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真的是痴人作梦!

  蜕变重生后的她,绝不能辜负自己第三辈子!她要走得昂然大步,要活得理直气壮,要努力耕耘,收割自己的人生!

  褒曼热血澎湃规划的远景,说动了褒姒。

  她们姊妹能倚靠的只有父亲,外祖父母和奶奶爷爷对她们姊妹虽然也是怜惜有加,但是外祖家在保定,爷奶家在天津卫,家中人口繁杂,顾不上她们俩。

  说穿了就是她们姊妹相依为命,不互相帮衬,谁又会来帮她们?

  知县千金的名头听着好却如人饮水,家里的情况没有人比她更明白。

  妹妹有心,她褒姒又有什么好却步的?

  真要不行,不过是退回原来的日子,也没有什么损失。

  姊妹俩说做就做,褒曼让人拿来纸笔,就着桌案,下笔如流水的画了好几套上襦下裙的服饰,一套窄袖襦衣,交领腰上系着由丝带编成的宫绦,襟边、领边、袖边均以镶、滚、绣为饰,最夺目的是纱裙渐层而上那片宛如水草般的绿,看似繁琐,却因为以丝绸为主丝毫不显笨重,可以想象走动间,犹如在青草蔓生的水中央优游的姿态会有多美。

  另外一套是正红色,本朝逐渐风靡的奢华风以非大红裹衣不华,大鸣大放的牡丹醒目和艳丽,表现了华美的特点,料子要是能用缂丝就更加完美了。

  “大致上就这样,姊姊的绘画基础强过妹妹不知几许,这两套衣裳就交给姊姊啦,图案设计什么的你可以自己增减润色,尽情发挥。”

  看着那两套不似人间有的衣裳,褒姒也有想法,“不若,把国画山水墨搬到襦衫和石榴裙上,你觉得如何?”

  在衣裳中添上以文入画、以画入衣的闲情逸致,应该是可行。

  褒曼激动的拉住褒姒的手,疯狂乱摇,“姊姊,你是缪思女神!”

  “别害我起一身鸡皮疙瘩!”虽然褒姒不知道什么叫缪思女神,也听得出来是赞美之辞。

  “我就说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褒曼笑得阖不拢嘴。

  “什么臭皮匠……”褒姒自从妹妹长大后,很少再看见她这么热烈的表情,因为弥足珍贵,让她下定决心要把这几套衣服做到最好,才不会辜负妹妹真挚的笑容。

  因为动力全开,褒姒也不啰唆,让依依去母亲那里拿了钥匙,姊妹相偕去库房翻找布料,不出褒曼所料,小小的库房里并没有她们想要的丝绸料子。

  她也不气馁,让依依留守,又让人备马车带着妹妹和茵茵由管家领着去了娘亲的陪嫁铺子。

  进去后,在掌柜和伙计的诧异眼光里挑了两匹湖绸和一匹缂丝,也付了钱,让管家把布匹抬上了马车。

  回到府中,茵茵带着阿汝和沉香、依依四个丫头把置办的东西送到褒姒的院子,剪裁缝制都由两姊妹亲自动手,不假他人之手,几个针黹女红不错的丫头们想帮都无处可帮,只能递递剪子、拿拿粉笔,或者帮褒姒挑绣线、分线等打打下手。

  大家都动起来的情况下,动作飞快,不到两刻钟褒曼就裁好了衣形,古代衣服宽松没有版型,结构简单,说难听一点就是一块四方布在领子那里挖个半圆,再把两只袖底挖掉一块,然后把各边缝起来就好,考验的是耐心而不是技术。褒曼却在此加入现代元素,从挑布料开始就很讲究了,样式则以褒姒的身材当模板,版式适合个人的体型,剪裁合身,这样衣服穿起来才会漂亮好看,因此一件衣服设计好样子,就要制图打版再剪裁。

  因为太过认真,等告一段落,褒曼抬起头来才发现肩膀疼,手也疼,但她的部分已完工,剩下的就没她什么事了。

  绣工才是最重要的一环。

  刺绣需要静心怕人打扰,当然是全交给褒姒,褒曼直接回自己的院子,就放松的洗漱、拆卸发饰、沐浴后便倒头大睡,左右她该做的部分都完成了,接下来就看姊姊的喽。

  十天后,两姊妹把布庄的李掌柜请到了家里。

  李全六十出头,满头银丝,但精神矍铄,腰杆笔直,身边带着那日见过的伙计,是他儿子李大。

  “那日没来得及向两位小姐请安,李大见过两位小姐。”青年容貌普通,但是浑身上下有股安定而沉稳的气质,感觉是能做事的人。

  “李大哥不必多礼。”褒姒坐在那,举手投足,进退循法,像一尊冰清玉洁的瓷雕玉人,对他来说只能远观。

  李大看了一眼后赶紧垂下眼睑,虽然半掩的眼中仍旧难掩悸动,但没有人看得出来他的情绪翻转。

  他是奴才,姑娘是主子,能有什么想法?何况他有妻子还有两个娃了,即便心神还是剧荡不已,但是他立即将自己不该有的念头掐死,谨守本分才是他该有的心态。

  屋里没有人知道李大的遐思,也不会有人注意。

  褒姒太美,美得不沾尘俗,只要是正常男人谁能对她没有想法,但是她低调,平常足不出户,除了府里的丫鬟、嬷嬷、老门房,能亲眼见到她庐山真面目的人还真不多。

  换个角度说,这也是褒正涛把两个女儿护得紧,任何需要女眷出席的筵席场所,一概以女儿年幼为由拒绝,这两年因为巴氏进了门,他终于有女眷可以携带应酬,再也不用把拒绝挂在嘴边,惹人遐想讪笑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