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独彧仍觉意犹未尽,往前一大步。“你真要等令姊出嫁后才愿意嫁?”

  “我真的还小,这么早谈婚嫁不适宜。”婚嫁不是她重生这一世的重头戏。

  “本王答应你,进我王府门后,只要你不愿意,本王绝不碰你。”

  “我只是个四品官的女儿,没有任何出挑的地方,不知哪里入了王爷的眼?”

  “人跟人之间只求个对眼。”要是不对眼,什么都免谈。

  他记得她的脸,她的声音,她的人,这就足矣。

  僵硬的回到家,一脚轻一脚重的上了床,褒曼瘫着就不会动了。

  捧着两个木匣子跟在后头的阿汝一看二姑娘这副颓废样,急忙把匣子放下,“二姑娘,你怎么从染坊出来就不对劲呢?是有什么心事?还是哪里不舒服,阿汝去请大夫来?”

  “我没事,你把东西收起来,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等阿汝出去,褒曼把枕头往地上扔,拉上棉被把自己盖了个密密实实,就嗷了出声。

  哇哇哇一一她就是个当人家妾的命吗?!

  可怎么办,她想嫁那个人,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纠结了一晚,隔日褒曼顶着肿得很恐怖的熊猫眼,就算沉香用多少颗熟鸡蛋也捣不去她的黑眼眶,没睡饱加上无法见人,她干脆鸵鸟的装死,今儿个就不出门也不见人了。

  不过意外总是很多,她没有把独彧的执行力算进去。

  在他表达了最大善意,而褒二姑娘虽害羞没说好还是不好的情况下,至少她收了礼,这就表示愿意……吧。

  因此,老九和宣姑姑还有上回来过的媒婆一大清早便带着好几大车的礼物,慎重其事的登门了。

  听到丫鬟的回报,褒曼在房内咬着被子哀号。

  独彧,你就非得要这么步步逼近?你到底要不要让人歇口气?让不让人活啊?就不能多给她点时间想想吗?这毕竟是攸关她一辈子的终身大事耶!

  唯一的庆幸是,她身为被提亲的对象,是用不着出去面对这些的。

  只是褒正涛和巴氏又被雷到了。

  不久以前,他那闺女不是才说要等姊姊出嫁再谈自己的婚姻大事吗,怎么这会儿又允了人家?

  将客人安置在正厅好生招待,褒正涛藉故先离了正厅,溜到了褒曼面前“审问”。

  “爹。”她捣着脸没敢见人。

  “这是怎么着?”答案、答案,他要答案。

  褒曼把双手放了下来。

  褒正涛抽了口冷气。“还是遮起来吧。”

  唉,这丫头,有必要因为怕他这当爹的不答应,彻夜都没睡好吗?他很开明的好不好……

  唉,看来女.儿到底.是对王爷动了心。

  褒正涛完全会错意女儿的表情。

  “今儿个恭亲王府的人来了,这回理直气壮说是你允了王爷的婚事,婚姻不是儿戏,你允了人家这事是真是假?”

  “爹的意思为何?”她总不能跟爹说自己被一条链子和震撼人心的誓言给收买了吧,有口难言,很痛苦耶。

  唉,看女儿那表情、那神色,加上那熊猫似的眼,他还有什么不了解的。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之前千百个不愿意,如今又一副小女儿心思,女人哪,实在难理解。

  “王爷那身子看起来并不是个强壮的,你考虎清楚了?也不在乎?”

  “女儿想清楚了。”她爹是真的设身处地为她设想,怕她嫁过去没多少年就守寡,即便会被冠上不敬的帽子,他还是说了出来,身为女儿的褒曼感动至极。

  褒正涛掸了掸袍子,唉,还以为女儿可以多留两年,结果……“爹就照你的意思去回了媒婆。”

  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他感慨至深。

  知悉消息的褒姒一等父亲离去,立即带着两个大丫头过来褒曼的院子,“你怎么应了恭亲王府的婚事?你年纪轻,多的是时间可以慢慢找。何况宁为穷人妻,不为富人妾,王府是什么地,每个人脸上都戴着面具,讲的话得拧着心思去听,你心思单纯,怎么过得了那样勾心斗角的生活?”

  “姊,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好日子坏日子得过了才知道,一妻一夫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就算得到,男人中途变了心,那又如何?人生路途上的变数太多,这时候的我觉得他好,所以我愿意嫁,倘若以后他做出对不起我的事,那也是以后的事了。”褒曼由衷回答。

  “你叫我怎么说你才好?”褒姒用朽木不可雕也的眼神瞪着妹妹。婚姻是女人一辈子的事,她却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嫁,八匹马也拉不回,独彧那男人到底给她吃了什么药?

  褒曼伸过小手拉住褒姒的,感受她手上的温度。“姊姊别生妹妹的气,我今日嫁给了他,或许改日会后悔,但是我不会后悔今日做的这个决定。还有,难道妹妹嫁人,我们就不是姊妹了?那可不行,你倒霉做了姊姊,往后妹妹要是过得不顺遂,姊姊就多帮衬着我吧。”

  “还真敢说,真出了事,你不许哭到我这里来!”她虎着脸,这种明摆着跳火坑的事情为什么讲也讲不听,真想敲她的头。“那我就哭到姊夫那里去好了。”“八字还没一撇,哪来的姊夫?”褒姒绷着的脸通常在褒曼的笑脸攻势下,很快会荡然无存,这回也一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