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二


  长乐院的人们从最初的惊愕不敢置信,到后来的习以为常,认为恭亲王下厨在王府里压根不算什么事。

  褒曼孕吐持续了一个多月,晨起就吐,闻到异味就吐,而且一吐起来便排山倒海,恨不得将胃里的东西都吐出来似的,精神虚弱委靡到不知如何是好的日子,终于在孕期进入第三个月的某一天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她顿觉人生无限美好。

  因为大开的胃口,厨房将各类粥羹、滋养点心不停的送进长乐院,她也来者不拒,食慾好得让人不敢相信。

  褒曼吃得多,王爷赏赐也多,厨房受到鼓舞,更加卖力想出各式各样适合孕妇的菜色。

  看着褒曼略显的小腹,独彧觉得每和她多相处一刻就多爱她一分,这种上瘾完全沉溺其中的贪恋,他不想回头,也觉得没有回头的必要。

  这一天,独彧依例晨起锻链,和褒曼一块用过早饭后就去了朝阳院,褒曼送夫君出门,她也慢慢的扶着阿汝和丁香的手在府中散步。她可不想因为怀孕就把自己养成大胖子,到时候不好生,产后还不容易痩回来,这些基本的道理,她心里比谁都明白。

  因此,这早晚散步她走得很是勤劳,相对运动过后,胃口变好,点心流沙奶黄包就多吃了一个。

  这多的一个咬了半口,先是腹中隐隐作痛,她觉得不对,随即扔了手里那剩下的,也把嘴里的全枢了出来。

  可是,那少数吞进肚子的已使她脸色丕变,腹痛翻搅之下,她自觉有一股细细的热流滑了下来,痛得呻吟出声。

  奴婢们先是见她脸色发白,又听见她喊疼,这下全炸锅了!

  然而伺候褒曼这些人都是受过极严格的训练,就算惊吓得要死,也在最快的时间内反应过来,扶褒曼回房的、安抚她情绪的、请太医的、通知王爷的,全在丁香果断的指挥下各自迅速办事去了。

  她们烦恼的不是侧妃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自己的脑袋还能不能挂牢,而是祈求侧妃千万不能出问题,她要出了事,王爷得多伤心!

  自从褒曼有孕,独彧请了个巫太医进驻王府。巫太医闻讯,自己提着医箱,三步并成两步飞也似的往长乐院而去。

  得到消息从外地赶回来的独彧,正好和巫太医碰了个正着。

  还不到北越炎热的季节,独彧的额头却见一层细细的薄汗。

  北越最炎热的天气在七月,也就那短短一个月,和京城的溽暑根本不在同一个层次,也就是说,北越的夏天其实和北方的初夏差不多,还感受不到暑气就己经过去了。

  “她怎么了?”独彧这一路恨不得腋生双翅飞过来,却忍着听派去知会他的人将事情说了一遍,然后撇掉宫人和老九跃墙飞腾,用最快的速度回到长乐院。

  “王爷,痛痛痛痛,你抓疼臣的手腕了。”王爷焦急众皇的神色及愤怒紧绷的五官,这是那个天塌下来也不会动上一动的恭亲王吗?

  看似冷酷无情的人,一旦动了真感情会更投入、更认真、更死心眼,看来亲王和侧妃感情和美是真的,王妃真的没戏可唱了。

  感情没有什么先来后到,就算先来,不懂把握仍是白搭。

  独彧放开他的手,阴鸷道:“快说!”他不耐烦了。

  “侧妃吃了坏东西,母体遭了些罪,幸好胎儿无碍,只是到生产那天最好在床上安静养胎,轻易不要下床为好。”

  独彧语声瞬间清冷下来。“吃坏肚子?”

  “……是砒霜。”巫太医本来答应褒曼不要宣扬,但还是招架不住独彧的气势。

  独彧目光一凛,随即进了卧房。

  一见独彧进来,全部的下人跪了一地。

  “你们跪给谁看?全部滚出去,等等本王会跟你们算帐!”

  一只清凉的手抚上他的手腕。“别发脾气,不是她们的错,是我自己嘴馋。”甫睁眼的褒曼看见独彧大发脾气,顾不得才喝下药,眼皮沉重,开口直劝。

  独彧看见褒曼苍白着一张脸,神情虚弱,怒火更直往上冒。

  王府里的吃食,尤其是长乐院,是经过层层把关又严选的,用的人也绝对是经过身家调查,确定清白的人,是哪个环节出了纰漏?

  “你好好歇着,其他的事就交给本王。”他以为安全无虞的环境居然有了破绽,要是因为他的百密一疏而失去他最心爱的人,他不敢想像!

  不管是谁,他都要对方付出百倍的代价!

  独彧严厉的巡视过丁香和阿汝、沉香的脸,骇得几个大丫头几乎软脚。“侧妃再有差池,天仙来求情也无用,你们最好给本王记牢这一点。”

  几人齐声称是。

  独彧出来到外间,老九立刻趋前。

  “不许放走一个人,就算把长乐院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找出来。”他与人为善,却有人见不得他好,他不会再给任何机会,有胆子触他的逆鱗,那就要有胆量承受他的怒火!

  本以为防得铁桶似的长乐院出了这么大一件事,不只独彧震怒,长乐院上上下下也都气愤不已,再加上能接近吃食的就那几个人,缩小范围后,很快就抓出了害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