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五


  收拾好碎了一地的玻璃心,沈颉也要回家找老婆哭诉,他因为年少轻狂,一时行差踏错和这人做了朋友,才变成现在的劳碌命,他不回家真的不是他的错,是误交损友误终身……混帐你个独彧!

  此时,在家安胎的褒曼因为褒姒的到来欢喜不已。

  这阵子她心里实在累积太多憋屈,已经到了非找个人倒垃圾不可的地步。

  安胎的日子不是人过的,真的落实了茶来伸手,饭来张口,除了床上,她连下个地都不被允许,才知道日子过得有多枯萎。

  想想嘛,吃喝拉撒都在一张床上,这种日子哪是人过的?!

  偏偏这些话不能说给夫君听,因为他就是那个独裁者,她也知道身为差点没了小命的孕妇,自己要是没有把胎安稳了,生产不只有困难,胎儿还会不保。

  何况这是古代,不是科技挂帅的二十一世纪,妇人生产本来就是一脚跨在鬼门关前,她又动了胎气,就算躺得全身都发霉了也得躺。

  所以嘴上抱怨归抱怨,她还是明白独彧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她好,为此,还是每日乖乖的窝在床榻上,安生了十几天。

  独彧也深知被困在床上不能动弹的孕妇有多情绪不稳,这不是他一个男人能安抚的,便把主意打到褒姒身上,请她入府和褒曼做伴。

  自从知道褒曼出了意外后,褒姒就三天两头过府来关心,独彧却碍于小妻子的胎象还不够稳固,屡屡婉拒了她的好意。

  这件事被褒曼知道后,她还说了他一顿。

  不让人看,她的家人不更担心?

  姊妹许久不见,褒曼喜出望外,两人拉着手有说不完的话。

  褒曼才从姊姊那儿得知,褒正涛这知府当得风生水起,独彧很不避嫌的表彰过他两回,父亲对未来的前途充满信心,说是不远的将来极有可能升官回京。

  另外,独彧也让巫太医去替巴氏看过诊,他断言她怀的是双胎,并且答应时时照应直到巴氏生产,为此,父亲对独彧感激涕零。

  “双胎?怎么一开始请来的大夫没说?”巴氏的月分可比她还大上许多,加上双胎,真叫人捏冷汗,幸好这几个月没出什么事,要不然……

  “是啊,所以才说幸好王爷让巫太医跑了一趟,不然我们还不明白母亲的肚子怎么比一般的孕妇还大,母亲也以为只是孕期胃口太好,吃多了。”起初她以为骈州就算是苦寒之地,再不济挂牌的大夫也有几个,哪知道此处的人身上要是有什么不痛快,多是巫医在看病。

  要不是有巫太医这从太医院出来的妇人科院使,等巴氏生产时,场面肯定不堪设想。

  褒曼越想越心凉。

  “看起来我得和王爷说说,看看能不能多请些大夫过来北越。”除了民生、经济,他们忽略了医疔这一块,等晚上王爷回来,她一定得记得说说。

  褒姒看着妹妹微微凸起的肚子,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的说:“我能不能摸摸我的小外甥?”

  “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呢,姊姊的心这是歪的。”

  “你可冤枉我了,我是转达爹的意思,爹说不是他重男轻女,是希望你能一举得男,王爷有了传宗接代的子嗣,你后面的压力才不会那么重。”自家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可夫家呢?

  五皇子上面虽然有个兄长,但有跟没有没什么差别,褒曼肩负传宗接代的责任非比寻常。在褒正涛的想法里,最好一举得男,往后再生女,心里的压力也不会那么大。

  褒曼明白父亲的好意,但是这年头又没有什么超音波,从孕妇的肚子尖还是圆来判断胎儿性别又太不靠谱,所以她和独彧都没有去问巫太医她肚里孩子的性别。“那你呢,我给你的名册,姊姊可有看中意的人?”

  “我如今忙着扩大衣舍和染坊的据点,没空想那些。”那名册她匆匆瞥一眼就锁进了抽屉。

  “我听说衣舍已经开遍整个定京,姊姊越来越能干了。”她碍于身分没办法亲自去打理那些事业,姊姊很大气的接过手,就算得带纱帽出门避着人,不过还是比自己方便出门。

  而衣舍也在她的带领下,越见红火。

  “这不算什么,再给我一年,整个中原大陆都会有我们衣舍的分号。”褒姒信誓旦旦,脸上充满自信的神采,像个骄傲的女王。

  褒曼对姊姊的勇气十分欣赏,这是永定王朝,并不鼓励女子从商,尤其官家女子手上沾染了铜臭,将来婚嫁容易被人诟病,但是在这女子附属男人的时代,姊姊本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娇养出来的小姐,如今却拥有自立自强的想法,这太值得赞许了。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姊姊变成女强人了。”

  “要不是妹妹,姊姊哪有今天的成绩?”褒姒也不托大,她真心感激妹妹给了她一条可以发挥的路,至于嫁人,她摸摸自己的脸,不可能的事情就不要去多想。

  褒姒带来的好消息,让褒曼整个下午都非常愉快。

  她的欢喜写在脸上,完全坦露在独彧面前。

  快乐是很容易感染人的,独彧将小妻子揽在怀里,褒曼也不客气的在他怀里找到最舒服的位置,两人盖着棉被纯聊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