会员,会不定期收到演出的通知,“十字星剧团”据说演员有七、八十个,他们纯粹是想满足表演欲望,只收过一次会员,人数不多,才五十名,就是为了要保持演出的神秘性。

  在表演前他们会发出E-mail告知会员们地点,但确切位置就要靠自己寻找了。

  江沁心买了份速食当晚餐,然后转头四处张望着,很快地,她认出前方有一名曾见过的剧团演员,她立刻走上去。

  果然,那里传来说话的声音,八成已经开始演了,她迅速找到好位子准备欣赏。

  “丽儿,为什么……你不是我女朋友吗?”穿着休闲衬衫的男人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教人一看就能感受到他的心碎。

  另一边则是一男一女,女的美丽、男的西装笔挺,整齐体面,看得出是有钱人,他俩举止十分亲昵。

  “阿康,你应该知道凭你三万多的薪水根本养不起我,我喜欢名牌、喜欢有派头的生活,这些都是你给不起的。”丽儿笑笑地说,丝毫没有愧疚感。

  “我们交往三年了,难道就因为钱的关系,我对你的爱不能打动你吗?”阿康仍想尽力挽回。

  “爱情能当面包吗?况且,其实我并不喜欢你的,跟你交往是我家人的压力,只是想让你有面子,圆你一个梦而已,我知道,你从以前就很喜欢我了,不是吗?”丽儿骄傲地扬着下颚,她的表情虽美,却又恐怖得如同夜叉,令人不寒而栗。

  “我对你做的那些,你都没体会到我的心意吗?”他的声音透着一丝绝望,不再如刚才有着强烈想把情人抢回来的气势。“你要不要喜欢我,我无法管你,但我想喜欢谁总能决定吧?”

  一旁被冷落许久的男人终于开口,“何不去找个跟你比较合适的对象呢?”

  干嘛要喜欢我?去找一个喜欢你的女孩子,喜欢与被喜欢,是后者比较幸福喔。

  “丽儿,你应该最清楚我只喜欢你一个。”

  我只想给你幸福。

  看到这一幕,江沁心已经没有办法再看下去了,温热的泪水盈满她的眼眶,模糊她的视线,轻眨下眼,泪水就似压在心上的痛,滚滚如潮水般涌出。

  “哭什么呢?只是演戏。”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江沁心睁开眼看见一张温柔的笑脸,她有点傻住了。

  安东雪拿着面纸径自帮她擦拭泪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