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九


  “姊?”干么一直不抬头?

  褒姒抬起了小脸,眼神里没有什么不好的情绪,反而带着几分轻松和释然。

  她加大了声量,“你和吴公子谈得可好?你对他印象怎样?”

  褒姒的脸蛋更红了,歪着头却半天不说话,是褒曼接着又追问了一句,她才说了一句,“他说,他能护我周全。”

  这是对他心动的意思吗?

  褒姒知道自己不小了,早到该说亲的年纪,之所以还待字闺中,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对象,还有怕自己这张脸给身边的人招祸。

  基于此,才多方考量和退缩。

  但是那男人又横又霸的说他不是唐突向她求娶的,他见过她,初见那时是在同安县的衣舍,他发现她和京里的任何一位名门淑女都不一样,大大方方的替客人解说衣服的质料和做工,没有扭扭捏捏,不见退缩。

  即便那位夫人龟毛得要命,就连她为什么覆面不见人也有意见,她却耐着性子,笑着解释说她长得不好看,怕吓坏了人才用薄纱覆面。

  吴凉一个字都不信,尤其她那双清冷如某人的眼神,给了他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往后他只要想到她那弧度绝美莹润的下颢,那气质、那眼神,就连独树一格的说话声音,不知怎么地就觉得心跳加速。

  他想,虽然她覆住的脸无法窥见,可光那露出来的眼眸就简直美得倾国倾城,那可是他梦想中妻子的模样啊!

  这么多年过去,沈颉娶妻生子,就连独彧这位亲王也有了意中人,而他呢?即便要应酬的机会多不胜数,想寻花问柳的机会俯拾皆是,却也不愿和那些逢场作戏的女子有什么纠葛,为的就是等待像褒姐这样一位年纪相当,又符合自己审美标准的妻子,与他恩爱白头偕老。

  如今他中意的女子就在眼前,他哪能不竭尽所能的坦露自己的感情?

  他毫无隐晦的将南塘那乱糟糟的争储、及自己是二皇子的事情都说了,并很明白的告诉她,她如果真的嫁给他,将来势必会受一些磨练。

  但是为了她,他决定不再躲避皇兄的追杀和引发的种种事端,他要回去面对那纷扰的一切,当他把政局稳定下来之后,要用最大的格局来迎娶褒姒。

  褒姒笑着对褒曼说,她的脑袋一定是被驴踢了,那瞬间她已经决定要嫁给这个男人,不必等他争夺到大位给她无上的荣耀再嫁他。

  虽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温婉女子,可她并不软弱,心思非常缜密,就算真的跟着吴凉到了那复杂的家庭也不一定会受到伤害。

  两情相悦,彼此相携,日子才能真正过得好,但是褒曼仍设身处地的多劝了褒姒几句。“吴凉这样的人品相貌才能,虽然样样得体,但你们就只看过彼此一眼,还不够了解对方。最重要的是……姊姊,南塘可是远嫁,妹妹心里舍不得。”

  褒姒轻拍褒曼的手,表情认真极了。“虽然北越民风开放,但是能在说亲前彼此见上一面已经是稀有的,不能要求更多了。”

  她保留了吴凉曾在同安县见过她的事,这点微妙和暧昧她不想告诉旁人,就算最亲的妹妹也一样。

  看一个人到底怎样,虽然不能仅凭一两眼下定论,但是女子的直觉告诉她,这男人会是她的良人。

  褒曼凝视姊姊那坚定的神情,看来姊姊是真心满意吴凉的。敢情好,自己这是多此一举了,男女双方对彼此都有了共识,她也没道理当那根打鸳鸯的棒子。

  就算万般不舍,褒曼随即又自我安慰,一个萝卜一个坑,像吴凉这样精明能干的男人,老天爷就会安排像姊姊这样的女子来配他,一点也不含糊。

  这桩婚事想来是能成的。

  当褒正涛得知大女儿的婚事有了着落,并没有很高兴。

  不久前才送走了个闺女,如今这一个也要远离身边,想到大女儿就要远嫁到那人生地不熟的南塘,他就看谁都不顺眼。

  看夫君一脸不舍的模样,巴氏撑着快要临盆的肚子温言软语的劝着丈夫。“女儿养大了,早嫁晚嫁都得嫁,趁妾身还能动,赶紧把大姑娘的嫁妆准备好,等我生了就只能靠你自己去张罗了。”

  褒正涛这一想也是,看向妻子的眼光充满柔情。“咱们的孩子也快出来了,你别累着了。”

  六礼走得快却不代表草率,吴凉的身家惊人,拿出手的东西没有一样不精致,褒正涛收下之后全部添在嫁妆里,让褒姐当成压箱底带走。

  唯一的插曲就是,褒姒婚礼那天花轿刚出门,外头在宴宾客,巴氏却要生了。本来沉浸在离别情绪的褒正涛正鼻酸不己,乍然听到妻子己经被扶进产房,再顾不得什么,把一应宾客全交给独彧,自己赶了过去。

  巴氏生得快,不过两个时辰便诞下双生子,母子均安。

  连同嫁女一桩,褒府是三喜临门。

  褒正涛又哭又笑,他又有后了,一次还两个!

  这一天,他心中百味杂陈,永生难忘。

  吴凉身家不凡,住的宅子自然也不寻常,就算娶妻之后不久便要往南塘赶,但是新房一样也没落下。

  所有人里面,最哀怨的要数孕妇褒曼了。不说这些喜庆之事她插不上手,帮不上忙也凑不了热闹,甚至露个脸去替姊姊送嫁都没办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