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八


  攸关褒姒的终身大事,褒曼很快又递帖子请姊姊进王府。

  频繁的进王府,褒姒直觉肯定有事。反正马车都是王府来的,她只要迈动双脚出了大门就是,不用费什么心,便也不嫌麻烦地来了。

  只是她完全没想到妹妹让她来,是为了撮合她的婚事。

  褒姒从一开始就是八风吹不动的神情,其实这也寻常,她本来就是这样雷打不动,只是身为妹妹的人都喝完一盏金丝燕窝粥了,她还是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更别谈反应了。

  褒曼心想,看起来吴凉做她姊夫的希望不大了。

  老实说,褒姒对日前与她擦身而过的男人还是有一两分印象的,毕竟能在王府里随意走动的男人不多,因此她还多看了对方一眼。

  她倒是想知道他看上了她哪里?怎会对一个头戴纱帽的女子上心?莫非因为她是侧妃的姊姊?这样也太奇怪了吧?

  但综观他给她的第一印象,不像是那种攀权附势的人,这般昂扬的男人是为了何故要她?

  “我想和他见上一面,妹妹安排吧。”她从来都不是嘴快过心的人,这回却心还没理出个子丑寅卯来,便开口了。

  褒曼啊了声,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那当然、当然。”男女是要经过实地相看才行。

  殊不知,褒姒哪里是想相看吴凉,她只是对这男人好奇,想知道他究竟看上她哪里?什么男女感情的,她还没想那么远。

  男女见面这种事,北越可比京城爽快多了,这里没有京里那套罗哩八唆,迂回曲折的规矩,吴凉既然有心求娶褒家大姊,当然是爽快的应允。

  褒曼出不了门,为了满足妻子的参与感,独彧把见面地点设在距离长乐院不远,冬暖夏凉的暖阁里。

  当然,前提还必须得到巫太医的许可,倘若巫太医摇头,就算褒曼把美眸眨出水来,使尽浑身解数的美人计兼苦肉计也没用。

  巫太医没说成或不成,只道不能离床。

  独彧这宠妻无上限的妻奴,很快让人打了一张适合移动,以羽毛铺成的软榻,再全神贯注小心翼翼地亲自将褒曼从床上移到软榻上,褒曼离开那张床的时间不过一个起和落而己。

  这也不算违逆巫太医的意思,对吧?

  二十个人将床榻移到暖阁,不让褒曼觉得有一丝颠簸。暖格从中隔了十二折雨过天青面绣的屏风,私密性顾到了,褒曼也不怕漏听了什么,也许还能给褒姐出个馊主意什么的。

  不是她爱凑热闹,实在是不放心。爹是男人,巴氏快要临盆了,她这妹妹不张罗,难道都让姊姊一个人来吗?

  没那回事!

  在褒曼印象中,吴凉就是那种一表人才,高大英俊,从街上走过,大婶、小媳妇、大姑娘得瞧上好几眼,瞧不够还要频频回头看的那种青年才俊。

  要能成为姊夫,褒曼是挺满意的,再看坐她边上的褒姒,只见她恍惚中带着几分羞涅,虽然一直垂着头,脸色却还挺红润的。

  “人都来了,出去见个面,有什么话尽管问,不用客气。”褒曼本来就不是什么古板的思想,直怂恿褒姒出去见吴凉的面。“如果有什么不对就喊人,妹妹和你妹婿都在这呢。”

  吴凉要有什么不良举动,看她不把他打成肉泥才怪!

  褒姒也不扭捏,从屏风处转了出来,大方得体的给吴凉行了个福礼。

  吴凉也起身还礼,一派翩翩风采。

  重新落坐的吴凉直朝独彧丢眼色。

  独彧接收到吴凉的眼色,不免在心里啐他,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八字才得了一撇就想把媒人抛过墙,名符其实的现实!

  他按兵不动,可吴凉的眼色已经变成了眼刀直往他身上戳。

  他是没在怕吴凉的小刀乱飞,不过都已经明显到只差没开口叫他回避,他哪能继续不识相下去。

  “我在这,你们看了也别扭,暖阁就让给你们。”

  没有人留他,显然男女双方都觉得他是多余了。

  独彧自然也把褒曼拎了出去,呃,应该说是公主抱地抱了出去。

  “他们……”褒曼回过头。

  “他还没有那胆子吃了令姊,你回去好好地睡上一觉,一觉醒来他们也该谈出个所以然来了。”他对褒曼的休憩时间非常看重,就怕她少睡了一点,肚子里的孩儿又折腾她。

  独彧大步流星的把褒曼送回院子,喂她喝了一盏人参老母鸡汤,把空盏交给丁香,又替她掖了被子这才轻手轻脚的退出房间。

  褒曼这一觉睡得香甜,等她醒过来,褒姒垂着头坐在绣凳上,手里揪着帕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玩,脸蛋始终红扑扑的。

  “你醒了。”还没等她动,在碧纱蔚外听到动静的丁香和阿汝已经入内,替褒曼把各式各样的软枕垫到身下,替她披上外衣,问她要不要喝点什么,一通服侍下来,没半样给褒姐插手的机会。

  “你们都别忙,让我和姊姊说说话。”褒曼挥退众人,她可是急着想知道两人相谈的结果。

  几个丫头放下手边的东西退到一旁,空出一大块的空间来。

  至于,出去?

  不行!

  王爷勒令她们不能离开侧妃的视线范围内,就算侧妃要她们出去,也只能隐身到不起眼的地方,以不碍侧妃的眼为最高原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