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六


  是夜,东王爷下衙回来,东王妃好不容易等着了人,一五一十地把儿子自作主张的婚事给说了一遍。

  东王爷久久没说话,那孽子今天在朝堂上的事早已经传得佛沸扬扬,害他在羽林军一直被同僚们调侃。

  东王妃用手肘顶他,“你倒是说话啊!”他苦笑,“既然都请皇兄赐婚了,我们也只能替他筹办婚事了,况且羲儿向来主意大过天,要是让阿娑那孩子进门,能把他拴在家里,也算功德一件。”

  东王妃揺头,“希望这回不要再出什么么蛾子了。”

  为什么别人的孩子成亲都是顺顺当当的,她的儿子却一波三折,费大把力气从西北回来,却把所有军功全部换了赐婚,唉。

  “夫人多想了,皇妹如今就剩下阿娑这么个女儿,为夫不相信还能生出什么风波来。”

  “你忘了,阿娑那丫头可是和工部尚书的小儿定了亲的,再过不久就要入萧家的门,羲儿闹出这一出,要是皇上真的跟着昏了头,下旨赐婚,这夺人妻子的名声,不会招人非议?”

  “你觉得皇兄会在乎这个?”

  东王妃一想,这倒是,皇上看着好说话,其实胸中自有丘壑,要是担心这、担心那,怎么作一个杀伐决断的皇帝、顾全他的江山?

  “我看皇兄是瞧着羲儿可以为他所用,口头上答应他荒谬的请求,实际上是想笼络他。”以前皇兄或许是单纯喜爱羲儿这个侄儿,偏疼了些,但西北一役,他应该也发现了羲儿是可造之材。

  既然是可造之材,有成为国之栋梁的可能,自然要用。

  东王爷握着王妃的手,“这是好事,我们家就羲儿这根苗,我总有会老死的那天,若他袭爵,的确可保他这一世无忧,但是他的孩子呢?这回他立下不世军功,他的出路就不只有承爵一条,你我从现在起已可高枕无忧,再也不用担心你我老去之后,这孩子的将来会如何了。”

  东王妃微微一笑,笑得可人,心里放下一颗大石。

  她反握王爷的手,“我对阿娑那孩子其实没什么意见,只是当初事情闹成那样,不太开心而已。也罢,就如同夫君所说,替羲儿娶他想要的妻子,才好替我们管束我们家这匹野马。”

  夫妻俩豁然开朗,准备把家里这匹“野马”尽速移交给未来的“驯马妻”,这门亲事在东王府算是无异议地通过了。

  沉睡中的东伏羲自然不知道他被自家爹娘给卖了,不过就算知道,他也会觉得被卖得很开心。

  赐婚圣旨还未正式颁下,消息已经流传开来,宁馨长公主和舒谈见皇帝答应赐婚,偷偷把皇帝骂了几百遍,至于知道消息后便关起门来的萧府,很果断地在隔天退了这门婚事。

  要萧夫人来说,左右之前这婚事就已经谈崩了,先前不直接退婚是想着对外头不好解释,现在刚好顺坡下驴,再不济他们也不能成为整个上京的笑柄,宁可他们主动退了这门亲事,也不能等皇帝真的下旨赐婚再来手忙脚乱。

  不过不知皇帝是不是觉得他们识相,还是为了补偿萧雪松,又或者萧雪松里真是个人才,之后没几年他便跻身从三品官员,美妻娇妾不缺,至于他的心里有没有什么其他想法,这就是他家的事了。

  得知整件事后,还没能从自己被退婚,并成为上京年度话题人物的震撼里走出来,她生命中那个勾勾缠的魔星就又出视了,而且照三餐来报到。

  东伏羲每日早上都会到宁馨长公主府来,确定舒婆娑已经晨起,硬要陪人家用早饭,之后才去应卯。

  中午呢,有时被公务纠缠住,分不开身,就作罢了。

  到了黄昏,他定会骑着大马走一趟宁馨长公主府,看看舒婆娑有没有什么话要说的,并把一整天发生的事捡有趣的说给她听,晚饭当然就在她家用了。

  至于当初给他娘夸下的海口说会回府陪她吃饭,咳,就是说说而已。

  东伏羲天天来,也不管舒婆娑脸色好坏,只想着要记取教训,上回他就是因为大意,相信那些大人的话,说什么准备亲事的男女不能过于频繁地见面,于规矩不合,才导致了后面一连串的事情。

  重蹈覆辙,门都没有,这回他谁的话也不信,只相信自己的直觉,自己的媳妇要良己顾牢。

  “你说你真的没有收到我的信?一封都没有?”他三年间给她写了无数的信,却从来没收过一封回信,他心里郁闷啊,之前提前赶回来时本就想问的,但时间上来不及,现在既然他已经回来,总得问个清楚。

  舒婆娑不解,“什么信?”她连张纸片都没见着。

  “不可能送丢的。”他的信可都夹在急报中,令驿兵一定要专责送达,就算可能丢失其他的东西,也不可能丢失他的信。

  说他公器私用?整个大泰军就他最大,他说行,谁能有意见?

  “我不离兴了,你给的护身符我可是好好地收着,可我给你写的信,怎么你连见都没见过?”

  他问来问去,问得舒婆娑烦了,便开始撵他,可他的脸皮厚比城墙,被撵走,他又会寻别的由头再来,烦不胜烦,后来她也不撵了,随他的意。

  东伏羲倒是有分寸,时间一到,就算蹙着眉也会乖乖走人,关于信件的事也不问了。没收到就没收到,反正他已经回来了,她也没有嫁人,这样就好了,其他不重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