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这个没用的丫头!褒正涛也没心情骂她,褒府的兵荒马乱因为阿汝的归来扬汤止沸了一下,不过也就那么一下下而己,褒正涛更加忧心毫无理由被带走的女儿了。

  身为父母官,数月之前他就接获通知五皇子就藩会经过,但是日期并不确定。

  这是自然,车队行走快慢、会不会在路上延迟,人为和路途的顺利与否占很大关系。官场上的礼数他自然不敢废,但是多余的,照他的性子也没有了,加上一个基层知县要管的事情那么多,位卑责重,人简事繁,他还真的没把五皇子要路过这件事记挂在心里头。

  难道因此惹恼了五皇子才把女儿掳走?

  他再也坐不住,急急忙忙的想回衙门去调兵遣将,就算把整个同安县的地皮都翻过来也务必让他们把小女儿找回来。

  “老爷,万万不可!”巴氏拦住褒正涛。

  褒正涛横目过来,骇得巴氏心肝一颤,连忙解释,“妾身知道二姑娘是老爷的心尖儿,哪敢阻拦?只是老爷发动人马弄得众所周知咱们家的闺女不见了,往后就算完好无缺的把人找回来,可女孩子家的清誊可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老爷,寻人这事明着来是不成的,得暗着来,找那些老爷信得过的人去找才行。”

  褒正涛一听在理,颔首道:“家里就劳你看着,我会看着办的。”

  别说县老爷暗地把同安县的旮旯角给搜索了一遍却不得法,家中的褒姒和巴氏也是坐立难安,宛如热锅上的蚂蚁,就在一家人忧心如焚几乎要失了分寸时,褒曼终于回来了。

  看见让人抬着进来的继女,巴氏几乎昏厥。老天爷,她要怎么跟老爷交代?

  好好的一个女娃儿出去,回来却变成这样,但是她想晕也不能晕,护送二姑娘回来的客人还在堂屋候着,她身为主母岂能在这个节骨眼一昏了事?

  她掐也得把自己掐醒着。

  她勉力支撑着把褒曼交给褒姒,又吩咐人赶紧去把老爷找回来,她自己则是去了堂屋招呼客人。

  几夜没睡的褒姒在见到妹妹全身是伤时,全化成了奔腾的眼泪。阿汝这几天也哭哑了嗓子,一见到二姑娘这副模样,恨不得能替她受伤,喃喃地说着她该死,都是她的错,她没有照顾好二姑娘。

  一屋子凄风苦雨,哭得褒曼想插句话都不能,但是她何尝不知道这就是亲人的关心,血浓于水的亲情,她只能用力的咧着嘴表示她受的都是皮外伤,不打紧。

  “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脸面,你是吃了什么苦头,居然蹭掉了那么大的皮肉?还有胳膊……”褒姒把妹妹安置回她自己的院子,这才有空仔细端详褒曼,看着看着,看见她系了夹板的细胳膊时抽了口冷气。

  她冷着脸,果断地命令沉香去把县城里最有名的大夫请回来。

  “姊,我的伤让宫里的太医瞧过,都包紮过了,说只要好好将养一段时候就没事了。”幸好她穿的襦裙够长,遮住下半身的伤处,要不然姊姊不哭倒长城才怪。

  “还嘻皮笑脸,你到底是怎么伤得这么严重?”抹了眼泪,褒姒振作得很快,一抹脸又回到正题上,肃着表情非要妹妹仔细交代不可。

  虽然从阿汝的口中知道强行带走妹妹的不是普通人,这会儿从她口中听到太医两字,心里还是跳了下。

  “你有、有没有,那人有没有对你……”她说得艰难又七零八落,褒曼却明白姊姊在担忧什么。

  她摇头,吐着舌道:“人家位高权重,怎么会看上我这么个青涅的丫头?”

  “胡说,我妹妹是最好的!”褒姒仍板着小脸。

  “我最好的姊姊,能不能赏壶杏仁茶喝?花生碎、核桃碎和杏仁粒要多放一些,还要放冰糖,这一路赶回来我渴都渴死了,还有我也想洗漱、换衣裳、想睡我房里的鲤鱼青藻瓷枕,这几日我也没吃上什么好的,姊姊也给我张罗一顿好吃的吧?”

  听见妹妹喊口渴、喊饿、喊着要清洁,瞧她生龙活虎的模样,褒姒也没空追究了,赶忙吩咐下去让人去褒曼的院子拿衣服与盥洗用具,她自己则是去了小厨房煮她爱喝的杏仁茶。

  只要她的妹妹完好无恙,她什么都可以挪到后面再说,譬如要打要骂一一嗯,挨两下子应该是无妨的吧。

  §第六章 万年知县升官了

  内院里好一阵忙碌,外院这儿褒正涛匆匆赶回来,见了英怀。

  两人互相见过礼,英怀也就开门见山捡着能说的事情给褒正涛说了一遍。

  褒正涛差点没掉了下巴,“你是说我女儿救了五皇子和一个宫人的命?”就算赏他一个耳光他也不信,那糊里糊涂的女儿哪来的能耐啊?

  弱不禁风的小丫头脸蛋还没他巴掌大,个头没他肩膀高,是谁生给她胆子?

  “下官教女不严,请殿下海涵恕罪。”

  英怀笑得神秘。“不远的将来,褒大人做好升迁的准备吧。”托了女儿的福,不过,若是褒正涛是个贪赃枉法,不慎勤务,不知爱民的县官,殿下才不会费那个心,顶多给点银钱还礼罢了。

  褒正涛惊疑不定,也没敢多问,送走英怀后到内院去探视女儿了。

  原来一肚子恚怒,气女儿的自作主张和奋不顾身,想着见了女儿肯定要好好把她说上一顿,可一见到趴在小几上,用那只完好的手拿着小银汤匙吃杏仁茶的褒曼脸颊一大片剡伤及那可怜楚楚的模样,褒正涛火气什么的一下忘了个精光。

  “你们这些个丫头,怎么就让二姑娘自己动手?”不问青红皂白,先吼了一嗓子再说。

  这丫头怎么伤成这样?那些侍卫什么的都是死人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