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对此,褒曼不仅不反对,还鼓励他们只要新染出的布料能受到肯定和欢迎,就能分得那匹布售价的一半红利。

  这对师傅们来讲可是非常大的诱惑,更是努力的研发设计,染坊里出现空前的生气蓬勃。

  这日她一到就发现独彧也在,他身边少了老九,多了一个看起来稚气,相貌却风流且衣着不俗的男子。

  独彧看起来一点也没有要向她介绍对方的意思。

  沈颉不以为忤,他又不是不了解独彧的脾性,还是他自己开口比较快。“姑娘,在下沈颉,你也可以称呼我沈长史。”

  “沈公子。”褒曼行了个平辈礼。

  “敢问姑娘贵姓。”

  “人家姑娘贵姓,跟你有关系吗?”独彧突然冷飕飕的截了沈颉的话。

  呃……“我方才跟着王爷参观了一下染坊,这小小一间染坊在褒姑娘的领导下可是越发的朝气蓬勃,生意蒸蒸日上了。”

  这完全是客套话,褒曼也没放在心上,“这般规模还不算什么,将来蚕桑、织布、染布、缝制、绣工、贩卖等商队联通,所有货物出入关或走哪条路线,我希望都是一条龙作业,将好东西运到全国各地,这样才能赚大钱,”她笑得神采飞扬。“还有染坊是王爷的,不是小女子的产业,我只是个打工的。”

  沈颉吹了声长长的口哨。“如此胸怀大志的姑娘真是不简单。”私底下只有他们在的时候,他态度就会轻松许多,不似平时严肃。

  他出身大家,因为交上独彧这个损友,未当官前曾和吴凉一块替独彧打理生意上的事情,直到独彧封王才把生意全部交给吴凉,因此他知道经济流通的重要性。

  不说她的美貌,光那份灵黠和风趣就很动人,若再拥有商业才能,那简直就是宝物了。

  独彧往前走一步遮住沈颉的视线,要是老九在,他一定感觉得到他不开心了。“你想怎么发挥就撒手去做,不用顾虎本王。”

  “王爷都这么嘱咐我了,那我可要大手大脚下去做,届时生意要是垮了,王爷可不能怪罪。”做人一定要谦虚,就算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也不能把话说满,不论做什么,替自己留后路绝对不会错。

  “垮了,就算本王的。”

  沈颉的眼光完全不同了,他摩挲着下巴做出一副痞样,然后手指从下巴移到独彧身上。“褒二姑娘不愧是你的侧妃。”

  什么叫做你的侧妃,你才是侧妃,你全家都是独彧的侧妃!

  褒曼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把沈颉骂了个狗血淋头。这是子虚乌有的事,她最讨厌人家在她身上做记号了。

  “真吵。”他对谁都很直接而粗暴。

  “我说错了什么?”沈颉嘀咕,慢半拍的想到自己这是碍了人家的眼呢。啧,既然嫌他碍眼干么要带他出来?

  好吧,是他自己死皮赖脸非要跟出来不可的,王爷要他识相的闪远一点,他闪就是了。

  沈颉碎碎念着独彧见色忘友,很识趣的走远了。

  一个男人这般啰嗦还真是少见,褒曼算是开了眼界,不由得噗哧一笑。

  “跟本王来。”独彧眼色像刀片刮过,领着她走到染坊后头。

  染坊后头就是一块畸零地,薄薄的雪铺着地,独彧这时有点后悔,怎么自己就选了这里?

  他感觉了一下风向,又偏头看了眼褒曼有些单薄的衣着,遂解下自己的大氅披在她身上。

  可褒曼真的不冷,她看起来纤弱单薄但身体很好,来到骈州这么久,她来来去去的跑,一次风寒也没有得。

  但是独彧的眼神太强大,好像只要她一拒绝,身子就会被他的目光戳出一个窟窿似的,所以她很温驯的接受了他的“好意”。

  “王爷可是有话要跟我说?”

  独彧盯着她没说话,心里不由得想,他的衣服穿在褒曼上还真合适,虽然宽大了些,但是她这模样让他欢喜。

  是的,欢喜,那是他活了两辈子都没有过的感觉,很单纯的因为替别人做了什么而觉得喜悦。

  然而,他不喜欢她对着别的男人笑。这点叫她往后一定要改。

  她仰着小脸看着他的神情专注而认真,这促使寡言的独彧绞尽脑汁想说些什么主动和她攀谈。

  这种动力也是生平头一回。

  “你拒绝本王,不想当本王的侧妃。”他一双黑眸直瞅着她。

  “是,我不愿意。”她嘴角微抿,大方的与他对视。

  对于他突然来记回马枪,她头痛极了,好不容易圆了过去,他还来追根究柢,这不像一个王爷会做的事。

  她没有美到人神共愤的相貌,性子也和温柔贤淑搭不上边,只是抱着与人为善,你不惹我,我不惹你的态度过日子,这样的她,满街随便找就一大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入了这位爷的眼?

  “为什么?因为本王令你畏惧?”这世间除了老九和少数几个人,并没有人会主动亲近他,他也从不掺和那些人的活动。

  他对那些言不及义、吃吃喝喝的聚会毫无兴趣,冗长的公务占据他大部分的时间,还要面见外宾、下属,一个人的时候并不多,能练武、看书、喝一壶好茶就很难得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