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


  被人群里三圈、外三圈围着的产房,倏地传出产妇撕心裂肺的咒骂声,这不是别人,是正抓着布绳辛苦生产的舒婆娑因为喝了参汤,她除了惨叫以外,还能匀出一些力气骂那个害她疼了半天却还生不出孩子的男人。

  婆子和媳妇们听着只觉得世子夫妻感情融洽,打是情,骂是爱,世子妃还有力气喊叫,表示生孩子的力气足,她们反而不担心。

  可屋外的东王妃脸色可就有些不一样“生孩子就生孩子,怎么骂起羲儿来了?”东王妃嘟囔了句。

  东王爷检着三绺胡须笑了,“你当初生羲儿时也没少骂我,我进去探你的时候,你还把我的手腕咬出一个大口子,母后可是心疼死了。”

  东王妃脸上一红,“八百年前的旧帐,你扯出来做什么?我替我儿子说娘妇两句也不成?”

  “羲儿远在凉州回不来,你就让媳妇骂个两句,解解气也不碍事。虽说不是头胎生产,但是这回比上次更加凶险,只要她能平安的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就好,要是羲儿在,肯定会说媳妇想骂什么都可以。”

  东王妃叹了口气,“她的命也真是的,生斌儿的时候羲儿在打胡人,这会儿生老二,他仍不在她身边守着,难怪她要气得直骂了。”她忽然有些同情自家媳妇,扬着声音给屋里的媳妇喊话,“阿姿,你尽量骂,娘给你靠,看能不能把那个不知道自己又要当爹的人给骂回来!”

  屋里的舒婆娑也不晓得听进耳朵没,只是哀叫声更大了。

  东王妃看着不担心,可手心都是汗。

  “你瞧,这一胎拖了这么久,要不要紧?”

  “她肚子里揣着两个,要生出来哪是这么容易的事。”要生两个孩子,可以想见此番产妇有多折腾。

  这时,一道身影伴随着王喜的喊叫扑进被当作产房的院子——

  “世子爷、将军,王妃说了,女子生产,男人不能靠近的!”

  没错,现在边走边丢头盔、宝剑的那正是东伏羲。

  王喜抱着东伏羲解下来的那些沉旬旬的东西,几乎被压垮,苦着脸站到一旁去。

  这里可没他说话的地方。

  婚前的东伏羲在五城兵马司成缋斐然,成亲后第一年就取代了原指挥的位置,第二年胡人骚扰边境,他领兵前往,战功非凡,把胡人打得连退三百里,很快再上升了一大步。

  等到与北辽拚搏,他已经是个名符其实的将军,这回完败辽人,一品将军之位对他来讲应该不是问题。

  满脸胡碴的他没有心情和自家爹娘请安,一进院子就准备去看舒婆娑,要不是几个壮硕的婆子下了死力拦住他,他早已冲进产房了。

  他大手一挥,挥走那些碍事的婆子,并吼道:“阿娑,我回来了,你挺住,哪个混球敢折腾你,我揍他给你解气!”说完,不管不顾地冲进了产房。

  所有人为之哗然。

  “你们这些没用的,怎么不拦住世子爷?”东王妃开骂了,但是她再横眉竖眼也无济于事。

  也不知道舒婆娑是不是听到了东伏羲喊的那一嗓子,身下一用力,一直不肯出来的孩子在这时候呱呱坠地。

  产房里的稳婆手忙脚乱,婆子们来来回回的端着血水出来,媳妇们捧着热水进去,谁也没有心思去计较东伏羲闯进产房的事了。

  稳婆用襁褓裹着孩子出来,笑得嘴快咧到后脑杓,“恭喜王爷、王妃,是个大胖公子哥。”

  接着,另一个稳婆也抱出一个婴儿,“恭喜王爷与王妃,是个金枝玉叶。”

  东王妃和东王爷一愣,居然是对龙凤胎!

  双生子不常见,龙凤胎更稀罕,他们各自小心翼翼地接过一个,看见红通通的两个小娃儿,目不转睛,笑得阖不拢嘴,“有赏,有赏,今日全都重重有赏!”

  双喜临门,不论是主子还是下人,没有不乐呵的,全府上下都洋溢着喜气,连走路都轻盈了起来。

  因为姐儿比哥儿慢些爬出舒婆娑的肚子,自然成了妹妹。

  两个娃儿偎在大人的怀抱中,下意识地咂巴着小嘴,想找奶吃。

  东王妃抱着孩子,不想松手,她的母爱这时候全数从儿子身上转移到了孙子、孙女身上,见他们饿了,赶紧招来乳母。

  这些乳母是几个月前就寻好的妥稳人家,舒婆娑生产前便已经住进王府,这会儿只要吩咐一声就行,如今还真没有舒婆娑这当娘的事了。

  产房里的舒婆娑因为脱力,早早昏睡过去,中间清醒了一下,得知自己产下龙凤胎,睨了眼激动万分的相公,这才安心地睡去。

  之后的移动及清洁,自然随便丫鬟、婆子们摆布。

  她这一睡,整整睡了两天一夜,急得东伏羲把已经领了封常的太医又从宫中拎了回来,还不许人家回去,勒令太医得待到舒婆娑醒过来为止。

  太医面对这位从少年时期就在战场上拚杀,立下许多汗马功劳的东王世子,什么都不敢说。

  当年这世子的强横他可还记忆犹新,时至今日,当初令人头痛的小霸王已经是三品大将,这些功劳可不是靠体力和武力就能办到的,那需要魄力和手段,更需要智慧与勇气,可见这些年这位世子的蜕变,不过在关于自己妻子的事情上,他还是和少年时期一样霸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