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褒曼笑得两眼眯成小弯月,“我们府里的蔚子没有王府的厨子煮得好吃,就是蔬食少了些。你这里的厨子是哪里聘来的,等会儿一定要提醒我记得打赏。”有人开了金口,她自然要打蛇随棍上。

  “这里冬日蔬菜奇缺,府里还能勉强供应少许青菜,外头那些平头百姓只有干萝卜能下饭了。”

  褒曼放下饭碗,北越气候属于寒带,人民日子过得不怎样她知道,但没想到一入冬连青菜也吃不上,想起来,爹爹疼爱她们姊妹,就算称不上丰衣足食,至少也没饿着苦着。

  “有想过让百姓搭暖棚种些蔬菜过冬吗?”

  “你的主意不错,不过缓不济急,今年的冬天是来不及了。”不知不觉间,居然饭桌上已被两人风卷残云的吃光,宫人们一个个喜不自胜,王爷从来没这么好的胃口,能把碗里的饭吃完己经算很给面子了,侧妃果然好大的本事。

  几人连忙把残羹剩饭给撤了,换上热茶。

  独彧上回说要喝的玫瑰泼卤瓜仁茶,厨子照褒曼说的法子放了许多的榛子、松子和瓜仁,煮了喷香浓郁的热茶。

  “王爷嚐嚐味道可好,这就是你上回说要喝的玫瑰泼卤瓜仁茶。”

  “你还记得?”

  “妾身向来说话算话的。”她屁股翘了起来。

  “本王喜欢你的说话算话。”他尝了热茶,点了头。

  这已经算是夸奖了吧?褒曼美美的想。

  “从明日起不用去粹芬院向妃请安,往后都不必了。”独彧突然语出惊人。

  褒曼喝着她的清茶,没意料到独彧会这么说。

  按例,身为侧妃的她必须每日去向王妃请安,除非王妃开口免了她这请安,但凭王妃早上的态度来看,这是要好生折腾她的前奏。

  所以王爷这是知道她今儿一早去请安被刁难,所以免了她的奔波?

  这也太霸气了,不过……“这不妥。”

  她从来都不是拿大的人,不去向王妃请安会落得什么结果用膝盖想都知道,虽然有独彧罩着,这一点她应该不用太担心,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谁知道王妃往后会出什么么峨子?

  管她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倘若别人真的欺到她头上来,她也不是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

  她前世活得太累,最后也没得个好结果,只是觉得勾心斗角太疲惫,所以这辈子彻底放弃玩心计,不是她真的不会玩。

  “没有什么妥不妥,本王说是就是。”护花行动遭到质疑,独彧不是很高兴。

  褒曼知道在这里王爷的话就是圣旨,王妃虽然贵为正妃,可以在后院呼风唤雨,为所欲为,但仍要以王爷马首是瞻的。

  这一想,她的心安定不少,也不再在王妃的问题上纠缠。

  想起了稍早的话题,褒曼道:“天寒地冻的,弄暖棚的屋子要空出屋顶和三面墙,用土胚砖把房子中空垒上火墙,用最稀薄的棉布刷上两层桐油做成油布,既能透光又能保温,这时候暂时是没法子了,不过妾身看王府里头空屋子多,自家先弄点蔬菜吃倒没什么问题。”

  这年头玻璃肯定没有,透明塑胶布更是免谈,想来想去只有棉布可以克难用一下。这勾起了独彧的兴趣。“你说吧,我让人照着去做。”

  她的脑袋里到底有多少奇思怪想,每每让人称奇。

  独”f说做就做,府里有的是现成的空屋子,他招来工匠赶制一批长方形的木盒子,工匠们虽然不解殿下才抱得美人归,此刻应该正在火热上头啊,怎么会忽然要他们折腾这些,但是上头既然下了命令,他们只有赶工的分。

  于是起码可以叠个五、六层的长方形木盒架子,等褒曼三天回门后再回到王府后,就已经做好了。

  说到三朝回门,除了正妻,妾室是没有归宁这挡子事的。

  可恭亲王爷为显示对褒曼的重视,本想亲自送她回家,但是被老九和宣姑姑连声劝阻了。

  他身为藩王,整个封地里没有谁比他更加矜贵,若是他亲送侧妃回去,虽是体面和荣耀,给侧妃做足脸面,却也大大抹了正妃的脸。消息要是传回京里,皇城那些对他有意见的人又不免给他小鞋穿,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今日总要顾虎的。

  独彧想了想也对,不愿让人诟病,授之以柄,只好作罢。

  只是他仍吩咐宣姑姑,“虽说如此,让侧妃自个儿回去也不像话,去请沈长史和沈夫人过来,让他俩陪着侧妃回门坐坐。”

  老九压根来不及在心里数数。老天爷呀!他们家爷难得开金口,为了侧妃一口气竟是说了比糅子还长的一串话啊!

  沈颉的媳妇是郡主,沈颉又是他的臣下,于知府的人来说,既显亲王对褒曼的重视和满意,也不会太过,最重要的是王妃也挑不出由头来针对褒曼。

  独彧派人去请褒曼的时候,丁香已经替她净了面、梳好头、淡淡抹了脂粉,发饰金钏手环一样不缺。

  褒曼笑得非场烂,如今她除了阿汝、沉香,又多了个勤快又手巧的丫头,这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

  阿汝一看就知道她们家姑娘非常满意丁香的手艺,“王爷方才让人来催了,侧妃再不过去,王爷就该等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