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她在现代没结过婚,当然没当过妈:上一世,谢湘儿强迫每个妾室都喝避子汤,就算那些有手段的想法子怀上了,也会被无情的打掉。

  谢湘儿的手段,灵景王不是不知道,可他默许了。在他认知中,子嗣不该由她们这些女人来生,他要的是嫡子女以正血缘。

  这一世因为对怀孕的缺乏警觉,在片刻震惊之后,其实心里还是欢喜的,毕竟能当母亲是大多数女人的愿望。

  送走大夫回来的阿汝,看到的就是她们家姑娘傻兮兮笑着的表情。

  “侧妃,你没事吧?”

  褒曼笑得很甜。“我好得很。”

  这时,独彧回来了。

  一见王爷回来,阿汝和沉香很识趣的退了出去。

  她们这些伺候的人都知道,王爷和侧妃在一起时不喜欢旁边有人,就连老九也止步在门外。

  “九爷爷,茶房里沏了你最喜爱的江南雀舌牙茶,过来嚐嚐不?”阿汝对老九的态度恭敬又温驯,完全是孙女看待爷爷般的亲热。

  “你这丫头,怎么知道咱家好这一口?”

  “上回吴凉大爷捎带回来的礼物里有这么一味茶,说矜贵得很,总数也只得了两斤。侧妃说你嗜茶就让人把它全部留下来,等着你有空来喝。侧妃还说要是喝得对味,全让你带回去,哪里知道等来等去都没等到九爷爷。”

  “吴凉那混帐就只给了咱家二两,咱家还没舍得泡来喝,原来都送到侧妃这里来了。”没想到,侧妃却把那一斤值金二两的茶饼送给他。

  他身为总管太监,别人孝敬的东西多了去,王爷和王妃的赏賜也没少过,但是就数侧妃这茶深得他的心。

  只是如今,连茶的分量也比不过侧妃怀上孩子所带给他的喜悦。

  “阿汝遵照侧妃吩咐,都给九爷爷留着呢。”

  “走,带咱家去瞧瞧!”

  一老一少去了茶房,屋里的小夫妻也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对褒曼而言,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过才两个多月,了不起还是个胚胎,真的没什么,怎知大夫前脚才走,消息已经一溜烟传到独彧的耳里去了。

  独彧抓着褒曼的手紧了又紧,大男人眼中有水气淡淡,张着嘴半天,硬是挤不出一句话来。

  家,对于一个从没享受过亲情温暖的人来讲,实在是太诱惑人了。

  尽管,他的孩子还在妻子的肚子里,他的心却暖洋洋的,有种圆满的感觉。

  他的小妻子给了他家的归属感,然后他们又有了孩子,他觉得自己肩膀上的责任更大,看着褒曼的眼光更为不同了。“曼曼,你想吃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做!他们要是做不出来,我就另外给你聘厨子。”这己经是他这朴实的男人所能表现的最大诚意了。

  “好,我想吃的时候一定告诉王爷,若是我想吃王爷做的菜呢?”她明白独彧没说出口的满满心意,因此顺着棍子往上爬。

  看她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他难得眨巴眨巴着眼,“我没进过蔚房,不过,我可以学。”

  她还是很有良知的,知道下厨这件事对,个王爷来讲难度高,毕竟永定王朝奉行的是君子远庖厨,加上他还是个贵族,不提他们身边仆役无数,这事轮不到他亲自动手,便是一般百姓家的男人也不肯干煮食这样的事,所以想了想,理智战胜感情,“若是太麻烦就算了。”

  独彧咬咬牙,他对厨艺再不通,府里多的是厨子,多叫上几个,让他有样学样的做便是了。

  他面色凝重,仍是应了下来。“没事,让厨子们在一旁指挥,告诉我该怎么煮食,这还难不倒我。”

  褒曼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

  这也算夫妻情趣的一种。她知道她命好,在家时,有爹和姊姊疼爱?,嫁到王府来,王爷始终站在她这边。吃穿用度是最好的,没有一大堆规矩要遵守,唯一需要她费心的只有王爷,可他是她的丈夫,照顾他是本分,他好了,她才能好。

  如今,这位爷还要反过来照顾她了。

  她陶醉在自我的想像中,世间女子谁能像她这么受宠,万事不然,也没有令每个媳妇畏惧的婆媳妯娌间题,就连王妃也许久没有动静了。

  褒曼不知道是独彧把粹芬院的消息封锁得滴水不漏,一个字都不让她听进耳里,不让她烦心,也不许长乐院的下人把这里发生的事情透漏出去,因此,她的日子才得以这么平静如意。

  “往后就叫我的名字,阿彧还是彧。”

  “阿彧。”她不矫情,从善如流。“你比较想要男孩还是女孩?”这是每对即将当父母的夫妻都讨论过的话题。

  “只要是你生的都好。”每个当爹的应该都会有相同的答案,可话说完却有几分犹豫。“还是像你好了,要是肖我,男孩怕娶不着老婆,女儿怕会嫁不出去。”

  褒曼很难想像和独彧长得一模一样,缩小版的女儿,但是像他有什么不好,英俊潇洒,气宇轩昂的……慢着,他指的是面瘫这部分吧?

  算了,反正不管什么长相都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都是她的孩子。

  就算全部遗传独彧,褒曼也不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