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倒是长乐院的下人得知褒曼怀了孩子,都为这对夫妻感到欢喜,从上到下一片喜气洋洋,不用老九和宣姑姑提点,每个都越发谨慎小心的伺候侧妃,因为众人都知道她肚子怀着的可是王府开府以来第一个新生命——王爷将来的继承人。

  但是独彧的防御再严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褒曼诊出喜脉的消息终究还是经由其他管道传到何妍芝那里。

  她这次没砸坏任何东西也没发脾气,她笑得森冷,冷到骨子里,使得一旁伺候的奴人头皮发麻。

  到底是哪个多嘴的把这消息传进来?不知道王妃受刺激,倒霉的还是她们这些下人吗?

  何妍芝涂着大红口脂,十指的蔻丹也是鲜红,她看着极尽奢华的寝居,又瞧瞧自己无一不精细的打扮,“这些人真当本王妃是摆设?”

  “王妃……”施嬷嬷看着一反常态的王妃,心里非常不安。

  这段日子王爷对王妃不闻不问,以往一到年节起码还会来粹芬院露个脸,坐个半刻,意思意思,今年年夜饭却是在侧妃那边用的,也在那边守的岁。

  正月初一接见众臣和外宾,王妃应该与会,也没有。

  这些代表什么?王妃除了挂着王妃名头,实实在在已经和被打到冷宫没两样了。

  “王爷这宠妾灭妻做得还真是彻底,有了新人忘旧人,彻底将本王妃抛到脑后了吗?”何妍芝自嘲,可脸上的阴暗表情竟让如花似玉的脸蛋显得狰狞。

  “王妃,这些讯息还没有求证做不得数,不如派人去长乐院探探?”看着这样的何妍芝,施嬷嬷心惊。这些时日的粹芬院毫无生气,大家都胆颤心惊的,怕一不小心就踩到王妃的禁忌,连她也轻易不敢启齿。“要不,王妃,请老太爷来替你做主吧,看在老太爷的面子上,王爷一定能和你重拾夫妻情分的。”

  何妍芝冷冷一回眸。“嫁给这样一个对他全无助力的皇子,他早当我这女儿是个死的,你瞧瞧我给家里写了那么多的信,可有回过一封?我再不设法自救,就真的只能葬身在这阴森森的王府里。”

  “王妃,你就听老奴的劝,别再钻牛角尖,侧妃就算有喜了又如何,待她生下来,王妃大可把孩子抱来养,孩子仍旧得喊你母妃,王妃免了生育之苦还能得个孩儿,这不两全其美?”

  何妍芝一记凶狠的眼神射去,一个大耳刮子就往施嬷嬷掮过去,施嬷嬷全无防备,整个人倒了下去,还摔得不轻。

  “王妃……”身体的疼痛是其次,令施嬷嫂不敢置信的是,对她动手的竟是她奶大的孩子啊!

  “我是哪里残、哪里废了?我的孩子要别人来生?!”何妍芝指着没有人敢上来扶她一把的施嬷嬷。

  一旁的奴婢大气不敢喘一声,好半晌后,才有两个和施嬷嬷较好的丫鬟见她爬都爬不起来,这才去把她扶了起来。

  何妍芝打完施嬷嬷后也有一点后悔,自己怎会对嬷嬷动手呢,都是被这消息给气疯了!

  可为什么她身边一个得用的人都没有?除了这些无用的下人,她身边根本没有半个可以替她拿主意的。

  她瞪着带杀气的美目,挥手让人把施嬷嬷带下去治伤,或许是打人泄了忿,她反而冷静了下来,雍容坐回软榻上垂睫深思。

  对于王妃这种陌生的姿态,下人们更加屏气凝神,整座院里宛如死城。

  也不知过了多久,何妍芝微微地扬起眉睫,嘴角拧出一朵邪佞恶毒的笑。

  是谁说她没有人手的,独彧再把王府管得滴水不漏,他有他的张良计,她也有她的过墙梯,她安插了那么久的棋子是该拿出来活用了。

  她绝对不能让褒曼那个贱货先生下王爷的子嗣!

  新的一年,彷佛给北越的人民注入崭新的活力,人们脸上的笑容多了,不再衣衫褴褛,脸色不再蜡黄憔悴,对将来也抱着无穷的希望。

  不为别的,因为独彧一系列的政务,不管农、商、建设都正在推动前进,完全利民的措施让人民看见希望,而这种旺盛的精神感染了人民,百姓觉得未来的日子有盼头,生活会过得越来越好,生命力也逐渐的绽放出来。

  独彧是个勤政的亲王,他每天花在案牍上的时间很长,除此以外还会带着褒正涛、沈颉等一干臣下实地巡视邑地,看看农民们的劳作情形、可有什么困难,能解决的便就地做决定,不能的,也会限期让下属想出办法来。

  他们翁婿两人虽然在朝务上是上下属,但私下颇有话说,独彧听褒正涛谈朝局、替他分析北越境况,不由啧啧称奇。他不过是说了个大概,岳父大人就能窥一斑知全豹,从细节分析到了全领域,难怪他在同安县为官时,政绩突出,能将一个中等县城治理成大县的规模。

  独彧对褒正涛的见解佩服得五体投地,从此只要攸关这方面的间题都会来请教褒正涛,褒正涛也没敢倚老卖老,亲王女婿能看重他,他自然没有半分保留,把所知道的尽情掏出来,翁婿两人配合得非常融洽。

  褒正涛自然也从女婿口中得知女儿怀了孩子的喜讯,妻子加上女儿,一门两喜,他乐得都快找不到北了。

  但是褒曼孕吐得厉害,尤其闻不得油烟味。

  这不要紧,王府厨子没有百也有十几个在轮替,无论是苏锡菜、沪菜、粵菜、鲁菜和京菜,只要褒曼说得出口都难不倒他们。

  独彧也亲自下厨做了一道扣蛋卷,虽然第一次做蛋卷有那么点不伦不类,味道有点怪异,但褒曼很捧场,把那盘根本谈不上卖相的菜都吃光。

  是以独彧的厨师魂受到激励,接下来的日子时常下蔚,一回生两回熟,次数一多,料理也像模像样了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