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五哥误会大了,七弟也是有儿有女的人,要不是为了他们,我拚这老命做什么?”想借人家的力他也得交点心,让人家看见他的诚意在哪里。

  他在南面也是王,虽然仍要受皇帝制约,但只要他安守本分,只要皇帝在位一天,他也无须太过烦恼。

  但人无远虎,必有近忧。父皇不可能做一辈子的皇帝,将来上位的兄弟只要看他不顺眼,他这南王随时就得掉脑袋。

  为了往后无忧无虎、平安舒坦,没有人随时要你命的日子,他只有豁出去了!他想来想去,想到了五哥,这才跑到北越来寻求他的援助。

  “咱们这是算达成协议了?”独锦想拍板定案。

  “帮了你,我有什么好处?”独彧也不客气。

  “五哥想要什么?”

  “把北边这块给本王,本王从此与永定王朝无干涉。”他不做北王,他要做的是自己的王。

  “成交!”永定王朝这么大一块陆地,就算割舍北方这一大块,他还有更多更丰铙的土地,他觉得独彧不够贪心。

  他愿意给。

  独锦没有在王府里做任何逗留,等于是悄悄的来又无声息的回去了。

  是夜,独彧与褒曼一阵翻云覆雨的缠绵,所谓一回生二回熟,独彧数回提枪上阵之后越发熟稔,慢慢的摸索出褒曼的敏感带,自谙己精通夫妻之道,神色间十分自信。

  至于经过一番折腾,好不容易心魂归位,累得连一根手指都懒得动的褒曼,眼皮沉重的几欲睡去。

  这几日与他耳鬓厮磨,发现他几乎无时不刻的在想那件事,折腾得她直讨饶也没用,明明他每天处理堆积如山的公务,却还有多余的精力做这档事……

  烛火跳跃,纱幔上影影绰绰,露出一对交颈的鸳鸯,无限腐旎。

  伴着独彧呼吸而昏昏欲睡的褒曼,忽地听见独彧压抑儿沙哑的声音,“曼曼,你想当皇后吗?”

  褒曼睁大迷离的眼眸,“我连正妃都不是,这一步会不会跨太大了?”自从当了真夫妻,她说话也随兴多了,鲜少自称妾身。

  独彧眼神忽然一黯,身板挺直,“这是我亏欠你的地方,现在……我还给不了,你信我,将来我一定给你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

  “你待我这么好,名分这东西,我还真的不是很看重。至于皇后?我不愿意。”她说得斩钉截铁,一点迟疑也没有。

  独彧低头看她,见她脸上表情,顿时觉得十分有趣。

  她有种魔力总让他百看不厌,此刻玩心大起,用满脸的胡碴去扎她的小脸。

  他的胡碴不是非常硬,但刺得褒曼又疼又痒,伸手便要去推他的下巴。

  趁她手忙脚乱时,独彧压上她的身子,将她惊得连声娇呼,“王爷,你想做什么,我们才刚刚那个而已……”

  独彧听她这么嚷嚷,一边趴在她身上,一边大声欢笑,毫不掩饰自己的幼稚,都要笑得阖不拢嘴了。

  褒曼被独彧爽朗至极的笑声给惊得连挣扎都忘了。

  她认识这个男人至今,第一次听到他发出声音的笑声,不同于他讲话时清冷的音调,他的笑声里满满都是真心实意的开怀。

  身为人妻的她能在有生之年听到夫君这样的笑声,她觉得,值了……还有点想哭的感觉。

  而且,他笑起来非常好看,看得她都快忘记眨眼了。

  “怎么,吓着你了?”独彧在笑声歇后,有些不自在的问,不想吓着他的小妻子。没错,她是他的妻,虽然名分上她只是侧妃,他却从来没当她是妾。

  她是他的妻,他认可的那一个,也会是此生的唯一。

  独彧忍不住捏捏她白晳幼嫩的脸颊,“曼曼,看看你都想到什么地方去了,你的小脑袋瓜都是床笫之事。”

  他笑得非常畅快,狡黠的朝她眨了眨眼,“不过你倒是提醒了为夫,既然你这么看得起我,我自当要尽一下为夫的义务……”

  他的面瘫,瓦解了。

  褒曼瞧着这陌生的男人。老天,要不要这么帅到害她小鹿乱撞,害她都想随便他为所欲为了……幸好她理智尚存。“喂喂喂!外头还有下人,你非要这么欺负我!”说完,还有些害羞。

  独彧”把将她搂紧,“这有什么,你是本王的妻子,我喜爱你、疼宠你,一晚不管要你几次,谁敢说什么,再说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褒曼知道男人禁不起刺激,为了避免独彧将幼稚发挥过度,做出更加幼稚的举动,她连忙将话题岔开。“你怎么会突然问我想不想当皇后?要是我应是,皇后的后冠就会从天上掉下来砸在我头上?”

  独彧摸了摸她滑顺的发丝。“如果你想要,我就去拿。”

  说得像从桌上拿橘子似的简单,但实际上呢,那可是高风险、高难度动作,一不小心是会掉脑袋的,何况坐上那位置到底有什么好?

  治理一个国家是容易的事吗?更别提为了平衡朝堂势力,得纳进数不完的嫔妃,那绝对是恶梦!

  好处她想不出来,她所知道的只有坏事一堆。

  “我不想,你也别去拿。”

  “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