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褒曼一想到这事,立刻赶去朝阳院。

  朝阳院的书房里,不只有独彧在,沈颉还有第一次见面的沈夫人也都端坐在上头。褒曼一一问安后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妾身来迟,让王爷和沈大人、夫人见笑了。”

  沈夫人笑着说:“时辰还早,知府府署离得又不远,不着急的。”

  沈夫人看着温柔和善,说话也爽利,虽说年纪和她相差了些距离,褒曼却不排斥,脸上便笑了。

  沈夫人把要带去府署的礼单拿出来给褒曼看了一遍,手笔大方不说,那些礼物一样样都是花了心思的,可见独或对她之爱重。

  最后独彧还交给她一份名单。

  “虽然用不着了,但是其中有不少优秀的男子,带回去给令姊做为选婿参考,算是身为妹夫的见礼。”这是之前独彧替褒姒挑的选婿名单。

  之后,沈夫人带着有些呆愣的褒曼出了朝阳院,两人踏着脚凳上了马车,随即往府署奔去。

  来迎她的是褒家全家人。

  再见到三天没见的家人,那一刻,褒曼忍不住的哽咽了。

  “丫头,你可回来了。”褒正涛喊道。

  “二姑娘都嫁人了,怎么还这样叫她呢。”巴氏笑道。

  “说的也是,是长大了……”褒正涛有些感慨。

  沈夫人一看褒曼反应和褒家人那激动的情绪,就知道这孩子在娘家时必是受尽疼爱,她也听夫婿提过,褒曼是王爷亲自上门去求来的侧妃,不同于任何一个妾室,今日回门更可见王爷对她的重视,往后的地位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因此,她也打算和这位年轻的侧妃打好关系。

  褒曼一下马车就被亲人迎进了怀里,父母和姊姊的噱寒间暖让那种“回家真好”的归属感马上满满的生了出来。

  和家人有说不完的话,自然有些冷落了沈氏夫妻,幸好巴氏妥贴的打了圆场,将气氛转圜了过来,然后赶紧把贵客请进了正堂。

  褒家人口简单,规矩也不大,沈氏夫妇也是随遇而安的人,一家人叙了话,围着一桌子一起用饭,用过午饭,褒正涛因为沈颉的到来显得十分高兴,这可是亲王手下的第一名长史,这代表着亲王对小女儿的看重,为此,平素滴酒不沾的他还多喝了两杯。

  褒姒看着从前在家天真活泼的妹妹去了王府后,短短三日不只容貌更胜以往一筹,气色更是红润澄亮,心里欣慰无比。

  亲王妹婿看来是待妹妹极好的,这样她也能放下志忑的心了。

  姊妹俩争着你一言我一语的叙话,褒姒悄悄的告诉褒曼继母有喜了,只是月分还浅不让人说,是她忍不住说给妹妹听的。

  “那我不是要当姊姊了?”她一蹦三尺高。

  褒曼衷心的替爹爹高兴,不管继母肚子里的是男是女都好,真是太好了!

  不过当褒姒接到褒曼塞到她手里的名单与简单说明后,本就绝世的小脸蛋立刻染成了大红布,羞不可遏。

  才几天,妹妹就被带坏了!

  种种相加,褒曼觉得这次归宁实在是太有趣了。

  等用过午膳,只小坐一会儿,沈夫人就领着褒曼告辞了。

  是以,褒家老爹虽然不舍,还是亲送到门口,看着马车徐徐走了才返回。

  归宁后,褒曼算是正式融入亲王侧妃的生活里。

  她回府后第一件事,当然是去关心那些生财的木盒子。

  不愧是王府请来的一流工匠,普通的填土木盒子到了这些人手里,就连边边角角都给磨得平坦,就算手不小心抹过去也不怕被木屑刺到。

  她把土和草木灰混合、喷上水,种上蕹菜和小白菜,一层层的架子上点上两个炭盆,室温马上高了起来,至于绿豆芽和黄豆芽直接泡在水里一晚,用湿布盖上,每天喷水就好,过几天就有鲜美可口的青菜上桌了。

  她很期待。

  §第十一章 宠妾灭妻大丈夫

  年关近,褒曼以为要忙着府中各项庶务的宣姑姑却来了。

  不由得要说,王府里的杂事比牛毛还要多,尤其年节这段时间,所幸宣姑姑手下还有几个嬷嬷和娘子,足够揽下所有的差事。

  可是这些事务不是该由粹芬院那位负责的吗?褒曼的好奇心向来不够旺盛,既然王爷没说,那些差事也不是落在她身上,那她也没打算追究。

  “王爷说了,趁近来庄子里的管事们送帐本,连同庄头、庄户的年末赏罚事直,都让奴婢来给侧妃说说,让侧妃好好学学管家。”

  褒曼一怔,连忙摆手拒绝。真的不必,她不过就是个侧妃,女主子都撒手不管了。

  她算哪根葱?

  宣姑姑笑得和蔼可亲,“真的不难,侧妃不用担心,就是琐碎些,明天上午奴婢再教你。”

  褒曼小心的措辞。“管家是粹芬院那位的事,我只是个侧妃,不能逾越她的权责,这样不好。”

  “王妃管的是粹芬院的事。长乐院这边,她是管不着的。”王妃的手再长也伸不到这里来。“侧妃也不必担心,王爷让侧妃管的是长乐院前后院的庶务,也就一院之事。”所以她说不会太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