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很好,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睡觉,就算各做各的事,什么都不说,我也心安。我的心很小,无法跟其他女人分享夫君。”不想、不愿、不能也不肯。

  她这一辈子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与人分享,除了牙刷和丈夫不能。

  “不只君王能有许多妻妾,本王如果想,也能三妻四妾左拥右抱,要多少有多少。”他又逗她。

  他哪里知道这可捅了马蜂窝,怀里的美人不高兴了,表情也不对,说起话来能酸死人。“那就恭喜王爷、贺喜王爷了。”

  “就这样?”他的眼只能瞧见褒曼的头顶,听她说得云淡风轻,两句带过,不免有些小失望。

  “王爷还想怎样?我都避开了,逃得远远的,随便你要享几人之福都与我无关。”就算他想玩3P、4P、随便几P,她都眼不见为净了,还想怎样?

  逃得远远的?“这不行!”独彧慢半拍的发现他的小妻子打翻醋缸子了,他扳过她的身子,看她那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生动模样,怎么都看不累。

  “你都享齐齐齐齐人之福了,我再不走,不是太不识趣了?还是把位置挪出来给别人不是正好?”她转身要走。

  “不好,我们还要一起生孩子,没有生到让我满意的孩子之前,你哪里都别想去。”就算她大度能容人,他也没打算再往屋里放人。至于把她让出去?他和她这辈子的孩子生不完,等他满意,她也老了,看她还能去哪里?

  “你当我是母猪?”褒曼老实不客气的槌了下去。

  独彧任她槌到满意为止,然后握住她忙碌的两只拳头攒在手心里。“如果你是母猪,那我就是种猪,有什么不好?”

  褒曼目瞪口呆,这个男人平常大气不出一个,被逼急了却什么话都敢说,“你就留校察看吧,哪天大过记满,我踢不动你,我就把自己踢了。”爱情很美好,但是爱情的世界只能一个你一个我,再多任何一个都太多、太挤了。

  独彧虽然不懂什么叫“留校察看、记大过”,但是从她话里的意思也琢磨得出,他要是敢多往屋里放个人,她就会头也不回的走掉。

  唉,这女人是太过爱他,爱到眼里容不下沙子,还是根本没拿他当回事,说离开就能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矛盾了起来。“你真狠心!”

  褒曼别开眼,声音带着惆怅。“我只是对自己狠罢了。”

  独彧将她重新搂进怀里。“不管你狠我狠,在你给我生孩子之前,哪里都不许去!”

  “孩子孩子,你到底是有多想要孩子?万一,我是个孵不出蛋的老母鸡,有得你哭的。”褒曼啐他。

  这并没有难倒独彧,他看着褒曼的目光依旧热烈。“既然生不出来,咱们就不生了,”他顿了下。“其实是因为你,我才有生孩子的念头,我想要的是你跟我共同孕育的生命,像你也好,像我也行,只要是我们两人的。

  “你知道,皇上的子嗣众多,我只是其中一个,并没有特别受欢迎。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我的出生只是个错误,我娘一年半载也不曾来看过我一回,所以我常常想我的出生究竟是为什么?只是男女欢愉下的产物,可有可无吗?”

  这个男人,叫人心痛得无以复加。

  褒曼偎着他,想把自己的温暖多给他一些。

  她不想再听他说这些陈年往事,迅速的掩住了独彧的嘴,她不想看她男人那逐渐幽深黯沉的眸子,她无法想像他那些独居深宫、没有父母关爱,只有两个忠仆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

  她心痛无比,将手拿开后,含泪,第一次主动的吻住他。

  她的唇就像火把,轻轻点在独彧唇上,足以燃起让两人焚烧的烈焰。

  受到如此激励的男人哪能不全力以赴,本来是主动的人很快易位,褒曼沉溺在独彧疯狂汹涌的爱海中,心脏一直咚咚的跳个不停。他浓厚雄性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席卷了她,两人的心从来没这么近过,她任他予取予求,直到真正连结在一起。

  §第十三章 是谁下了毒

  褒曼有喜了。

  独彧听到消息时,手里的狼毫笔颤也没颤一下,继续批了文,然后也没理要禀事的下属,离开桌案往长乐院而去。

  几人和一时没反应过来,没及时跟上的老九都错愕不已。

  留给他们一个潇洒背影的独彧,居然是以同手同脚的滑稽模样在行进,几人微微张嘴之余,还不忘交换有志一同的眼色一一他们家王爷这是乐坏了!

  方才不显,原来是激动在内心,这会儿才显现出来。

  其实老九的激动没比独彧少,盼了又盼,这会儿终于让他盼着了,亲王府里即将会有新生命诞生,这是多美妙的一件事。

  他一脸要哭不哭的尾随独彧出了书房。真讨厌,他想笑啊,怎么人老了,连脸皮也控制不好了。

  褒曼正在消化这消息,她轻抚着自己还很平坦的小腹,她真的没有刻意要孩子,但是他这样就来了,她要当娘亲了。

  前些日子才猛然想到自己的癸水好像很久没来了,她的生理期本来就不是很准,没有多想,直到最近它还是不来,这才让大夫过来给她把脉,完全没有往自己要当妈的那个方面想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