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


  她唯一能做文章的地方只有尽可能给褒姒添妆,这一给就给足了十万银票,老实说她还嫌少了些。

  独彧回来后,她听闻巴氏生了双生子这才一扫郁闷,绷了整天的小脸总算去了阴霾,拉着独彧的手嘀咕着该送什么礼得体。

  这可是她第一次当姊姊呢,礼哪能少。

  不过,她爹应该是乐坏了吧?一举得男,还双子。

  喜讯冲淡了褒曼一些和褒姒分开的离然,独彧见她露出笑顔,原本寡言的男人不禁更卖力的把两边的喜宴如何又如何,加油添醋的给妻子说上一遍。

  他一边得代替妻子去女方家,一边又身为男方好友得代替男方家人,委实忙得不可开交。

  褒曼见他为了逗她笑,额头都冒出汗来,心里不禁冒出蜜来。哎呀,娃都快生了,怎么自己就顶不住他那直愣愣看过来的眼神?

  她主动的拉了独彧的手,把已经称不上苗条的身躯偎进夫君怀里。

  孩子洗三那天和褒姒的三朝回门重叠,褒家又大肆的操办了一回,免不了的,喜气洋洋中又带着淡淡离别的忧郁,褒姒即将随着夫婿回南塘去。

  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褒姒和吴凉要走的那天特地进了王府来见褒曼,姊妹俩拉着手互道珍重,希望下次见面不要等太久。

  褒嫩倒是想得开。“只要能活着,总会有见面的一日。”

  姊妹俩紧紧拥抱,道了再见。

  独彧觉得这几年是他过得最快活的日子,身边有了心爱的女人陪伴,皇帝因为那群觊觎他皇位的儿子们无暇牵制北越的动向,他得以休养生息巩固实力,也奖励农耕、开辟道路,努力建设让百姓安居乐业。

  人不能没有忧患意识,他不忘要整顿军备,为了日后立于不败之地,就要有万全的准备。

  来到封地,他最初只有数万没造册在案的私兵,随着北越的繁荣,人口多了起来,他的军备也越发整齐,不会有人知道他己经屯了将近三十万的军备,各个都是猛士精英。

  接下来,他的孩子又快出生了,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唯一能牵动他神经的,只有京城浓重的血腥味。

  不得不说独予的能力不俗,他一恢复太子之位,再也不掩饰自己得意的嘴脸。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他开始变本加厉的排挤弟兄,忙着你咬我我咬你的互斗,对于政事、百姓生计全然不顾。

  如今清除异己才是要务。

  为了加快脚步,他手段蛮横粗暴,中箭下马的二皇子落得被幽居圈禁,大皇子因为私藏龙袍玉玺惨遭放逐,连带皇后也被牵连,闭关自省百日。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高兴过头了,以为大事底定,放眼京城再也没有谁和他抢大位,于是再也不掩饰他的放浪形骸,夜夜笙歌,酒池肉林,某天一早太监要去伺候他晨起却发现满室腥羶,他全身赤裸躺在锦床上暴毙了,旁边还有两个变童也死状凄惨。

  淑贵妃遭此打击,疯癲了。

  明明是要到手的肉,就差那么一步有什么好忍不住的?她那不懂事的孩子啊!就这样,皇帝的成年儿子剩下一个三皇子。

  三皇子是谁?

  牟妃的大儿子,也就是独彧的哥哥。

  是的,恭亲王独彧有个亲哥哥,但是在他的成长生涯里,娘和哥哥其实有跟没有一样。

  毫无悬念的,继承皇位的人应当就是三皇子。

  牟妃的锋头一时无二,她儿子不需要对付任何对手,只要能笼络皇帝的心就能稳坐帝位,天下再也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这是老天爷为了回报他们母子屈居人下,受尽委屈嘲笑多年的报酬。

  而她即将成为永定王朝最尊贵的女人,她的儿子是皇帝,到时候唯我独尊,想怎样就能怎样,多年被皇后和淑贵妃压制,隐忍多年的不甘和痛楚终于有了加倍奉还的一天。

  她也要让那些看不起她的人嚐到什么叫做低到泥土里的滋味。

  皇后嘛,她暂时还不能拿她怎样,毕竟她是一国之母,背后还有个皇帝。

  牟妃没读过兵书,但是多年的宫斗教会她要打击主要敌人就必须联合次要敌人,成功后,回过头来再收拾另外一个。

  她不过稍加利用皇后对淑贵妃的痛恨,就顺利的和皇后达成协议。

  皇后视淑贵妃为死仇,此恨不死不休——身为皇后,皇帝一个月却二十几天都睡在淑贵妃这贱人那里,纵得她目中无人,嚣张跋扈,这些年她这后位坐得实在憋屈,皇后形同虚设。

  这会太子倒台了,失去儿子也失去帝心,不趁机整倒淑贵妃还等什么时候?

  皇后也不是笨人,她知道牟妃这是要利用她的手拔去眼中钉,但那又何妨?她也想要淑贵妃死得难看!

  于是她很快和牟妃沆瀣一气,将痛失儿子生无可恋,只顾着舔舐伤口的淑贵妃打压到底,没多久,曾经宠冠后宫的淑贵妃便被人发现溺毙在太液池中。

  前朝后宫,空前地得到一种诡异的平静。

  皇家秽事太多了,百官人人思危,京里弥漫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室息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