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一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夺嫡大戏会消停好一阵子的当口,牟妃的娘家人发难了,他们用尽三寸不烂之舌唆使三皇子逼皇帝禅让皇位。

  皇帝大为不满,他又不是七老八十了,他这儿子说贤没有贤名,要能,能干比不上他任何一个儿子,他凭什么要让位给这样一个人,还是在逼迫的情况下?

  雷霆之怒不可小觑,皇帝循了个由头,把一心急着要吃热汤圆的三皇子给端了。

  若问牟妃的娘家人干么这么不能等,搞得到手的鸭子就这样飞了……其实,这回是独锦出的手。

  他让潜伏在牟妃娘家已久的探子煽动牟家人,这里煽动一下、那里添把火,就把他们已经急不可耐的心烘得更加火热,不管不顾的兵行险招了。

  皇帝黜陟了三皇子,京里头已经没有成年皇子了,年纪最相近的八皇子如今也才九岁,直到这时,皇帝才想到他还有两个皇子在封地。

  到底要叫谁回来?

  他陷入深深的沉思。

  老实说,对两个去了邑地的皇子虽然打小不亲近也不待见,他却记得一个是不堪入目的圆球,一个是阴气森森的鬼子。

  一个父亲把孩子形容为球和鬼,可想而知不喜的程度到了哪里。

  一粒r肉乱颤的圆球坐在朝堂上,能看吗?

  另外一个起码有震慑人心的效果,他苦思多日,还把朝臣叫来询问,这一问才知北越那不毛之地在独彧的治理下欣欣向荣,蓬勃昌盛。

  “把他叫回来!”

  然而,不管京畿的烟硝味多呛人、多不堪,恭亲王府这里全然不在意,因为有更重要的事一一褒曼要临盆了。

  早就备好的稳婆、郎中、太医一个不落的守着,万事俱备。

  独彧如临大敌,对老九劝阻说什么男人不可靠污秽之地太近,根本左耳进右耳出,他就是要守在产房外,不亲眼看见他的小妻子平安,他绝对不走。

  北越的秋天已见萧瑟寒意,主子不肯进到温暖的室内,独自在风中挺着,老九莫可奈何,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人拿厚氅给独彧和自己裹了个结实。

  独彧在外面熬着,屋里的褒曼也不好受,她从来不知道生孩子这么难,翻来覆去喊得嗓子都快哑了,肚子也痛得死去活来,痛到后来,她咬牙下定决心只要肚子的崽仔出清,她一定要好好的把他痛揍一顿。

  她痛了两个时辰,从开指到孩子出生这段时间拚命的吸气吐气、吸气再吐气,全身的力气都用光了,最后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产道滑了出来,而她一口气松得太快,眼一黑就昏了过去。

  独彧一听到帮忙的稳婆喊“侧妃昏过去了”,不假思索就往里头冲,谁也拦不住,就连洗净裹好襁褓送到他面前的儿子也没搭理一下。

  产房里因为独彧冲进来惊声连连,他却对那些脏污血腥视而不见,握住褒曼的手抵死不放。

  “曼曼!”他被她苍白的脸色和全身宛如水里捞起来的模样吓到了。

  “王爷,侧妃只是太累晕了过去,没事的。”一个胆子大的稳婆说道,其他的人顶不住,纷纷有多远退多远。

  他那骇人的表情差点把稳婆给吓出一泡尿来,但是她始终死死捏着大腿告诉自己要撑下去,直到独彧把目光转到巫太医身上才松口气。

  巫太医一看见王爷的眼珠子飘过来,连忙道:“王爷还是回避一下为佳,臣立刻着人替侧妃整理,好送她回院子歇息,届时王爷再去看侧妃和世子就是了。”

  “不许弄痛她。”

  “绝计不会。”

  独彧得到保证这才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产房。

  长乐院这边欢喜连天,粹芬院自然也接到侧妃产下世子的消息。

  “名不正言不顺,什么世子……”何妍芝情绪激动,消瘦到近乎尖刻的脸满是嘲笑。

  自从施嬷嬷走后她就开始缠绵病榻,时序寒凉了,她却经常让人开着大片窗户,下人劝阻也不听,原本就抱恙的身子接连咳了几次血,身子越发不济,整个人都不好了。她不想活,这是抱着死意了。

  整个粹芬院的人都看得出来王妃时日无多,下人去把这事回报了独彧,他什么都没说。

  如今褒曼产下王爷的世子,何妍芝感觉得出来整个王府弥漫着一股喜孜孜的味道,唯独她这王妃住的处所冷寂凄凉。

  本来就无人闻问的何妍芝心灰意冷,她想起了施嬷嬷死前的那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她终于明白话里的意思了。

  她如果珍惜和王爷的缘分,兴许就是整个王朝除了皇太后、皇后以下,最矜贵的王妃,只可惜她被鬼迷了心这个冬天还未过完,王妃何妍芝香消玉须,争了一世,最终得到的只有一座华丽却冷清的院子。

  她始终没能撑到回京的那天到来。

  §尾声:王的宠妃

  坐月子的褒曼原来打算要亲自哺乳,哪里知道她儿子的食量非比寻常,通常吃完她的还不够,没多久又闹着要吃喝,其实她的母乳算是充沛的,独彧又让厨房三餐都加上能通乳的食物,她真的不知道一个出生没几天的小崽仔哪来这么大的胃口。

  因为这样,房里经常传出小世子的哭声。

  小萝卜丁小归小,嚎起来惊天动地,不满足他的需求,他就哭得脸红脖子粗,把独彧嚎回后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