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七


  “姊姊那日不是来看你?据说是在回廊和吴凉错身而过。”

  褒曼目光微动,“就那么一眼?”

  “晤,就那么一眼。”惊为天人,惶惶不可终日了。

  老实说,独彧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要说一见锺情也得见了人家尊容再犯病也不迟吧。

  对他而言,自己的小妻子才是最美的。

  不过吴凉年纪也不小是该成亲了,这些年他忙着到处奔波耽误了终身,也基于这层缘由,他一开口要他帮忙,他虽不敢拍胸脯答应,但还是回来和妻子说上一声,没有推托的原因。

  为此,他还被吴凉酸了几句妻奴,他当然一脚把他踹出门了。

  良久,褒曼才开口。“我觉得希望不大。”她不是要泼自己的夫君冷水,而是她姊姊并不打算要嫁人。

  褒姒来的那天,她又玩笑的提起名册的事,褒姒很冷静的把她心底深处的忧虎说了出来。

  从小她就知道自己长了张祸国殃民的脸,所以从不往外走、不引人注目,把存在感降到最低,不招惹任何麻烦,所以顺利安然的活到了这把年纪。

  她这长相,往难听了说,寻常人家的男人护不住她,嫁去高门大户嘛,一个不小心遇上利益薰心的,她有可能成为人家利益交换的筹码。

  如今的她自由自在,有父亲这棵大树护着,就算她不想嫁,宠女儿的爹也只会摇摇头,然后说真没看上眼的对象,咱们不将就,爹不介意养她一辈子。

  就算父亲老迈护不住她的时候,她也老了,再也不会有这些纷扰。

  再往大了说,她还有个藩王妹婿,整个北越没有妹婿点头,谁敢打她主意?

  褒曼真的被褒姒打败了,她从来不知道安静如冰山的姊姊,从小就打着这么惊人的主意,还非常用力的贯彻。

  她转念一想,姊姊说的也有道理,骈州门当户对的青年太少,能配得上姊姊的人真的不多,何况她无意婚嫁。

  她对现在的生活很自得其乐,至于将来,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何必杞人忧天?

  其实,褒曼认为婚姻真的不是所有女孩子们的选项。

  是这年头女子缺乏谋生能力,非得依附在男人的羽翼下讨生活,才不得不的选择。姊姊如今要事业有事业,衣舍如雨后春笋的开,要自信有自信,不缺一口饭吃,又没有什么父母之命胁迫着非嫁不可,抑或是得给家里的男丁腾位置之类的狗屁倒灶的事,这样的日子还不好,那就没所谓的好日子了。

  当然啦,女人的一生如果能遇到对的人,彼此两心相属、两情相悦、琴瑟和鸣那是再好不过,但是天下怨偶何其多,婚姻一头栽下去的结果就是一辈子,姊姊有那么多顾虎也不是空穴来风,唉,原来美人的烦恼也不少。

  不过,这些话怎么跟独彧说?说在她第一世的世界里,女人不婚是家常便饭?相夫教子并不是女人所有的选择。

  “怎么说?”独彧轻轻捏住褒曼的手,柔声问。

  “你是见过我姊的,知道她的模样和别人不一样。”

  独彧很努力的回想褒姒的长相。嗯,还好吧,就跟他有几分相似,不怎么说话,一张脸冷冰冰的,妻子不提他还真没什么特别印象。他记不住人脸,要说她和别人不一样,是哪里不一样?

  许是有不可告人的隐疾?

  褒曼细细把褒姒担忧的事情婉转的说了一遍,换来的是独彧有些怪异的表情。

  “如果她担心没有人能护得住她,吴凉应该没有这方面的问题。”他不是随便替好友打包票。

  褒曼挑眼看他,“哦?”

  “吴凉是南塘国的王储之一。”

  §第十五章 倒台与兴起

  永定王朝的东、西、南方分别有南塘、中若、楚三国环伺,多年来和永定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局面,原因无他,因为各国政治都处在不稳定的局面上,内耗太多,自顾不暇,哪来的力气去挑衅、攻打别人。

  居中的永定王朝因为这样的互相牵制拉扯得到休养生息的大好机会,也不忘在外交上和各国维持通商、通婚,互表友好的关系,但私下鸭子划水储备战力,鼓励人民增产报国,哪天想反噬这三国一口才不会一点胜算也没只不过这二十几年,永定王朝看似是民生乐利,但皇帝老了,皇子们也成年了,三宫六院生的皇子们一个个自命不凡,各个都有问鼎江山的大抱负,谁也不愿意屈居人下,结党拉派,诸多泯灭人性的事明着暗着都没少做就为了夺嫡坐上龙座。

  现任的皇帝要是摆不平这些对宝座虎视眈眈的儿子们,永定王朝也会和其他三国一样伦为虚耗的国家,最后就算没有被他国吞并,灭亡也不远了。

  “王储怎么可能流落在外?”褒曼心里一想,别又是为了那争一根骨头的老套戏码吧?

  “他和我一样无意天下,只想偏安一角,但是他的皇兄不信他没有野心,视他如眼中钉,层出不穷的试探令他厌倦,所以他游戏花丛得了贪花好色之名,又抛弃权位来替我打理产业,得了自甘堕落的名声,但是他是个怎么样的人,没有人比我更明白。”

  “贪花好色?”褒曼怀疑。她怎么能把这样的人介绍给姊姊?别问姊姊肯不肯,她头一个不答应。

  “咳,他的内里是个洁身自好的,无论游戏花丛还是游戏人间都是迫不得已,为了自保罢了。”

  这样一个看尽后院的贪残酷烈从来无意婚姻的人,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女子,他能不助吴凉一臂之力吗?那他这朋友也不必做了。

  “这件事还是问问姊姊吧。”他们夫妻说了这么多,当事者压根不知情,总归还是问了褒姒再说。

  她要是点头,万事大吉,要不愿意,谁也勉强不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