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倒是你这丫头片子,才几岁年纪就思春了,也不怕羞人!”

  褒曼按住褒姒在脸上刮着的手指,“原来姊姊是气我比你先出阁。”

  “你这张嘴,我一定要撕了它!”褒姒作势要拧褒曼的嘴,两人你来我躲的,紧绷的气氛一扫而空。

  半晌后,褒姒略显感伤的说:“你要是进了王府的门,往后要见你怕是不容易了。”

  这倒是……不过这有什么难的!“姊姊不好见我,我可以出来找你啊。”独彧也知道她不是那种肯关在后院一辈子的人,她还有染坊、织坊、女红作坊跟销售铺子要忙,事情一大堆,哪可能因为做了他的侧妃就把这些全部放水流了。

  只是这件事得先和独彧商量好,看看他有什么表示。

  成,两相欢喜。若是不成,表示不管哪个年代的男人都有沙猪,她也不意外,左右她真的不想蹚皇家的浑水。

  但凡大户人家结亲后,还要等两年时间才会成亲,这两年要准备嫁妆、下聘礼,正式的六礼或三礼等等甚是繁琐,一来显示婚事隆重,二来显得待嫁新娘身分尊贵。

  一般来说,纳妾就没这么多规矩了。

  可皇室和平民百姓那种随便一顶轿子就把人抬进去的方法还是有所区别的,虽然是纳侧妃,但是应该有的程序还是少不了。

  首先,纳妾也要订立一个文书,和娶妻的婚书不同,纳妾的文书叫做契,说难听一点就是一种契约买卖。

  接下来的迎亲、行礼,各种步骤都是做足的。褒正涛的同僚、长官都上门来祝贺,至于主力战场的亲王府,几乎都是让人把贺礼送过去而己,毕竟那位的脸真的如非必要,是能不看就不要看。

  由于不是正妻,褒曼没有资格穿凤冠霞帔,于是她穿着一套自己设计的红嫁衣,也省略了红盖头,独彧全都由她做主。

  此刻坐在新房里,身边除了陪嫁过来的阿汝和沉香,另外是独彧给的六个丫鬟,全是皇宫带来的宫女,往后这几人就是要贴身伺候她的。

  她没什么新娘子的害羞矜持,只是乍然来到新环境有几分不习惯,独彧还未进来,为了安定有些小鹿乱撞的心,她悄悄打量这间应该是暖阁的喜房。

  主题脱不了红色,喜床上铺着厚实的红缎龙凤喜字大炕褥,朱红彩缎的喜枕、喜被,图案优美,绣工精致,富贵无比。

  床头还悬挂大红缎绣龙夙双喜的床幔,地上不只有地毯还设置了多重屏障,墙壁都是用红漆及银殊桐油髹饰。

  红通通的一片,红光映辉,喜气洋洋的气氛满得都快溢出来。

  宣姑姑这时领着一小溜小宫女送来荤素各六小碟的小点过来,花样繁多,样式精致,看得人顿生食慾。

  “王爷吩咐奴婢给侧妃送些小食垫垫肚子,奴婢不知侧妃口味如何,挑了几样厨子的拿手小菜。侧妃慢用,王爷应付了客人随后就到。”宣姑姑在皇宫时也是积年的女官,资历虽不若齐姑姑深厚,如今却是王府内务的第一把交椅,统管着王府所有庶务,让她来送菜着实有点大材小用,但也可见独彧对褒曼的重视。

  “谢谢宣姑姑,有劳了。”

  “不敢当。另外,王爷交代,这十二名小宫人将来就留在长乐院伺候侧妃,若是有不懂规矩还是冒犯侧妃的地方,由侧妃全权处置。”宣姑姑摆摆手,小宫女们小步轻移,连头也没敢多抬次第的退了出去。动作迅速,每个人中间皆保持着三步之遥,可见这些小宫女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

  §第十章 侧妃生财计

  宣姑姑的话让褒曼的头皮一麻。皇权时代,人命不值钱,她都来这里历经两世了,对随便能要人命这件事还是觉得膈应。

  人并非有了身分地位就能过好日子,手中还要掌权,不然什么都是空谈。

  可客气话褒曼仍旧是要说的。“宣姑姑手下训练出来的人手,素质绝对是翘楚,我很放心。”

  “多谢侧妃美言。”今天不是叙旧的日子,宣姑姑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事情办完,果断的领着一干小宫女退了出去。

  省去了掀盖头这个步骤,褒曼一待宣姑姑离开就移到铺了织金桌布的八仙桌前随便挑了几样东西填肚子,吃了七分饱便把整桌菜食赏给了宫女。

  当奴婢的,在主子伺候时挨饿是常有的事,主子坐着奴婢站着,主子吃着奴婢看着,如果她用过膳没有去休憩,那么她们就要一直伺候着。

  今天这种特别的日子先不说独彧拨过来的宫女,她身边的两个大丫头天未亮就起来忙活,还折腾了她半天,她这新娘子在轿子里还能藏个小点吃,她们却想掖点什么吃都难。

  她的举动看得几个小宫女们有些傻眼,但是仍恭敬的行礼道谢,这才把饭菜撤了下去。

  她用薄荷漱了口,独彧已然进来。

  不能免俗的,他穿了件大红的锦袍,和他雪白的脸形成非常强烈的对比,而他向来毫无表情的脸上居然稀罕的有了些微的笑容。

  没错,那是可以称之为笑容的神情,从踏进门槛起就一直维持着。

  他摆摆手挥退了所有的宫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