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吾妻是妾 >  上一页    下一页


  “姊,这一批批抢上去的针法叫什么?”她粉红的指腹轻点着绣棚上一身装束着唐末的时髦半身服饰道。

  “戗针法,有正反两种针法,这是逆着势的戗针。”

  “如果有同样的料子,剪裁成京里时下最流行的款式,再配上姊姊新颖的刺绣,你觉得能卖钱吗?”褒曼昂起下巴认真无比的看着褒姒,眼睛冒着星星,好像她的说法左右了某件很重要的事情般。

  妹妹问得认真,褒姒也沉吟了下道:“州府流行什么,同安县里不见得能跟上,我们这儿离京城千里远,从何得知那些名门淑女如今在流行什么服饰?就算有管道得知,在这里行得通吗?”

  京城仕女圈的穿著的确很有指标性,仕女圈的流行热潮又追随着皇室那些妃子们而来。反观像同安这些偏乡地区,穷苦人家最紧张的只有今年的收成好坏,这攸关整年能不能吃饱肚子,肚子填饱了才能想其它,追随流行这种事,只有为数不多的富户千金才有心思去热衷跟随。

  褒姒的顾虑完全难不倒褒曼,她可是在京城活了十几年,即便身边手头不宽裕,买不了那些时新的款式样子,却没少在谢湘儿身上看见那些叫人眼红的衣裳和精雕细琢的饰品。

  既然穿不上,不要紧,她画下来。王爷不来她院子,百无聊赖的时候她就看那些花样料子打发时间,看久了,每一种款式都熟烂于胸,就算现在立刻要她画出来都没问题。

  “既然京里流行什么我们鞭长莫及,咱们就自己来创造流行!姊,你告诉我嘛,我这想法能不能赚银子?”她可是预先知道往后十几年的流行服装趋势。

  褒姒足不出户,公中发下什么料子就裁来做,从无二话,头上的饰品经年累月也就几朵绢花和簪子替换。

  不是巴氏克扣两个继女的吃穿用度,她还未过门时,褒正涛的赚钱能力真的不怎样,不往家里掏钱出去已经算不错了,哪又顾得上女儿家的样样需求?

  那时的褒姒管着银两,没有谁比她更清楚家中的帐目了。

  所以,她凡事紧着妹妹,自己撙节用度,即便后来巴氏带着大批嫁妆入门,家里开支再也不必她费心思,只是节俭习惯了没有想到要改。

  “是家里谁短你吃穿用度?你这么急着要银子?”又来了!褒姒的心提了起来,毫不错眼的看着眼前眼眸亮晶晶的褒曼。

  不会安分个没两天又变回以前那个需款孔急,为置新衣、首饰和她翻脸的妹妹了吧?

  §第三章 衣鸣惊人

  面对姊姊褒姒的疑问,褒曼不疾不徐的解释——

  “没有人缺我什么,妹妹只是觉得未雨绸缪也不是什么坏事,咱们一家子靠的不就是母亲吗?说真的,咱们手上有什么钱是想用就能用,不用仰人鼻息的?”

  真的没有。褒姒被妹妹问得语塞。

  “母亲和爹都还年轻,往后我们也许会有更多的弟弟妹妹。爹,是指望不上的,到时候难不成我们还要向母亲伸手拿钱?”

  褒姒缩起晶莹如玉的完美下颔,被褒曼一番话给问倒了,她从来没想过这么后面的事情。

  “你小小年纪脑袋瓜子里怎么尽是这些?”褒姒的话说到一半断了。“好吧,就算这些问题我们都解决了,这些衣裳要怎么卖出去?怎么才能让买家上门?”前面讨论的都不是大问题,妹妹有没有想到最重要的是如何出售?

  褒曼嫣然一笑,眼珠子转了转。“我记得娘有留下两间铺面,其中一家是布庄。”

  布庄是好听的说法,其实就是规模稍微大一些的裁缝铺。

  褒曼上一世对娘亲留下来的两家铺子半点没放在心上,心里压根瞧不起这两间没什么进帐的铺子。

  其实自从娘亲过世后,那两家铺子就是放水流的状态,褒正涛是不管的,不是科班出身也无人教导的褒姒有心无力,只要掌柜们按月送来的账面能打平就好,也别无他想。所以,两家地段颇好的铺子最后因为失去褒正涛这个顶梁柱,褒曼又焦急着想搭上谢湘儿这条船急需用钱,便说服姊姊把铺子草草顶给了别人。

  这一世的褒曼想起来,扼腕到不行。

  布庄、米粮行,食衣住行,吃和穿她们家就占了两样,这是人生基本盘,居然就这样换成了银子,银子花光就成了乌有。

  这一辈子有两家铺子傍身,如今在她眼里那就是两只会下蛋的母鸡,她再也不会让她们家的金鸡母去替旁人赚钱。

  姊姊年纪到了,母亲看似不敢也没想过要替姊姊相看人家,替她的终身大事做打算,爹嘛,忙得几天不在家都是常事。

  上辈子都是姊姊在替她着想盘算,这一世换她来替姊姊挣个底气。

  女人有了银子傍身,别人多少会高看你一眼,即便没办法找到理想的人,起码可以多一些选择。

  她们这样的家世不上不下,靠爹、靠母亲之前,自己先行自助才是个理。

  脚踏实地这四个字,上一世从来没能挤进她的脑袋里,满脑子只想着荣华富贵,却没想过荣华富贵带馅的大饼会凭空从天上掉下来,还砸中要内在没内在,空有美貌的她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