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二


  盖家人来的时候,男人被迎去正厅,女眷则被留在花厅闲聊。

  基本上,这些夫人们的对谈没舒婆娑一个姑娘家插嘴的余地,因为天下的女人最热衷的就是炫耀自家孩子有多成才,她只能索然无味地端着茶盏,听一群仪态万千的夫人东家长,西家短。

  可不知为何,说着说着就扯到她身上来了。

  “我听说郡主是个能干的,手上好几家铺子的营生都是京里数一数二的。”发话的妇人是萧夫人,如果没有错,也就是舒婆娑未来的婆婆。这三年,舒婆娑的生意越做越大,久而久之也就不再隐瞒,众人都知她开了许多铺子,且就连皇上都参与其中。

  “箫夫人过奖了,也就是小孩子的小打小闹,登不得台面。”宁馨长公主见对方提到这事,顺着话客气了一番。

  “说的也是,郡主身分高贵,抛头露面和一群男人打交道,太有失体面,所以长公主可别怪我快人快语,我是想,我们两家人都要成为一家人了,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希望郡主嫁过来后,赶紧给我生个大胖孙子,生意上的事就交给府里信得过的管家,她什么事都不用做,只要侍候好松儿就是了。”说着,这位萧夫人的眼睛直往舒婆娑身上飘,像在等她表态。

  可惜舒婆娑已经开始研究起自家茶碗里的鲤鱼有几片鱼鳞,对箫夫人的话充耳不闻。

  看来这家人早就把她的底细都摸清楚了,这岂不是一开始就想染指她的生意?堂堂的工部尚书府,居然也想占媳妇的便宜。

  “这铺子呢,是孩子一手打理过来的,我这当娘的半分力气也没出,那些产业往后是要随着阿娑过去的,她想怎么处理,也由她自己拿主意。”宁馨长公主微微蹙起漂亮的柳叶眉,心中不禁对这未来的亲家有些不喜,暗道:好个萧家,人还没嫁过门,就开始打起她女儿铺子的主意。

  萧夫人也觉得自己表现得太心急了,便没再说话,想着这种事等人入了萧家门,还有什么不能商量的?

  舒婆娑抿了抿唇,神色不显,缓缓地说:“我就算入了萧家门,铺子也还是要亲自打理。”现在立场要是不坚定,没先把脚跟站稳,往后就更别提了。

  “这万万不可,女子嫁了人就要遵守二从四德,相夫教子,整日绕着黄白之物打转,张口闭口都是钱,丢了我尚书府的颜面不打紧,你要把松儿的脸面放在嘟?”萧夫人可没想到看起来很好收拾的舒婆娑,说起话来这般直白,气得一颗心跳得飞快。

  舒婆娑听见这话,气得鼻子都歪了,“萧夫人怕我丢了贵府的脸,我还怕夫人觊觎我的铺子呢。”

  那些铺子可是她的根本,她不偷不抢,凭自己的能力赚钱,却为了要嫁个不知深浅的男人,得忍着让人指手画脚?作梦!

  “阿娑,不可无礼。”宁馨长公主变脸了。

  “是的,娘,女儿失礼了。”

  萧夫人看着这一搭一唱的的母女,冷冷地哼了哼,“长公主这般高洁之人,却养出这么个市侩的闺女,我长眼睛还是头一次看见,幸好还没娶过门,要不是松儿觉得好,谁要娶一个名声臭掉的丫头进门?!”

  四下坐着的贵夫人都露出看好戏的神情,嘴上虽然你一言我一语地劝着,但实际上根本巴不得彼此吵得更凶。

  “阿娑,快向萧夫人道歉!”宁馨长公主拚命向舒婆娑使眼色,暗示着萧夫人是她未来的婆娑,要是这会子给萧夫人难看了,将来她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舒婆娑默默地垂下头,想着自己此番真的错了。她嘴里虽然说只要对方让自己看顺眼,她就嫁人,但是她心中呐喊的是,她不想将就。

  不是萧雪松不好,他是个优秀的男人,却不能教她动心。她的心在很多年以前就被某个霸道又痞气的少年给夺走了,她看着云淡风轻,其实心里从来没有放下过他2她以为自己找个人嫁了,造成事实,对他的思念就会少一点,可直到今日她才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她想他,且她无法为萧雪松这个人忍受任何人事物。

  当初因为她要嫁的对象是那厮,她心里已经做好准备,想着成为人妻后,许多不习惯她都会练习去适应,没想到对象转变,她连口头上的一点亏都不肯吃,更遑论将来要嫁入那个家庭,和他们一起生活像是要回应她心里那份呐喊似的,道火气十足且令她感到万分熟悉的声音响起--“道什么歉?有这种眼皮子浅的老太婆当婆娑,嫁过去绝不会有好日子过,这门亲事,本世子作主退了!”

  思念许久的人就这样撞入她的眼里,他像一颗突然丢进水中的石子,在她心里激起一阵阵涟漪。

  这副容貌、这副嗓子,普天之下,除了东伏羲还有谁?

  萧夫人怒道:“你你你……你是谁,竟敢如此傲慢无礼!”

  宁馨长公主倒吸了一口气,怎么是这魔星?他回来了,怎么一点消息都不曾听闻?大军不是还在半途吗?

  眼前的男子看着矫健有力,束发凌乱,脸上满是胡碴,一双眼布满血丝,一身锁子甲上面尽是尘土,头盔和长剑一进门就被他甩给了门外的小厮。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想趁我不在嫁人,还嫁这什么破人家,尚未过门就敢打你嫁妆的主意。以前你就没什么眼光,三年过去,你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啊。”他恶狠狠地说着,眼中的阴狠教人颤栗,一根手指已经快要戳到舒婆娑的额上。

  “世子,请自重!”宁馨长公主呵斥。

  这里可是有好几双眼瞧着,他可以不要名声与脸面,但她女儿还要。

  东伏羲身上没有华丽的服饰,可那天生的威仪,加上他在军中摸爬打滚了一番,刀锋饮过不少人血,整个人的气质变了不少,且随着年龄增长,阅历增多,他在某些地方来讲是不再那么飞扬跳脱,遇事冷静了许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