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五


  一块龟形翡翠纸镇飞出,砸落在大殿朱红的门板上,裂成两瓣。

  众臣噤若寒蝉。

  皇帝咬牙切齿,他再也不想看到这个混蛋了,原来这厮三年前就计画好要拿战功来换娘子,他就说嘛,怎么好端端地要跑到西北去,没想到这小子心机深沉至此,害他着了道!

  东伏羲才不管皇帝是不是气得直跳脚、晚上吃不吃得下饭,他脚下生风,准备只想赶快把这好消息告诉舒婆娑。

  只不过,守候在一旁的王喜死活不让,“世子爷,小的三年没见着娘亲和娘子了,您行行好,咱们回府吧。您不也三年没见着王爷和王妃了?就先回去见一面,让他们安安心,您再去宁馨长公主府吧。”

  东伏羲看着当年随他去西北、如今干瘪得像风一吹就会飞走的小厮,接受了谏言,点点头,并道:“马车上那些玩意你都带回去哄孩子和娘子吧,留下后头那个小箱子就好。”

  他说得风轻云淡,王喜却喜得嘴咧到脑后,马车上有从瓦剌人手上搜刮来的宝贝,还有皇上扬言要收回去却仍在的赏赐,样样都是千金难买、想都想不到的宝贝,爷居然说都要给他?

  他掏了掏耳朵,有些不敢置信。

  “这德性,这些是爷犒赏你这些年跟在爷身边的辛劳,拿一拿赶紧回去看妻子跟孩子吧。”

  “谢谢爷!”王喜跪下,叩了个大大的头,喜不自胜,连忙服侍东伏羲上马车,吩咐车夫往东王府去。

  到了东王府,东伏羲一脚进了家门。

  东王妃在府里等着,自从大军进入城门,她就开始盼着,盼得脖子都长了,现在见到日夜想念的儿子,自然又惊又喜,眼泪怎么也停不了。

  东王妃见他变得英明神武,身材伟岸修长,气度昂藏,从一个还带青涩的少年蜕变成充满男子气概的好男儿,心中的骄傲与自满全写在脸上。

  “爹还没下衙吗?”他问道。

  “快了,他知道你今天会到家,说了会提早下衙的。”她不停地嘘寒问暖,想一股脑把这三年的母爱都弥补回来,对于丈夫未归,倒不是那么介意。

  “娘,您别急,我回来就不走了,皇上让我到五城兵马司去干活,我思忖着每天还能回来陪您吃饭呢。”

  “怎么会去那个地方?”她虽然是深宅妇人,可也知道五城兵马司管的是全京的街道巷弄、犄角旮旯,接触的人上到达官贵人,下到土匪流氓、三教九流,想当然耳,身为一个母亲,哪里舍得儿子和一群粗人混在一起。

  但是她继而一想,那些封赏都是虚的,她的心肝宝贝能平安回来才是重中之重,所以也就不纠结那一点了。

  “皇伯父本来要赐我国公爵位的,不过孩儿把这事推了。”吃了两块东王妃推到眼前的咸糕点,东伏羲很认分地陪着她说话。

  三年不见,他知道自家娘亲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随他敷衍两句带过的,所以他把去面圣、得赏赐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不喜欢,咱们就不要。”东王妃一点迟疑也没有,一心站在儿子这边,只怕他指鹿为马她可能也会点头称是。

  这有什么办法,东王府就一根独苗,不向着他要向着谁?

  “娘最好了。”他笑着撒娇,接着道:“既然不要爵位,我便要了其他的东西,我请皇伯父替我赐婚。”他说得天真自然。

  “我儿是该成亲了。”东王妃倍感欣慰,儿子出去三年,果真长大懂事了。“你看上哪家的小姐了?告诉娘,娘也好替你去打探打探。”

  “我这辈子就喜欢一个人,是姑母家的阿娑。”

  东王妃怔忡了半晌,摸着儿子的手就那么停在那里。“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想不开?上京比她漂亮又明白事理的千金小姐多得是……娘还以为你去西北是想通了,怎么说来说去还是她?”这是冤孽啊!

  看见儿子的快乐和喜悦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冲洗得干干净净,她还以为跟宁馨长公主府那家子可以再没有任何关系,哪里知道绕了一大圈,还是绕了回来,她这儿子就是个认死理的。

  “就算你喜欢她,怕也是来不及了,她都订亲了,听说六月便要出阁。”她很不想泼儿子冷水,但是不泼他醒不了。

  “娘,您等着看吧,不用多久,那姓萧的就会上姑父家退亲。”

  东王妃眼皮开始疯狂地跳个没完,她颤着手指拍了东伏羲一下,“为什么?难道……你做了什么?”

  自己的儿子对阿娑有多看重,她心里跟明镜似的,阿娑在上京的一举一动,或许在西北的他比自己还要清楚,阿娑相看人家这么大的事,他哪可能不知道。

  “我能做什么?”他装傻。

  她看着他那双无辜的大眼,打消了那想法,心道:她的羲儿远在西北,鞭长莫及,就算想做点什么,应该也是无法。

  她转而问:“羲儿,你就非要她不可吗?”东伏羲把毛茸茸的脑袋搁到他娘肩上,说之以理,动之以情,“娘,您知道我从小就想她一个,没有她,我就觉得人生少了什么,饭吃着也不香,您跟爹也是吧?要是少了彼此,您也不会开心的,对吧见儿子这么太了还跟她撒娇,东王妃心底那点不乐意登时烟消云散,她说服不了他,干脆把球扔给丈夫,“这是大事,等你爹回来,让娘跟他商量商量吧。”

  东伏羲也不问他娘要跟爹商量什么,毕竟皇上最大,皇上答应要赐婚,他就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他高高兴兴地回院子去梳洗整理,本想把这好消息告诉舒婆娑,哪里知道一沾到枕头便睡着了。

  这也难怪,昨日他率领大军回京,护送范谢将军的尸骨回来,百姓们来道欢迎,举国欢腾不说,皇上的宫宴上,权臣们的热情他能推的就推,不能推的只能黄汤下肚,他虽然酒量不差,但这么喝也受不了,今日一大早上朝,头就不是很舒服,好不容易回到熟悉的地方,不知不觉就睡了个天昏地暗。

  他不知道自己早已成了全上京姑娘们的爱慕对象,也是夫婿的第一人选,整个上京都流传着他的英勇事迹,官媒在他还没回到东王府之前就已经来了好几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