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独彧一个命令下去,让那些上山摘找植物的染料人按着褒曼给的单子,把她要的那些草木蒐罗回来,处理后静待褒曼下回来调染。

  上了马车离开染坊后,独彧轻轻问道:“你上辈子也会这些?”

  褒曼看着自己因为染布吃进顔色的十根指头,在独彧还没察觉前就把它藏了起来。“上辈子我的心思都放在追求虚荣上面,对于靠自己的双手赚钱半点兴趣也无。”听一个女子说自己爱慕虚荣还真是不容易,“你看起来不像。”

  “不像吗?就像坏人也不会在脸上刻个坏字,但这辈子我不了,我再也不靠别人,我要靠自己的双手过我想过的日子。”

  以前觉得想要的东西向别人伸手很容易,却不曾想过哪天那个人要是不愿给了,自己又怎么过日子?

  独彧望着她,似在沉思什么,她也兀自沉默。

  染了那么多的布,两臂和腰都疲得不像自己的,加上她思绪浮沉又被舒适的马车颠摇着,不知不觉就在独彧的肩头睡了。

  这时的她不会知道素来寡淡的恭亲王爷平常爱洁,是不让女子轻易靠近的。

  他既然让褒曼糊里糊涂的靠着睡了,咳,是要负责任的。

  这责任还是一辈子的。

  从亲王府回来的褒曼并不觉得日子有什么改变,硬要说的话,就是姊姊追着她问和恭亲王去了哪里。

  她对于自己比妹妹先回府一直耿耿于怀,感觉没有尽到保护妹妹的责任。

  姊姊就是褒曼的小母亲,她当然没什么好隐瞒的,一五一十的把去了染坊的事情说给褒姒听。

  褒姒这一听,明媚的眼眸顿时漾起一片喜色。“这事确定吗?”她还以为到骈州再也没有赚钱的机会了,想不到从天上砸下一块大饼。

  “七、八成能成。”

  “瞧你这乐呵的样子,会不会太难看了?”褒姒故意掮着鼻子表示嫌弃。

  “姊姊嫌我铜臭?那咱们一起臭好了。”褒曼拿身体去蹭褒姒,蹭着蹭着,褒姒也不甘示弱反蹭了回去,姊妹笑成了一团。

  翌日,褒曼便把调色的顺序送到染坊,至于调色方子,她当然不可能一口气都交给那些调色师傅。要是把绝活都交出去了,她还跟人家混什么?

  因为独彧给了她出入染坊的手令,不用独彧带领,她就自己去了染坊,那些师傅都是老手,经过褒曼稍微提点,配的调色就差不多了,再往更细致的点上要求,终于染出她想要的那种佛金黄。

  当那匹布料挂在竹竿上时,工人和师傅一起欢腾,碍于男女有别不能将褒曼举起来甩个几下,否则褒曼大概早被这些坦率热情的工人们甩得七荤八素的了。

  工人们喜极了,看来染坊可以长长久久开下去,他们再也不用日夜担心哪天染坊要是关闭,他们回家看着孩子嗷嗷待哺的脸该怎么办。他们这些当爹的,这下回去总算可以抬头挺胸、走路有风了。

  今儿个割两斤肉回去庆祝吧!

  这位褒姑娘是福星,是他们整个染坊的大福星!

  褒曼在染坊忙得不亦乐乎,哪里知道褒府平地起雷声——恭亲王府派来了媒婆。

  媒婆来的时候,褒正涛正好在家。

  当媒婆说明来意,表示说亲对象是褒家二姑娘褒曼,而男方是恭亲王,给的是侧妃位置时,褒家两老都沉默了。

  怎么会这样?

  恭亲王想纳自己的女儿为侧妃,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是多少人挤破头都排不上号的事,只是太突然了。

  女儿受邀进王府去玩的事,褒正涛这个当爹的不是不知道,原本只当是恭亲王给他这新任知府脸面让家中女眷去开开眼界,怎知一趟王府行,恭亲王竟然看中了他的小女儿?

  他太耿直,从来没有将女儿当富贵利益交换筹码的意愿及想法,但是却对女儿进亲王府并没有太大的排斥感。

  也难怪褒正涛这么想,他是道道地地的古人,女儿能进王府,虽然不是正妃,依然胜过豪门大户许多。

  不过褒正涛是和独彧打过交道的,他哪里不知道恭亲王有多么的难以形容,他一个堂堂七尺男子汉和恭亲王面对面的时候,连正视都不敢。

  若要把女儿嫁给这男人,成为这男人的岳父,心脏必须很大颗、很结实才行。

  他很为难,真的很为难,恭亲王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不按牌理出牌?

  媒婆阅人无数,一看两老的神情,她就知道没戏唱了。

  果真,接下来褒正涛便以婚姻大事需徵询女儿的意思才能回覆打发了她。

  媒婆走后,夫妻俩眼对眼、眉对眉,也商讨不出个所以然来。

  待褒曼从外面回来听到这消息,忍不住自嘲的想,她难道就是做妾的命?重生一世,绕了一大圈还是要为妾?

  再说皇室里人人心机狠绝,勾心斗角、暗刀子满天飞舞的日子,她真的受够了!可她也想到独彧和她说话的神情,心头骤然风起,掀起一片涟漪。

  他的人看着冷,但是她总觉得他的面无表情是因为木讷,和她一起的时候应该是想尽了办法找话和她说的。

  这是用心了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