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丫头们一脸的欲言又止。

  “爹,别怪她们,是女儿说要自己来的,姊姊煮的杏仁茶好好吃,您也来一盏?”说话的时候牵动伤口,龇着牙,褒曼还是细声细气的问道。

  褒正涛瞪大了眼暗想摆起父亲的派头,可女儿略带樵悴的脸色,包裹着纱布的脸面手脚,这样单薄纤弱,小脸雪白的女儿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伸出手指腹碰了碰褒曼的面颊,声音低沉。“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要是留下疤痕,看你怎么嫁得出去,将来可怎么办?”

  褒曼把脸靠在她爹手上。“有爹养我,女儿不怕。”

  被人爱护偏心的感觉真好,她的心脏微微地抽搐,心里又酸又涅,眼泪涌了出来。

  “你这丫头!”褒正涛摸了她的发,见她眼泪都出来了,以为她伤处痛,像小时候安慰她一般,低声抚慰道:“丫丫,没事,有爹在呢!”

  这事算是揭过去,雨过天青了。

  褒曼卧床期间,阿汝把她伺候得无微不至,无论大小溲,晚上泡脚洗脚,擦身子,每顿饭变着花样,若是褒曼想吃什么就下厨做,比平时伺候还要用心百倍,沉香看着都吃味了。

  到了夜里,她也不和其他的丫头轮值,晚上就睡在外间矮榻上,褒曼有个什么动静,她立即能知觉,简直就像个随时警觉,把孩子护在自己双翼下的小母鸡。

  褒曼并不觉得阿汝需要做到这样凡事不假他人之手,这是弥补心态,她觉得亏欠自己。

  身为一个丫鬟,褒曼并不觉得阿汝有什么错,在强权下,一个没有地位、没有话语权的侍女能做什么?不过是只蝼犠。

  吃着阿汝用去年摘下晾干的桂花熬煮的桂花黑糖米糕,褒曼吃完了最后一口,用热巾子擦了手。

  “从今儿个开始你不用睡我屋里,也不用处处紧着我,就照我们平常过日子的样子就好。”

  “姑娘觉得阿汝哪里做不好,阿汝可以改。”阿汝咚地双膝跪地。

  “你把沉香的活都抢了,或许是想让我辞退她?”

  “阿汝没这意思。”

  “没这意思就起来,你跟着我这么些年,还不了解姑娘我的性子吗?把你那些自责都收起来,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你小心翼翼的表情,咱们以前怎么过日子的,往后还是怎么过。别让我说第二遍了。”名义上她是丫头,但是吃住生活都在一块儿,和一个伴没什么不同,再说她记得上一世阿汝跟着她,始终是孤家寡人一个,不像沉香最后嫁了个小管事。

  “二姑娘……”阿汝起身,很粗鲁的抹掉眼眶快要掉下来的泪水和鼻间的酸涅,声音微颤着说:“高炉上还有一炉子的芝麻饼,小丫头看着火,阿汝去看看好了没。”

  “阿汝,咱们晚上吃萝卜菜吧。”褒曼追着阿汝的背影喊道。

  “欸。”阿汝美滋滋的应了。

  在病床上最是无聊了,能琢磨的无非就是吃食,好吃的东西最能安慰身体了。

  再说萝卜是冬天的季节菜,这时候想吃好吃的萝卜得费一番功夫。褒曼想着用五花肉炖一铁锅萝卜,盛在砂锅里再加上炸排骨、鱼丸子、莲夹各种时蔬和菇类,熬煮成砂锅菜,那汤汁浓郁,萝卜绵软,真是美味得不得了。

  等阿汝整治出这些东西,时间应该充裕,足够她整顿好自己的情绪了。

  既然弄了砂锅,不如也请姊姊过来一道吧,她不在家的时候,姊姊一定没少担心害怕,就当作赔礼好了。

  打定主意,褒曼拿起自己设计衣裙的册子和炭笔,把记忆里上辈子京里流行的服饰款式画了出来,当然更多的是胸衣,保守、冶艳、淡雅、明丽、风流、华美、简单……五皇子什么的都是过眼云烟,攒钱才是正经大事。

  半个月后,褒曼除了折了的胳膊,其他部分都好得七七八八,她把攒了许多的图纸献给褒姒看,不只茵茵和依依的眼睛都瞪大了,就连褒姐也有点阖不拢嘴。

  “这也太曝露了……”

  “照惯例,做两件姊姊试穿看看,要是觉得好,咱们就想办法上市吧。”褒曼也懒得和褒姒解释太多,她这姊姊骨子里就是个闷骚的,她能保证她穿上这些胸衣以后爱不释手。

  褒姒想了想,脸色微红道:“你也给自己做个两件。”

  “这是一定要的,不过缝制还是要麻烦茵茵和依依两位姊姊了。”

  “我也可以在上头绣几个简单的花式。”褒姒生怕妹妹漏了她。

  候在褒曼身边的阿汝和沉香眼巴巴的瞧着二姑娘,当初那两套衣裙的银子可让她们嚐到了赚钱的甜头,这回二姑娘可不要漏下她们啊!

  褒曼大眼滴溜溜一转。“阿汝你和沉香两个照我画的图纸剪,剪完,帮着依依角边缝扣子。”

  几个人如火如荼的忙了开来,她又把李大和他太太陈氏找来,“李大哥,你帮我去买几个人回来,要女红好的,三个年纪大些的,两个年纪小的。再来,请人把咱们的裁缝铺重新整修,由裁缝铺改成衣舍,我听说你的媳妇也会帮着看顾店铺,所以我打算把买女性衣物的部分交给你媳妇负责,你和李掌柜的仍旧负责布匹买卖和进货部分。”

  “二姑娘,这样能成吗?”李大还有些拿不定主意。

  “相信二姑娘吧,咱们的生意肯定能行的。”从一进门就没搭过半句话的陈氏倒是不担心。

  她向来做事麻利,行事干脆,二姑娘给她的图册她已经看完,里面画着不同装束的美女,一共春夏秋冬四季十六套衣裙款式,衣裙装扮精致,样式新颖,都是目前市面上前所未见的,加上图样逼真,不禁令人叹服,要是铺子里能卖这些美丽的衣服,肯定会有人买,指不定还能轰动整个县城。

  李大回去之后把这件事向李全说了,李全做生意多年,生意眼光并不差,也赞同了这件事。于是父子唤来工人把裁缝铺重新装修并隔成了两个区域,一半卖女装,一半卖布匹,然后也买了几个三十出头的媳妇和小姑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